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当人大代表难?申纪兰Vs独立参选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2月06日讯】表示“从来不投反对票”的申纪兰,最近连任中共的13届全国人大代表,另一方面,民间独立参选人被中共官方控制的更加严格。当人大代表难不难?为什么有人轻松连任,有人却难以获得基本的“入场券”,来看报导。

此前因关注北京驱离“低端人口”一度被抓的艺术家华涌,2月3号微信公众号再次被封。

艺术家华涌:“昨天封号是因为什么呢?因为我画了一张画,就是这张画。连华涌画一张画都这么害怕,这么恐惧。你不就是想让所有的中国人全像她一样吗?只会是按同意键,没有反对键。”

华涌画中的人物,是89岁的申纪兰。她是中国唯一一个连任13届全国人大代表的人。

但申纪兰毫不讳言自己“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她曾对国内媒体表示,自己第一次成为人大代表“都是省里指定的”,近年来她在被凤凰网采访时,曾试图改变说法。
记者:“选举的时候有跟选民有交流吗?”
申纪兰:“没有,我们这是靠民主选举的,你交流就不合适。”

今年中共全国人大、省人大代表进行五年一次的换届,申纪兰1月31号再度成为山西省全国人大代表,引发网民嘲讽。

民间选举专家姚立法认为,“申纪兰现象”是对中共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讽刺。

民间选举专家姚立法:“人民代表大会,人大代表,他一个主要职能就是监督一府两院依法行政,公正司法。这是一个最基本的东西。你从不投反对票,那何谈监督呢?是吧?那更不说罢免某某市长的职务,罢免某某公安局局长的职务。你说要这样的人担任人大代表,对老百姓是一个打击么。”

与申纪兰的轻松连任相反,民间独立参选人却难以获得基本的“入场券”。中国县、乡两级人大代表选举,刚在2017年底结束,姚立法观察到情况非常糟糕。

姚立法:“刚刚结束的县、乡两级人大代表选举和以往相比较,公正性、合法性差了很多,更差更糟糕。当然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老百姓参与的程度,没有增加反而减少。当然站出来独立参选的人没有减少,只是说困难更大,成功几乎为零。”

上海市的冯正虎参加了2016年底的杨浦区人大代表选举。

上海独立参选人冯正虎:“让我填了那个参加候选人表了以后就阻碍了。他们的目的不让我成为候选人。到最后在选举之前的时候我又被传唤了,使得我无法在正常选举里出现。帮我助选的五个人全部被他们拘留了。”

北京的刘惠珍是2016年房山区人大代表的独立参选人。她在通过第一轮选举后,全天候被人监控,不允许做宣传。

北京独立参选人刘惠珍:“哎呀,天天的感受就是真的是惊心动魄。晚上睡着觉就有种感觉,会让警察把我给抓走了。从我报名开始参加成为候选人,到最后这个选结束了以后,差不多就是二十天时间,我天天都是担惊受怕。可是呢,我觉得我既然决定了参选的话那我一定要进行下去。最后也还是有很多人给我打电话联系,就是支持要选完我。”

冯正虎和刘惠珍最终都没有当选。另外还有独立参选人被信访办人员打伤,或遭国保绑架。姚立法当时也被国保带走,说是接上级命令带他去外省“旅游”。

姚立法:“官方定的候选人不与选民见面,独立候选人想向选举人宣传自己的话被打压,甚至根本做不成,甚至连他的直系亲属都受到威胁。”

中国的人大代表分为五级,其中乡镇级、区县级号称由群众直接投票产生,但实际上候选人几乎都由中共基层组织指定。姚立法表示,独立参选人参加县、乡两级选举还相对容易,上面三个级别就更难。而冯正虎认为,尽管困难重重,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法律赋予中国公民的权利,如果更多的人能够站出来独立参选,也会给当局的打压增加难度。

采访/秦雪 编辑/尚燕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