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红祸】民国四大才女 共党女间谍关露之死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2月24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百年红祸特别节目。在抗日战争和国共战争时期,不少中国社会名流被中共纳为地下党和特工,为共产党获取情报夺权立下功劳。然而这些奉命戴上假面具的人,1949年后却没能恢复正常的人生,而是被一波又一波红色运动的浪潮吞噬。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些人的故事。

“莫提起,莫提起,提起珠泪洒江河”。这是舟山民间流传的谜语中的一句,谜底是撑船用的“船篙”。不过,对很多很多曾经为共产党付出过青春、忠诚,甚至人格的人来说,这句话的谜底却是他们心底那些不堪回首,又无法遗忘的往事。

关露就是这样一个人。

“春天里来百花香,朗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朗里格朗……”

三十年代电影《十字街头》中,这首家喻户晓的歌曲,就是关露作的词。

关露原名胡寿楣,1907年出生在山西一个书香门第,从小深受家学熏陶,又在国立中央大学学习过哲学、中文,是三十年代上海文坛“民国四大才女”之一。

本该继续在诗歌文学领域驰骋,但抗战爆发、国难当头,关露1932年春被中共秘密纳为地下党,同时加入中共左翼文联成为激进的文学革命者。1939年,关露受中共上海特务工作负责人潘汉年的派遣,去策反汪精卫特工总部“76号”的首脑李士群,后来还奉命进入日本人的《女声》月刊做编辑,伺机寻找日共地下党,以获取日方情报。

但关露“红色间谍”的身份是秘密,普通人只看到一个革命女诗人转眼之间就成为汉奸。对此潘汉年给她的指示是,不能为自己做任何辩护。换句话说,这是所谓的“党的需要”。于是,关露只能沉默的“奉命当汉奸”,尽管她曾经写信,表示难以承受千夫所指的精神折磨,但中共拒绝让她回后方,要她继续“工作”。

然而抗日战争胜利后,关露的厄运也开始了。在国民政府惩办汉奸时,中共不但不澄清关露的真正身份,还要她躲起来,以掩饰与日本打交道的秘密。之后当关露的恋人王炳南准备迎娶她的时候,中共却嫌弃关露背负的汉奸形象,会影响做外交的王炳南。于是再一次,在“党的需要”下,两人黯然分手。

中共建政后,不再被“党需要”的关露,情况并没有好转。胡风集团,丁玲集团,反右,文革,她被卷入一次次运动的惊涛骇浪,前后被捕关押四次,坐牢十余年,多次精神崩溃。1982年,虽然中共给关露所谓“平反”,但风烛残年,孤苦伶仃的关露仍吞安眠药自杀,去世时陪伴她的,只有一个洋娃娃。

如果说,关露只是当年潘汉年手中的一颗棋子,那么潘汉年这颗“大棋子”也同样没能逃脱悲惨结局。

中共建政前为共产党窃取无数情报,实施“联日反蒋”策略的高级特务、上海市委第二书记、常务副市长潘汉年,1955年突遭毛泽东亲令逮捕,秘密关押到1962年,才受审判,以国民党特务、日伪汉奸、台湾间谍三项罪名判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77年潘汉年死在湖南一个劳改茶场时,还没坐完牢。

而正应了潘汉年在1955年说的那句“搞情报工作的都没有好下场”,当年被他统战过,领导过的文化界人士也纷纷遭殃。仅上海一地,受潘汉年株连而被逮捕的就有800多人,受处理的100多人。北京、广东、香港等地也有不少人受到牵连。这些昔日名流此后的遭遇,也像关露、潘汉年一样,成为插在他们心湖中无法拔起的船篙,“莫提起,莫提起,提起珠泪洒江河”。

编辑/尚燕 后制/郭敬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