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村官花数千万元贿选 雇打手监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25日讯】中国大陆各个阶层均存在贿选问题。24日陆媒曝光山西某村村委换届选举中,该村3名村主任候选人花数千万元人民贿赂村民,还买发红包、送米面、雇佣打手监督选举过程,贿选手段让人咋舌。

媒体24日报导,近日,山西交城县奈林村换届选举,在网上被曝贿选等违规情况。当地网友在网上举报称,“只要给每个村民贿赂1000元,就可以当选村长。”

报导说该村有三位候选人,每人花数百万元竞选村主任,三人合共花费超过千万元的贿选款式。其中只有一人成功当选村主任。

参加选举的老人透露,两个候选人给了他500元,一个人给了600元。第二天另一个人着急了,又给他送到家里1000元。除了往村民家送钱,候选人还公开喊话村民去“领钱”。

报导说,多位村民均承认收到了候选人的贿选钱。甚至有的同一位选民,收到三位候选人的贿选钱。而且三人还比拼谁给的钱多。一家多口人则能在此次选举中能拿到不少钱。

一位村民说,其中一个候选人为了给自己拉票。还给村民发放超市购物券,让凭券去超市领油和大米。落选后,他立即打电话让超市停止发放油和大米,许多没来得及领到油和大米,却拿着超市购物券的村民不乐意,与超市也发生了纠纷。

报导说,该村出现贿选情况不是个例,村民已经见怪不怪,村民披露,周边村子均有类似情况。候选人还相互攀高价买选票,北关街“票价”也是500元,王明寨则一个人3、4000元。

附近怀柔桃山村村民介绍,在桃山村选举之前,前村主任常勇特意挨家挨户为村民送上了一袋大米、一袋白面,并要求村民选自己当村主任。如果村民家中无人,常勇的手下便会将同样的物品摆在村民家门外,并留下一张选常勇当村主任的字条。

村民说,选举当天,常勇手下的一些打手站在会场内,看着村民投票选举。“村民都明白,如果不选他,出了会场肯定就得挨他手下人的打”。在他的暗箱操作下,常勇如愿当上了村主任。

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说,常勇脾气比较冲,容易发火,多数人都怕他。在常勇当上村主任几个月后,便要求村里的一切支出,都需要有他的签字。

村民表示,常勇之前就“经常搞一些小偷小摸的坏事”。2005年,村子附近开始修建京承高速。常勇便开始采用威胁和暴力的方法,强行赶走在附近承接土方工程的建筑队,自己将工程揽下。

为最大限度获利,常勇开始打起了在村子附近偷土的算盘,雇用了大批工人,开始在村西侧偷偷挖土,再将土运送到自己承接的工地上,或将盗来的土卖给周边的砖厂。

此外,西安市高陵县崇皇乡桑家村一村民爆料,当地村民刘某,在外面做生意,赚了些钱。在村里进行村官换届选举前,刘某购买了6卡车米面油,散发给全村的400多户村民。

事实上,在媒体公开报导中,中共官场从县官到总理,都是可以标价买卖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基层换届贿选买村官,比起中共高层贿选买官鬻爵只是小巫见大巫。

早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主政时期,中共官场“买官卖官、跑官要官”现象,就变得极为盛行,导致中共腐败之风蔓延到军队、司法、医疗、教育、体育、传媒、国企等各个领域,官员买官、卖官、索贿、受贿、官商勾结等贪腐行为遍地。

而江泽民的军中代言人、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等人,把持军权近20年,导致军队风气败坏,贪腐严重,全军上下靠行贿才能升官,士官们也要靠送钱才能留在部队里

港媒披露,郭、徐晋升将领按级要价,少将500万至1,000万元,中将1,000万至3,000万元,谁给得多,就让谁升官。而找江泽民买官以3,000万元为起步。

而买官者一旦权力到手,再以数倍的利润赚回自己买官的投资,使得官场全然成为市场,买进卖出,卖出买进,越买越贪,越卖越贪,恶性循环,往复不已。

红二代罗宇曾表示:“查查中国历史,吏治,叫官僚体制,这个吏治要搞到买卖程度了,那就完蛋了。一个朝代要完蛋了,那时候买官卖官就是一个标志。”

(记者李文馨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