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新娘的奇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16日讯】明朝嘉靖年间,一个晚秋的下午,天气阴沉,从黄岩城西门抬出一顶漂亮的花轿,但见妆奁华丽,仪仗整齐,吹吹打打,十分热闹。

到了北洋,忽然下起雨来,幸好在一座小山岭头有一个小凉亭,大家就把花轿放在里面躲雨。正在这时,只见对面有一顶青衣小轿,也急匆匆上岭来,抬入凉亭,这样,小小凉亭已被两顶花轿挤满,两家抬轿的和迎亲的人只好到附近的树荫下或人家躲雨,凉亭里就只剩下这两顶花轿了。

两个新娘面对面坐在轿内。西边漂亮的花轿里的新娘见东边轿内的新娘正在掩面哭泣,看她戴着旧凤冠,穿着旧衣服,迎亲的人寥寥无几,鼓乐只有一支唢呐和一把胡琴,猜想她一定是个山村小家之女,嫌嫁娶冷落,不胜伤感。想安慰她几句,于是问道:“妹妹,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你为何啼哭不止?”

东边轿里的新娘止住哭泣,抬头见对面轿里的新娘满头珠翠,一身锦绣,于是含泪答道:“姐姐哪里知道我的苦处!父亲为我出嫁,负了一身债;听说夫家也很穷,我担心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呀!”西边轿内的新娘听了大为同情,有心帮她分忧,无奈身在半途,无能为力,只好陪着落泪。

当她取手帕擦眼泪时,无意间碰到了两只嫁银袋,她心里一亮,便提起一只,向对面的新娘说:“妹妹,我上轿时,爹娘各送我一只嫁银袋,里面装有压寿银,分给你一只吧!”说着将一只嫁银袋抛过去,刚好落在对面新娘的怀里。对面的新娘一下子愣住了,她爹娘送的两只嫁银袋,应该成双得对,怎好分开?萍水相逢,又怎好受人家的礼物?她正想说句感激的话,把嫁银袋抛回去,可是就在这当口,雨停了,两家迎亲的都蜂拥奔入凉亭,抬起花轿分别朝东西方向急急下岭去了。

至此,两位贫富迥异的新娘开始了新的生活,而等待她们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先说西边轿内赠嫁银袋的新娘名叫王兰珍,是黄岩城北王姓人家的独生女,嫁给西乡山镇下郑村的一位文武双全的秀才郑慕狄。这个小伙子家境富裕,父母都已去世,为人却豪爽大度,仗义疏财,邻里乡亲都很尊敬他,与兰珍结婚后,夫妻恩爱,感情甚好。

正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婚后两个月的一天,一个凶讯传来:两天前的一个深夜,台州沿海的一股倭寇,窜到黄岩城里,大肆抢掠,兰珍娘家全家遭杀,财产洗劫一空。闻此噩耗,兰珍哭倒在地,慕狄悲愤欲绝。之后又接连听说倭寇还在做恶,并有大举进犯西乡的可能。

消息传来,下郑村一带百姓纷纷要求抗击倭寇,乡绅富户们为保护财产,也不断到郑慕狄家讨主意。郑慕狄号召乡亲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同仇敌忾,保卫家乡,一时间,群情激昂,一支三百多人的民团很快组成了,郑慕狄被推为指挥官,王兰珍自告奋勇负责军需物资,大家商定,一切费用先由郑慕狄家代为筹措,等打完仗后,再按田亩数分摊负担。

郑慕狄根据当地地形,决定在村东五里处的牛头峡布置伏击。一天傍晚,倭寇大股人马到了牛头峡。郑慕狄一声令下,四面包围,将倭寇逼近牛头塘。这伙杀人强盗成了落水疯狗,勇士们用堆放在岸边的石头掷打倭寇,经过艰苦的奋战,四百多倭寇大多被埋葬在牛头峡了。为了纪念这次胜利,乡亲们将牛头塘改名为“埋倭塘”。

哪知乡绅富户们认为入侵的倭寇已经消灭,家产已经保住,完事大吉了,他们不承认以前许下按田亩数分摊负担的承诺,反而说,“谁借来的钱粮谁去偿还!”这一来,郑家债台高筑,讨债的人络绎不绝,不到半年时间,弄的倾家荡产。慕狄只得到学馆教书,兰珍帮人绣花裁衣。哪知乡绅富户们又联名诬告郑慕狄“抗倭谋利,吞吃募饷,纠集民团,图谋不轨。”昏庸的官府竟下令捉拿郑慕狄。乡亲们得到消息,赶来相告,慕狄只得连夜出逃,兰珍也被迫带着孩子到他乡谋生。

兰珍带着孩子逃到南乡,给沙埠一家酒坊当佣人。酒坊主人叫许莹生,妻子叫谷金花。谷金花是谁呀?对了,正是当年岭头那顶东边花轿里哭泣的新娘。

话说金花嫁到许家后,打开嫁银袋,见里面装着五十两银子。因为一时找不到赠银的主人,夫妻俩决定先用这笔钱还掉一些紧要的债务,余下的做生意,开始贩卖杂粮,后来开坊造酒。日子渐渐旺盛起来。为了感激当年岭头送银的新娘子,他们在家设了一个“感恩堂”,上面供著那只嫁银袋,佣人只知这房间是东家重地,谁也不知其中的秘密。

兰珍来到许家,因她手脚勤快,又能写会算,很快成了许家的得力助手。这样过去了三年,在这一年年底,兰珍打算回下郑村打听丈夫的下落,金花特意备了一顶小轿送她。回到村里一问,谁也不知郑慕狄的下落。第三天,兰珍只得坐原轿回沙埠。临行时,乡亲们流泪送别,还将许多年货塞进她的轿里。

兰珍回到许家,天已转黑,她向主人问过好,便回到灶边小房间,放下包袱,把那些年货倒进畚斗里,内有一小袋花生,是邻居王竹匠送的,她倒完花生,想把小袋翻过来刷刷干净,忽见袋上绣著一对儿鸳鸯。兰珍怔住了,原来这正是她出嫁时爹娘送给她的嫁银袋,大概是破家荡产时,混乱中失落在王竹匠家了。看着这只嫁银袋,想起当年出嫁时的情景,想起父母遭难,抗倭破家,官兵搜捕,夫妻失散。兰珍一时思绪纷乱,悲从中来,痛哭不止。

金花因兰珍迟迟没出来吃饭,就去灶壁间唤她。进门就见兰珍捧著一只红袋在哭泣。仔细一看是自家的嫁银袋。就责问道:“你咋把我家的嫁银袋拿来了?”兰珍觉得奇怪,说:“这明明是我自己的嫁银袋,怎么是你的?”金花转身一口气跑到感恩堂,怪!自己的袋子确实还在。她把袋子拿到灶壁间,和兰珍的一比,两只袋子一模一样。

金花奇怪地问:“你这只袋子是哪里来的?”兰珍说:“那年我出嫁时,爹娘送给我两只嫁银袋,里面装着压寿银,现在只剩下一只了。”“还有一只呢?”“那天乘轿在北洋岭头避雨,我见对面轿子里的新娘在悲哀哭泣,就把另一只送给她了。”“啊!”金花大叫一声:“原来是姐姐你呀!”接着猛地扑下磕头。一切都明白了,两人抱头痛哭,互诉各自嫁后的种种遭际。

莹生夫妇俩一定要把家产分给兰珍,兰珍坚决不要,说:“这是你们勤俭操劳的结果。那一袋银子,如果我带到夫家去,也会花光的。”莹生夫妇愈加钦佩兰珍,好歹留她住下,并将小女儿许配给兰珍的儿子,俩家结成姻亲。

又过了一些日子,忽然一天中午,许家门口车马喧闹,原来,郑慕狄出走后投奔了戚家军,因抗倭有功,已升任随军参赞,前来迎接妻儿。夫妻团聚,悲喜交集。

莹生夫妇送慕狄夫妻回家,途经北洋岭头,想起当年避雨赠银之事,兰珍感慨万端,便手书“分嫁岭”三个大字挂在岭头,作为纪念。从此,分嫁岭的故事就在老百姓口头世代相传下来。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