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换头术”——恐怖医术的背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1月24日,新闻标题为“中国绝不允许‘现在’进行临床头颅移植”的报导,指的是中共器官移植掌门人黄洁夫对近日引发议论的“换头术”的公开置评。

黄洁夫的公开置评,已是11月17日起新闻发酵一周后的“见机择言”,眼见舆论态势特别是国际负评,再加上访问最后他说“接到了一些世界移植领域权威专家的电话”,在显示黄洁夫此番“反对”动机,真正担心的并不是学术操守、医疗道德、医学伦理,而是国际责难并引发连锁关注活摘器官。

黄洁夫“不允许”,央视新闻频道却热播力捧,比如标题“世界首例换头手术在哈尔滨顺利完成”、“全球首例人类‘换头术’完成”等,还有新闻留言显示网友细心发现,央视网上“中国教授完成全球首例人类‘换头术’”这条新闻是被改头换面了,稍早的报导是意大利医生排列在前,后来就换题标榜中国教授。

这位中国教授是“换头术”鼓吹者、意大利医生卡纳韦罗口中的“主刀医生”任晓平──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学院骨科副主任。

据报导,卡纳韦罗一度宣称人类首例“换头术”将在俄罗斯进行,后来改称地点和人物将是中国和中国人,因为俄罗斯国内不认可该技术不愿给钱,而卡纳韦罗在中国大陆找到了合作伙伴任晓平,而且还最新宣布成功完成“换头”手术。

而11月21日任晓平在媒体上改口称,换头术只是“在新鲜的遗体上,做了临床前的手术设计”。央视对此就不深入探究。因为按相关规定,即便任晓平使用的这两具遗体来源是签字捐献的,他这样的遗体解剖也是违反了现行法规。

除了官媒力捧,从经费看“换头术”也是官方在支持。据报导,任晓平2015年在接受媒体访谈时候称,团队研究专案资金来源包括哈尔滨医科大学、哈医大附属二院、哈尔滨市政府投入的,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资金,到位和没到位的共有1000万元左右。

“换头术”更多的还是依托任晓平所在单位——哈尔滨医科大学。

据“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报告,据医学丛刊、论文等公开资料,哈医大附一院、附二院均涉嫌活摘器官,还有调查录音,如任晓平任职的哈医大附二院,据2016年2月一份电话调查显示,哈医大附二医的医生陈昭彦承认:以前做的尸体肾移植多,1999年以后活肾多。1999年这一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开始公开镇压法轮功,导致被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器官移植“按需杀人”。外界认为这是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手术数量在1999年后爆炸性增长的主因。

犹记2012年6月美国波士顿举行第七届美国器官移植大会上,一名来自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的副主任医师在听闻活摘后称: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一跃成为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器官移植大国,在这中间,牺牲一些人那也都是必然的、正常的,不算什么事。

公开资料显示,“成就”黄洁夫今日医术的是在2012年11月之前,主刀近500例肝移植,供体器官既不是自愿捐献的,又不是死刑犯的,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黄洁夫始终无法公开澄清。

在2012年回国之前,任晓平在美国行医且据称风评不错,为什么回国之后开始热衷“换头术”,而且面对相关道德质疑,他回应称自己“只是医生,不是伦理学家”。

医术就算再高明,没有了伦理价值观也就是一个医学狂魔。而且人头移植在中共权力高层是有需求的。如报导曾指,如果不是江绵恒身体状况不佳,江泽民原本打算培养他为接班人。现在有了换头术,江绵恒到了80岁,甚至江泽民自己,换个20岁身体,继续享受权力。

为什么移植手术惟独在中国大陆演变成“按需杀人”的活摘器官?为什么会出现换头术这样违背伦理的事情?好好看看《九评》编辑部最近发表的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就会明白了。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