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士方:中组部长陈希的权力“越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如果要在习家军中评选一个在中共十九大后权力上升最显著者,大概可以敲定习近平的清华同窗、中组部部长陈希。陈希在十九大上虽然只是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并没有进入政治局常委会,但以其目前的权势,在当前的18名政治局委员中,当是排在一、二位的。

在中共中央党序列的几个部门中,中组部长这个人事大总管本身就位居前列。十九大后,陈希“意外”兼任中央党校校长,固然与习近平不想让王沪宁这匹“大黑马”手握太多权力有关。但这一此消彼长的过程,也必然让陈希的权力“越界”。

在此轮机构改组,陈希打理的中组部兼并了跨党国序列的中编办,以及国务院序列的国家公务员局、国家行政学院,令这种权力的“越界”越发变得明显。

当前的中共中央党校和国家行政学院,基本功能大致有三大块——培训官员、科研、决策咨询。后两项并非中组部的传统功能,这意味着陈希“跨界”获得了这两项权力。而直接掌控高官的培训(此前主要做培训规划,兼掌控个别小学院)也会令这位陈校长(院长)积累一大堆高官“门生”,由此带来的人脉资源也是不可小觑。

中共治下,主管人事有三驾马车——中组部、人社部、中编办。就权势而言,中组部当然是“头羊”。

人社部虽然由一名正部级的中组部副部长兼任,但办公地点却并不在中组部内。加上人社部与国家公务员局“匹配”,所以该部在数量庞大的行政编制官员(中管官员之外)的人事问题上还是有相当大的自主权的。

而这次中组部兼并国家公务员局,则意味着陈希将直接把所有行政编制人员的人事权统统攥在手里。人社部此后也就大概只能对事业编制、企业编制的小兵们吆喝一下,权力是缩水不小。

而中编办原来好歹还是中编委的办事机构,而中编委主任是李克强,中组部兼并中编办之后,李克强的主任位置等于悬空了,权力全部被中组部接管。

想像一下,这一轮“合并同类项”,可以令陈希的“身价”看涨多少。

更深一层来讲,陈希的权力飙升,实际是习近平对江泽民时期形成的政治局常委会分工的一个新的变构。

中共十八大后,政法委书记和专职的意识形态主管被“请出”政治局常委会,是第一个变构。

而十九大后,习近平以陈希取代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王沪宁出任中央党校校长,同时不让王沪宁插手组织人事,则是第二个变构。这等于习近平可以直接通过陈希操控中央党校和中组部,而不必像第一个任期那样,要费力“穿透”搅局不断的刘云山。

在此意义上,陈希这个中组部长的权力边界要延伸到多远,实际取决于习近平希望把“扁平化”掌控的范围设定到多远。习止步,陈希的权域也就相应定盘。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