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研究生不堪导师奴役自杀:妈妈,我受不了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31日讯】近日,一则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跳楼的微博引发舆论关注。家属在微博爆料,陶某是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究生,因不堪忍受其导师的长期精神压迫和生活奴役,感到无法摆脱而跳楼身亡。30日,该校回应称,学校已经成立专案进行调查。

3月30日下午,武汉理工大学相关工作人员对陆媒称,3月26日,该校一在读研究生在校内坠楼身亡。公安机关调查结论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事件发生后,学校成立专案调查和处置相关事宜,已经将初步调查情况向家属进行了反馈。

此前的一天,自称是跳楼研究生的姊姊在微博上发文称:“我弟陶某是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三学生,3月26日清晨,在其研究生导师长期的精神压迫下,不堪重负坠楼身亡,更悲惨的是这一幕竟然发生在自己母亲的眼前。”

贴文说,陶某生前对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妈妈,我受不了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摆脱王某老师。”

据悉,陶某6月份毕业,为了摆脱其导师控制,偷偷找好了银联商务的工作,并签了约,但几天前被其导师知道,以“拿不到毕业证”相威胁,强行逼其在课题组继续读博。

帖文指,陶某大四毕业后,原本获得保送至华中科技大学读研的资格,但其导师王某承诺在其手下读完硕士可以优先推荐到海外读博,诱惑陶某留在其手下读研。

读研期间,其导师经常在夜间八九点左右喊陶某到家中,并频繁让陶某帮他洗衣,打扫卫生,送饭到王某家中,甚至眼镜找不到了,也要陶某立刻前去王某家帮忙找。

惨案发生后,家人报警,警方以不归他们管辖拒绝受理。陶某的同学得到消息后,连夜赶到其寝室带回陶的电脑,连夜整理,登陆QQ,翻看聊天记录,发现了大量聊天记录。

根据陶某姐姐出示的几份聊天记录显示,2016年9月,陶某已经准备出国读博,王某告诉他,“这一次一定要对你狠一点,否则你会以为每次都会不了了之”,随后王某要求陶某离开研究所。

去年11月,陶某去找工作,王某说“研究所没有你这样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多份QQ聊天记录显示,王某还要求陶某“进门鞠躬,称呼他为‘爸爸’”,强迫陶某“坦坦荡荡”的对他说“爸我永远爱你”。(网络截图)

多份QQ聊天记录还显示,王某还要求陶某“进门鞠躬,称呼他为‘爸爸’”,强迫陶某“坦坦荡荡”的对他说“爸我永远爱你”。此外,王某常要求陶某去家中参加活动,为其带饭,“到茶餐厅帮我买一份香菇肉丝、一份黄瓜木耳鸡蛋,一份饭,送到我家。”

陶某尽量做好导师安排的任何事情,包括照料导师的“衣食起居”。但在研究生学业快结束的时候,陶某已经准备好出国材料,王某不仅未履行自己当年推荐陶某到海外读博的承诺,还撤去了陶某的干部身份,限其三天之内离开研究所,甚至联系国外导师阻断其出国之路。

陶某姐姐说,他的弟弟内心煎熬,买了一些专门自我疏导调节的书籍,展开自救。但王某的各种打击依然接踵而来。

事件发生后,校方声称 ,导师王某都没有责任,并对死者家属进行24小时监控,家属抗议遭到保安殴打。

她说,事发至今,家属已经向校方提供了多种材料,可校方一直没有给出接近事实真相的说法。而陶某“手机和身份证在学校消失,校方和警方声称迄今没有找到”。

她还说,根本没有预料到弟弟会自杀,“他非常乖,学习也好。”为还原事实真相,他们决定公布死者生前的聊天记录。

也有一些陶某同学和朋友,在网上公布死者早前的诉苦。陶某称,自己被强势的导师“压制的没有空间”,没办法不惜“装疯装傻”,已经到了“生死存亡”时刻。

相关信息在微博和微信等多个网站纷纷转载,并迅速上到热搜榜。据称学校人员已经被禁止在微信群里讨论。29日下午,新京报尝试联系王某本人,王某不接受采访。


陶某的朋友在网上公布更多死者生前的留言。(网络截图)

上述陶某自杀事件,几乎是西安交大博士杨宝德与其导师周筠事件的翻版。

2017年12月26日,西安交大药理学博士研究生杨宝德被发现在西安灞河中溺亡。其女友曝光杨宝德同其女导师的部分聊天记录显示,杨某生前同样遭受了长期的奴役和精神压迫。杨某的导师不仅要其陪吃、陪酒、陪她打麻将,还要求杨接送,拎包送水,陪她逛超市。

事后,西安交通大学回称,杨宝德的博士生导师周筠确实存在让学生到家里打扫卫生、陪同超市购物、洗车等行为。校方已对周筠进行严肃批评教育,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取消了周筠的研究生招生资格。

对此事件,陆媒曾评论说,导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问题,一直是各个高校存有的问题,而“老板与打工仔”的身份调侃,间接表现出了导师与学生之间不对等权利关系。

评论说,在中国,导师与学生之间的师生关系已经异化成了“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功利关系,只是在这段“雇佣关系”之中,学生的去留,导师掌握着绝对的决定权。

如果学生想要割裂这段关系的难度非常大,一方面想要换导的学生,要得到接收老师的同意,另一方面,更要征得现导师的同意才可。

报导说,正如杨宝德的同学曾对杨德宝说的那句话一般“你这么好用,导师怎么会舍得放你走呢?” 是走是留,这不是学生能够决定的事情,而是握在导师手里的权利。

从2002年至今,公开报导出来的13起影响极大的导师欺压学生事件,其中7例事件中有学生死亡情况。而这种事件只是中共治下的乱象之一。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方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