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诸葛高参:习主席,中国梦仰赖大格局

北京时间:2018-01-20 8:08 上午

习主席,我的第一文和您聊了伟大复兴的正路,第二文规劝您千万别走错,今天想根据近来的观察和思考,再和您聊聊格局。因为欲成大事,必重格局。当然,如果您觉得格局够大,本文大概就算闲文了。不过我自信您看完或许会审视自己现在的格局。

我动笔的今天,是伟大的美国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丁‧路德‧金诞辰89年纪念日,就在前两天,您的朋友川普总统签署总统公告,定金博士生日为美国国家节日。在此,我想对您说,正因为美利坚政府阁僚领导全体美国人一起做了格局足够大的梦,才使美国成为举世公认的第一强国。现在,如果您仍然坚守实现中国人向往的中国梦,而不是停留在一个虚幻的口号上,那么好,我劝您放大格局,或叫破局而出。

您本人或您的近臣,特别是要给您做道路设计的重臣可能会想,你谁啊,哪个山旮旯里飘出来的无名叟啊?我党几十人政治局,几百人中委,数千个省部级脑瓜子,用你指点?况且,共产党整肃中国人半个多世纪,什么事没见过,什么招没用过,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谁稀罕听你坐而论道!我们现在就这么走,不把朝野上下几千万党员,十几亿人驯的服服帖帖的么?瞎论啥格局啊,我们就论稳定和金钱,别的免谈。

习主席,不管您是不是这个心态,如果您没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依法治国、将改革进行到底,我是真的没理由,没兴趣和您隔空网聊,那还不如睡个大觉来的实惠。当然也有人说我说的有道理,就是口气太大,自比谁谁。我想这些朋友误会了,我就一普通中国人,就一颗初心——为中国好,为您好,别的没想。但因为说的事、对的人都有点大,娘娘腔,唯唯诺诺不如不说。我又不是体制内,也没有下级对上级诚惶诚恐的习惯,却让有的朋友不习惯了,而这正是我对朋友讲话的风格——说的对不对单论,但一定直来直去。官面上我尊称您习主席,其实出得中南海赢台,您也是个邻家大哥。不知道您是否认可?

习主席,我之所以要聊格局,是因为看到您目前的格局不大。也不赖您,是身份局限了您。

看您辛辛苦苦做了5年第一期,也就算个预备期吧。按理说,第6年开始,您的做法应该比较亮眼了。但说实话大家都有些失望,包括您的朋友和敌人。种种迹象显示,您好像在想怎么修复共产体制这棵腐朽大树,尽量不在您手里让它倒下,顺便改动一些您看着实在不像话的事,让统治局面有所改观。因此我觉得您格局太小。

我说的大格局,还不只是士大夫的“家国天下”观,也不是帝王的“朕即国家”自信,而是对天时、地利、人和的锐利观察和准确把握,这就需要超越!以您目前堪比帝王的地位,其实想做什么都行。但权力大、手段狠都不是关键,超越党派、超越历史、超越魔性、超越自己才能胜出。这就必须敢为人先,敢为人不敢为,拿出男儿英雄气魄。

我看您有一怕:失去权力——得来不易的权力。这话不是贬义,因为没权什么都干不了,至少在共产极权几十年的中国当下。这我理解。但高人告诉我们,放下才能得到。我以为您现在一直在强力维护自己的威权,忙得不可开交,不敢放过任何挑战者,因为您知道有太多的人马在觊觎它。所以您会说我怎么放下?且慢,我说的放下是超越。超越了党派、民族、高端低端、历史负担、个人荣辱,您反而能真正得到,得到中国人人认同甚至主动替您维护的权力。 其实那时才是您踏踏实实做宏大中国梦的开始。

怎么超越党派?我不知道王沪宁们给您怎么设计的。以他在共产党框架内设计的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抑或包括您的新时代特色主义,我觉得他还是一党老路插新标的格局,离破局差的远,还在梦前徘徊。当然他也有他的局限。而我说的超越,是请您自己放弃政教合一的共产党!注意,不是放弃执政,是放弃共产党这个贪腐杀戮邪教,平稳过渡为合法注册的共和党,从而合法执政,建立平等自由法治国体,真正让中国走向共和。

如果您不愿意放弃共产极权,您有生之年的所有承诺都会沦为口号。比如信用制。共产党从来不讲信义,导致中国大陆骗子横行,人人防范,连看党报都反著看,这个信用制怎么建?那不像在沙滩上盖摩天楼么?再比如厕所革命,听说您也叫停了。谁不愿意干干净净上厕所呢?但就在冰花男孩女孩们每天走10里山路上学,小手冻得大口子淌血的时候,80万建个5星级厕所,不招骂么?还有刚发生的一个15岁男孩不堪学校压力留下遗书跳楼自杀,和他朝夕相处感情甚笃的40岁父亲极度悲痛,孩子头七日也纵身跃下高楼身亡的悲剧,不是共产极权下大陆民不聊生写照么?这些几乎天天见诸网路、报端的事,总令世界不忍卒读。

您治下发生的这些黑色生命故事不过是沧海一粟。您说,这么个党,当它的党魁有什么光彩?您不该放弃、超越么?

您如果能放平姿态,像您读学位时每日拿出一小时不问政事,读两本能改变中国、改变世界的奇书,我想您胸中的格局一定会宏大起来。一本叫《九评共产党》。此书发表14年来,出现两个旷世奇观:中国共产党两大看家机构之一中宣部,加上至少拥有10万文人的党媒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没见一个人写一篇文章对这本书说出一个“不”字。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事。答案只有一个:书中说的都是真的,没法反驳。其实,《九评》不过是记述了共产党自己做过的事——滔滔真相,无所逃遁。(很不幸,您的老父亲遭毛迫害也书中留名)另一奇观:14年来,13亿中国人中的3亿,选择退出曾宣誓效忠献身的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争做后共产党时代的新人。

另一本奇书是去年底才发表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起点更高,指向更深,来头更大(就算是我独自向您披露的秘密)。假以时日,此书必将引发全人类的思考。编者说:谨以此书献给所有真心希望中华民族文明善良、繁荣富强的人。谨以此书献给所有关心人类命运的人!我希望,您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放下琐事放下观念,读读想想,您的格局会放大如山。

一个人要做成大事,天时为首。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您成功上到了可以做事的位子,再不需要看别人眼色行事,这是您的天赐良机。但我要提醒您一句,万勿太看重一个书记、两个主席、一堆小组长的头衔。如果不倚天行事,有了权也会失去,权位也会一点点压垮您。把位子看轻,把实现理想看重,才会不为虚名所累。

还有一义供您自忖:当共产党魁一点都不荣耀。共产书记与中华民族万世英雄,哪个名号光宗耀祖?当然秦桧也很有名,却已在西湖岸边长跪700年。据说乾隆帝喜爱的某秦桧后人曾用一句“人从宋前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表达永世感伤。也是,贵姓啊?鄙姓秦,秦始皇的秦、秦琼的秦。您见哪位会说“鄙姓秦,秦桧的秦”?但凡事都可转化,做了党魁却灭了共产党,不仅光宗耀祖,更可称万世英雄。如果您看重眼前而放弃永远,不仅糟蹋了千古机遇,延续共产极权给中国人民的苦难,必会让您祖上承传的姓氏无光。

您不放弃任何重要头衔的原因也很明显:不放心。但这没用,不改变格局,就改变不了人心,总会不断生出二心人和团伙。说的夸张点,您就是组建5个专业武松师、10个打虎军,盖1,000座秦城,不超越共产党框架去改呀、抓呀、洗脑啊、维稳啊,还是不行。而且,天时是看人的,合适的时间在合适的地点给合适的人,过时不候。老天有时是恨铁不成钢、恨蛇过不了海成不了龙的。我听说您是属蛇的。

我估计您5年来也是没有安稳觉睡的,因为您睡在共产党制造的火药桶上。几十万厅局级以上高干无时无刻不在边疆内地生出异端悖向,让您怒火中烧;几千万冤民难友义士无时无刻不在全国各地点燃反抗火把,让您苦于安抚;共产党作恶几十年欠下的滔天血债不仅永远无法洗去,如今各地习惯作恶的党员、官员还在不断给血海里灌注仇恨……所有这一切,都让您背上的包袱越来越沉,不是吗?您不觉得您也很冤吗?

严格说,您还不像前朝党魁,有公然的确凿血债,但您执政第六年了,您好说现时发生的海量冤情与您无干?能继续抛给毛邓江甚至老胡?话说到底:不抛弃共产党恶政,您跳进东海也洗不清!

所以我说您必须改变格局。如果一切从手中现有权力出发做事,就是忘了这个恶性权力本身!您的一切不顺遂,都出自对这个延续权力的依赖。请原谅我说话直。

改造臭不可闻的公厕不好吗?扶贫不好吗?推广信用制度不好吗?让首都安静些淳朴些不好吗?就算都是如假包换的好事,也会被共产体制和贪官酷吏念歪了经,惹得中国人骂街、外国人讥讽。您说您不冤?不恼火?但谁也不能怨,还得怨您心存侥幸、幻想靠共产党的负能量和几十年刀笔经营术,而杀出一条习家军特色血路。这真的很危险。

不信?您试想这些事放在没有共产极权的美国会怎样——川普团队会提出动议,国会讨论几个来回,定下来老川签字生效,专业机构依法实施,重要的还能变成法律不可僭越。谁反对,谁骂街?那才叫制度自信。川普大把时间写推特批评造谣媒体,到点儿就去佛罗里达度假,美国股市还火箭似的蹿升……为啥?制度好,格局大,没有无法无天的共产党捣乱。

虽然人类现存制度中,西方三权分立制度优越,但要我说,那不一定是唯一好制度。所以我并没有强调您学谁的好,我只劝您放弃共产党。放下了,道路怎么都能设计出来,您没有那么笨。世界上100多通行普世价值的大小国家地区,谁和谁制度完全一样啊?这不是难题。尤其对我们有着5000年传统文化,曾经真的万邦来朝的中华祖国来说,一定能找到不亚于三权分立、又适用中国人的好制度。这是我劝您放大格局的重点。

但是,但是,但是,必须抛弃共产党,必须破局!这是我这三文中不离不弃的最大观。共产弊端我不想多说,太多人说过太多话,还有无数忠烈之士无惧杀头泣血都要登高一呼,我超越不了他们的大善大勇大智!但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能超越。劝您一定看看。

我劝您这个共产党的首脑放弃共产党有人觉得好笑,是忘了20多年前那20多个共产党首脑放弃共产党的历史。这根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他们与生俱来的人性战胜共产魔性的那一刻,就跳出了魔咒。其实,您一旦也跳出来,就会发现,地球何大,天空何宽,您什么都不会丢,特别是权力。不仅不会丢,按照中国人的思变心、感恩性,大家只会帮您达成大业。当年不知有诈,全世界华人精英信了毛政权的鬼话,还蜂拥回国要帮助“新中国”呢是吧。

您想想,如果您宣布解体共产党另组共和党,实现中国梦,还有另一个人能一下被全国认可、超过您的冲天伟绩取而代之?也许以后会有,因为您毕竟要老去,但我个人以为,20年内无人超越。那时您已80有5,余生只剩下接受无尽荣耀和赞美。那是因为您现在一举超越了历史,超越了自己。还用如此抱残守缺,想什么共产框架下修宪、延长任期之类么?我还可以断言,不抛弃共产党,您就是杀光贪官,压得全国13亿人都不敢说话,您也改变不了中国现状,更遑论伟大民族复兴!

所以我说,您现在要做,就做“出格”的事。

我还注意到,以您5年来打虎拍蝇几十万,却只关不杀,不愿沾血欠命,看得出您比较仁心敦厚。在您这个位子上能这么做很不容易,比毛邓江之流残忍歹徒不一样很多。但您怎么改变共产党这个杀人党性质?您能把砒霜变成啤酒,把邪教变成佛教?您不杀您手下抓、关、杀,算不算您账上?比如那些5年来冤死牢狱的平民和政治犯、信仰犯、维权犯、民族犯……早就把帐算您头上了。因为,不制止就是纵容。您无话可说。

怎么制止,您站在现存格局中想也无用。因为您需要修宪,需要立法,需要调研、听证论证、评估和大资料,我不想冤枉您说您不想做,是共产党属性下根本无法做,会有各种冲突。但如果做不了,共产党口中的人民,就只有继续受难,继续增量炸毁共产党的火药。

再有,您仁心再敦厚,自身仍然很危险。薄熙来们、令计划们、孙政才们、郭伯雄们,加上刚下马的七八个军队上将,他们坐不穿牢底,放出来,会放过您?您可知他们中多少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之辈?比如那位薄三公子夫妇,挖心下毒都干得出,能让您安享晚年,让您的歌唱家太太、海归女儿女婿分毫无侵?几万个狱中贪毒罪犯,哪个没有亿万金元买凶雇凶加害于您?

您知道我说的这些并不是危言耸听。若不居安思危,断然采信大格局之举,结束共产邪灵近70年的统治,别看您如今大权在握,您和您的家族现在、将来,永不得安宁!只有彻底破局,您的身,您的心,您所爱的人,才会得到彻底安全和解脱。上次我说,那一刻,您就是把几万高官牢犯全部放出,他们也没一个能再度组伙作孽,只会站街上犯晕,因为,他们失了共产党的魔根。

用和平的手段,消灭共产党这个政教合一的万恶制度,您和祖国、同胞才会真正安全。还是那句话,以您目前的身份,正好做这件事,千载难逢!这,就是天时、地利!做了,再加上人和!没有不成功的任何可能。说句大实话,这是上天放给您的顺水人情。

有朋友不赞同我倾向的“英雄创造历史”观,认为共产党要靠百姓暴力推翻。其实大天象下,如果没有您这样的人和平解体它,兴许真会产生那样暴烈结果,而且不会太久。因为,神是不会容忍共产党再肆虐个十年二十年了!

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康熙大帝这些千古英雄,都是顺天意而为。现在,成就万古英名的机会摆在了您面前。我劝您不要偏惧于风险,没有风险哪成伟业?您若还有为国为民的赤子初心,必会无惧风险,奋而前行,创造前所未有的历史——放弃共产极权,不再为其打工!不跟在几代恶魔魁首屁股后边续写血史,做中华共和国创始人,带领多民族进入真正的新时代,让我们的亿万同袍扬眉吐气,挺直腰杆,远离恐惧,尊严生活,永不再担心洗脑班、局域网、政法系、计生委、城管、户籍、强拆、性侵、活摘的威胁……您说,您不需要更大志向更大格局?

我以为,您也无需担心乱。只要您的格局够大,设计够接地,用人够开明,八九六四那年万人空巷、警察休假、扒手罢偷,贩子免费送餐送水给广场学生的首都奇观,就是中国的人心!99年7.20前几年,几千万人争做真善忍好人,社会风气平和,道德迅速回升……那本也是新中国回归传统的雏形。说明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如果您能擎出惊天大格局,伟大中华民族怎会不响应?

我还以为,您真的该从旧思路、死胡同里跳出生天了!我不知您为什么重用王沪宁?从目前看,我没看出他给您出了什么好招。但愿我冤枉了他。您有大把的人才可用啊。您没发现清华、北大、武大,浙大、政法大甚至您任过校长的中央党校,都有不少精专有识的教授学者?我看过不少人的文章、博客,我想如果您公开或秘密组织新中国设计团队,广纳天下贤士,甚至举贤不避“敌”,何愁没有好设计?当然,人才务必保真,决不能再让中宣部、教育部、网信办贼人阴险推荐。

其次,您可以专招党史、党建、政治、法律学者,给他们单一课题:如何创建共和党,为共产党8000多万党员编出普世政党教材,清洗共产党余毒,以便他们做出改弦易辙选择。学者们大都做过比较学研究,一定胜任,若能完成,功莫大焉。

您还可以在专家团队里拔出几位先锋人物,组成新中国过渡理论智囊团,构筑新时代上层建筑大格局沙盘,为习近平特色做出可持续性规划,以求后共产党时代正义、自由、平等的中国长治久安。其实,只要您破了局,紧跟着就是编纂出中华共和国宪法,一俟完成,二级法令逐一出台,长治久安,万众拥戴的阳关大道自然打开。

最后,我想提醒您一个事实:共产主义早已成了过街老鼠。世界上除了些别有用心的闲适学者以此假说靠它写文章赚稿费以外,这个祸害人类超过100年的梦想乌托邦邪说,再也没有最终实现的可能。如今,马主义最后的墓地中国,看过《九评》和《终极目的》两本书的千百万理论家、学者、教授、精英都在唾弃它,义无反顾。不信,您可以先给王沪甯、李书磊出题:试论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谁是真理?;然后问他们“马列毛理论究竟能不能构建幸福中国”?为了避嫌和避免尴尬,您不用提“习近平新时代特色”。我敢说,如果不忌惮君臣关系,他们说出真话,保证很惊人。顶级智囊尚且如此,以下臣子就不用说了。残酷的史实和鲜血人命的代价,早已宣判了共产主义死刑。您现在抛弃它,只是个必走过程——人类发展过程中的自然一步。

所以,您一点都不用担心政治不正确。如果您现在的心态调整过来,该紧锣密鼓策划过渡细节和人事安排了。

比如,在3月又到的为共产党粉饰执政合法性的花瓶“两会”上,以国家主席身份发布主席令,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寿终正寝,一并取缔非法存在的中国共产党,并当场宣布自己退党,另组新党——中华共和党,同时启动倒逼政体改制工程——不知您有无胆识谋略做出如此“出格”的事,轰动全世界。应该说时间是紧了点,而您的心我们也难猜了点。如若不行,那就只有看着百万朝阳大妈、西城群众最后一次收获半个月站街瞭望小费了。

1963年8月28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广场上,面对25万民众,金博士脱离讲稿,讲出了他最著名的一段话:

朋友们,今天我要对你们说,尽管眼下困难重重,但我依然怀有一个梦。这个梦深深植根于美国梦之中。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将会奋起,实现其立国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州的红色山岗上,昔日奴隶的儿子能够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同席而坐,亲如手足。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一个非正义和压迫的热浪逼人的荒漠之州,也会改造成为自由和公正的青青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品格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里。

今天,我仍有这个梦想。

习主席,什么时候您能面对13亿中国人,毫无惧色、堂堂正正说出自己心中的梦想,让我们由衷的为您鼓掌呢?#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