读罢齐国名相晏子谢绝国君年轻貌美的公主求爱的原因后,我失眠了一整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晏婴是夷维(今山东高密)人,公元前556年,其父晏桓子死后,他继任齐国卿相,先后辅佐灵公、庄公、景公三任君主,辅政长达五十余年,不但是齐国名相,也是春秋后期一位重要的政治家、思想家与外交家。

晏婴虽然贵为大国宰相,生活却相当俭朴。有一天他刚刚要吃饭,齐景公派遣的使者来了。使者传达完国君的命令后,总不能让他饿着肚子回去呀,于是晏婴就留他一齐用餐。遗憾的是,晏家的饮食相当简单,竟然没有多余的饭菜,晏婴只能把自己吃的饭菜分出一半给使者。一个人的饭菜两个人吃,结果可想而知——晏婴没能吃饱,使者也没能吃饱。

使者回到宫中向景公一说,景公感慨地叹道:“唉,像我们齐国这样的大国,堂堂晏婴身为一国宰相,家中这样贫穷,寡人却不知道,这是寡人过失啊!”立即打发官吏送去大量金钱,并且宣布,以后国都临淄城里市场货物的租税,也全由晏宰相收取,作为他家的收入,让他用来改善生活、招待宾客。

哪知晏婴却无论金钱还是租税,都不肯接受。齐景公三次派人送过去,晏婴也三次坚决拒绝。

晏婴向来人解释说:“我晏婴并不贫困,全家衣食无忧,国君对我的赏赐已经够丰厚了。我听说从国君那里获得过多的财物而惠施于老百姓,是代替国君统治百姓,忠臣不做这种事;从国君那里获得过多的财物而不施与老百姓,那就成了贮藏财物的筐子、箱子,仁慈的人不做这种事;因为从国君那里获得过多的财物而得罪了其他人,死后钱财往往会转移到别人手里,明智的人不做这种事。如今我有饭吃有衣穿,免于忍饥受冻,已经很满足了,怎能再接受这些额外的赏赐呢!”

见晏婴如此“固执”,齐景公只得亲自出面劝道:“从前,寡人的先祖齐桓公,将超过一万户的食邑赏赐给名相管仲,管仲不加推辞就接受了;今天,你为什么坚决不接受寡人的赏赐呢?”晏婴答道:“我听说圣人千虑,必有一失;愚人千虑,必有一得。那或许正是管仲的‘一失’与我晏婴的‘一得’吧?”于是,无论景公如何劝说,晏婴还是什么也没接受。

后来,齐景公又赏赐给晏婴食邑,晏婴也没接受。齐景公见晏子的住宅既狭窄潮湿而又在闹市区,喧嚣不已,尘土飞扬,实在不能居住,想在地势高而又比较安静的地方替他建造宽敞的房子,以改善其居住条件,又被晏婴婉言谢绝。甚至齐景公乘晏婴出使晋国时替他翻建了新屋,晏婴也拒绝搬迁,而是与原先的老邻居们住在一起。

齐景公有个心爱的女儿,看中了晏婴,想做他的妻子。既然女儿有这个愿望,老父亲决定亲自出面做媒了。这天,齐景公找了个借口,到晏婴家里来做客。不消说,晏婴要设宴款待。

君臣二人相对而饮,酒过三巡,景公见到晏婴的妻子,就问:“这是你的妻子吗?”晏婴答道:“是的。”待晏妻离开以后,景公又悄悄地对晏婴说:“唉,你的这位内助,真是年老而又丑陋啊。寡人倒有个女儿,年轻而又美丽,寡人愿意将她嫁过来,做你的妻子,你看怎么样?”

晏婴大吃一惊,急忙离开座位,恭敬地答道:“启禀主公,我的这位妻子确实已经老了,而且也丑了。然而,我已经与她生活了好多年了,她也有过年轻而又美丽的时候呀。作为女子,嫁人时就将自己的一生——包括年轻与衰老、美貌与丑陋都托付给人了。我晏婴既然接受了她一生的托付,主公您即使施给我以恩惠,我也不能因此而背弃她的托付啊!”

说完了这番话,晏婴又恭恭敬敬地对着齐景公一拜再拜,坚决辞谢了他的好意。齐景公心中虽然不高兴,却也不能再多说什么了。

公元前500年,晏婴因病而逝。人们既怀念他治理齐国的功绩,又敬佩他的行事与为人,就像尊称“老子”“孔子”“墨子”一样,也尊称晏婴为“晏子”。一代史学大家司马迁甚至由衷敬佩地说:“假如晏子还活在世上,我即使替他执鞭驾车,也心甘情愿——甚至是非常乐意、特别向往啊!”

──转自《明话全媒》

(责任编辑:刘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