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

鲁迅为何骂同胞骂国民党唯独不骂日本 真相令人吃惊!

北京时间:2018-02-13 8:08 上午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12日讯】中共将鲁迅吹嘘成“民族魂”和文化旗手,但历史的真相却让很多人大吃一惊,因为鲁迅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汉奸。他勾结日本特务头子,配合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宣传,写了大量攻击谩骂中华民国政府、诋毁中国、宣传亡国理论的文章。

鲁迅汉奸定位

鲁迅亲弟弟周作人曾谈到,鲁迅留学日本仙台医专时,由于成绩不好“弃医从文”。有研究者称:1906∼1909年鲁迅滞留东京历史很值得怀疑,既没职业也没家庭资助,但在东京却过着富裕悠闲的生活,雇日本女佣,还资助二弟留学。有人推测是日本特高科给他发工资,要他密探留学生动向。

鲁迅是中国最媚日的一个文人,他的言行,诠释了一个汉奸的准确定位。

为了报答日本主子,凡是对日本有利的事情,鲁迅都大力支持。凡是对中国有利的事情,鲁迅都大力反对。

1915年,趁欧洲列强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逼袁世凯政府签署《二十一条》,大家知道这条约等同于卖国,袁世凯深知其中利害,卖国的责任不能他一个人担,于是让政府公务员集体签名同意,不签名的就要辞职走人,鲁迅签下了大名。

多年后鲁迅的论战对手陈源(陈西滢),对此不无嘲讽的说:“鲁迅爱国?他爱的是日本国吧!”。

他骂同胞、骂同事、骂一起共事的文人;骂军阀、骂国民党、骂皇帝、骂青年,却唯独不骂日本和苏联,这是不是令人有点奇怪呢?

中国著名的作家苏雪林这样评价鲁迅:“鲁迅褊狭阴险,多疑善妒,色厉内荏,无廉无耻,玷辱士林之衣冠败类,二十四史儒林传所无之奸恶小人,在文坛兴风作浪,含血喷人,其杂文一无足取,祸国殃民。”并说:“鲁迅勾结日本特务机关内山书店,行动诡秘”。

加拿大学者孙乃修2014年7月发表一篇关于鲁迅与日本书商内山完造交往的文章,援引了许多历史资料,显示鲁迅不仅有汉奸之嫌,内山也可能是日本很有背景的特务间谍。

1935年10月21日,日本侵略政策的使者和狂热宣扬者野口米次郎与鲁迅的一次谈话,把鲁迅和日人的亲善、友谊的实质和盘托出。据内山记述,野口对鲁迅宣称,中华民国的政客和军阀无法给中国带来太平,英国对印度的军事政治管理还算太平,中国不如请日本帮忙管理军事政治。

1933年7月1日《文艺座谈》第一期发表白羽遐《内山书店小坐记》,表示内山完造表面是开书店,实在差不多是替日本政府做侦探。

1934年6月12日《社会新闻》7卷24期发表天一《记某书店底秘密》,称凡是到书店买过两、三次书的人,可以在书店赊取书报。书店1933年的赊账款达到16万元,其中有14万元是中国人欠的。

文章还说,有一次内山在一家馆子里喝醉,回答人们关于放账的疑问说:“我这放账,等于军部里放军用鸽;好的传信鸽,一头就要八百美金,我如今储了数十百头了。”此文认为,鲁迅就是其中一只传信鸽。

鲁迅之依赖和受庇于内山,这种异常关系曾引起中共王明的关注,他断言内山完造是“日本特务”(吴奚如《我所认识的胡风》),“甚至左翼内部有地位的领导人也这样看内山。鲁迅丧事期间,有这样一位领导人亲口对我和冯雪峰说,谁不晓得内山是特务。”(胡风《鲁迅先生》)

甚至鲁迅自己的《伪自由书》“后记”里也提到,他完全知道内山是日谍。但他毫不避讳和内山的深厚“友谊”。内山完造以鲁迅这样的中国文人朋友做掩护,不知道为日本皇军侵华做了多少铺垫和准备。

1932年日本军刚刚入侵上海——也就是凇沪抗战,鲁迅立即挟全家老小躲到外国租界日本人内山完造的书店里,比日本侨民更侨民。

中国军民浴血抗日,上海文化各界都在声援抗日,而鲁迅却在外国租界“青莲阁邀妓来坐,与以一元。”(见鲁迅日记2月16日)。

1934年5月的上海《社会新闻》有文指鲁与内山完造关系密切,是“乐于作汉奸矣。”

日本军占领上海的时候把中国的商务书店等都交给内山完造经营管理。日本人战败后,他是数十万日本在上海“侨民”选举产生的总头目,安排日本“侨民”回国等等行政事务。这都证明内山是一个很有背景的日本间谍。

鲁迅为配合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宣传,写了大量文章攻击中华民国政府、诋毁中国,宣传亡国理论。

在鲁迅笔下,中国的文化等同于垃圾,鲁迅说中国人是劣等种族、有劣根性、五千年的文化是吃人的。其作品中看不到中国人的淳朴、宽容和智慧的一面,却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中国人。

在日本侵华、国难当头之时,鲁迅不是奋力呼吁民族的团结和抗日,而是立场站到苏俄和日本那边去。揭中国人的短处,以证明外族入侵、凌辱中华的合理性。

鲁迅称,中国青年被日本人杀戮,不是因为日本人残酷残忍,而是因为中国人不认真!中国的大水也没有日本的水温柔,总之中国什么都不如日本!鲁迅认为日本人是注定要像蒙古人那样征服中国的。

鲁迅不只用笔为日本服务,还直接配合日本情报官员使用反间计。

鲁迅贼喊捉贼诬蔑陈其昌拿日本经费,想借国民政府刀杀人为日本除掉这位抗日志士为达目的。陈其昌坚持在上海搞地下抗日,最后被日本人乱刀戳死,从吴淞口扔进大海。

鲁迅还骂那些不肯接受亡国论,要坚持抗日救亡的名人,如章士钊、杨荫榆、胡适、梁实秋、林语堂、徐志摩、陈源、李四光等。

鲁迅动辄用“狗”、“叭儿狗”、“走狗”、“落水狗”之类辞汇去辱骂他们,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民族的脊梁。

这些人并没有为日本人做事,更没有领日本人津贴。而鲁迅自己在淞沪抗战时躲在租界招妓女,还洋洋得意写在日记里。

鲁迅之死更是将他的汉奸身份暴露无疑。1936年鲁迅病重,一直由内山完造安排须藤医生治疗。鲁迅也对日本主子感恩戴德,临死前的10月17日还抱病出访鹿地亘及内山,次日病危,第三天去世。

被中共利用 毒害国人

鲁迅1881年9月25日出生在中国浙江绍兴,本名周樟寿,后更名为周树人。他性格偏激,把自己遇到的所有不幸迁怒于他所存身的社会。

鲁迅恶毒地诽谤中国传统文化是“吃人”文化,把现实社会描述成“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和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颠覆传统道德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

他否定中药、中医,并自我表白说“决不看中医”;甚至还否定汉字,要彻底废除中文,号召年轻人不要读古书,宣扬“中文不灭,国无希望”等等文化虚无的言论。

中共看中鲁迅文章中的阴暗、暴力、冷漠、相互敌视和仇恨的因素,对民众可以起到麻痹和毒化的作用,大力宣传鲁迅,将其宣扬仇恨和暴力的文章引入中、小学及大学教育的课本中,几代中国人被中共宣传洗脑,被鲁迅所毒害。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