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一个人给整个多伦多带来恐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加拿大多伦多最近发生了有人开着车冲入人行道撞人的事情,多伦多在我看来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城市,Toronto这个词,按照拉丁文的意思就是水边的一个港口,但如果按照当地印第安人语言中的意思就是众神汇聚的地方。多伦多这个地方中国人比较多,还有一个更大的特点就是世界各地的人都有。据统计,地方性语言有160多种,这么多种族的人同在一个城市都能和睦相处,很不可思议。多伦多在世界上也是有名的平和、简单、干净,生活比较质朴。


多伦多唐人街(Fotolia)

4月23日发生的撞人事件根本性的改变了多伦多平和的氛围,遭受袭击的是多伦多最繁忙的一个商业区,也是很有钱的一个区,袭击的时间是下午1点半,天气转暖,很多人都在街头,所以死了10个人,伤了14人,现在媒体都在谈论这个事情,记者会上记者问警长,这是否是恐怖袭击,警长很礼貌、很专业的说,还不能定性。如果定性为恐怖袭击的话,加拿大联邦的政策就会改变,所以必须要有确实的证据才能定性。政府开通了两个热线,希望民众哪怕看到了事情发生的一点点都可以汇报,这也是市民的责任。警察汇集的信息越多,就越能发现作案者的动机。


撞人事件后人们进行悼念活动。(GettyImages)

杀人的事情全世界哪都有,多伦多这么复杂的城市发生这种事情,人家处理的很直接和简单,但在中共政权下,北京城其实是一个很单纯的城市,全中国也就50多个民族,共产党还说自己国家民族多,人口多,多伦多有160多种语言,算算日本每平方公里养多少人?比中国的十倍都多。但中国发生什么事情就搞得很复杂,一些在多伦多一般人的正常行为都被定罪为妄图颠覆国家政权罪,成为对国家的威胁,你看看他们的定罪过程就知道共产党本身就是罪恶之源,如果发动开车撞人是个人实施恐怖主义行为,那么共产党这个政府所作所为给全中国人带去的恐惧就是在国家恐怖主义。

19年前的4月23日,很多人也许都淡忘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开始就起源于那一天,在天津发生的事情,当年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连襟何祚庥,他在一个刊物上写了一篇文章,直接污蔑法轮功,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到发表刊物的地方讲明了这件事情,人家答应把这篇文章撤掉,但不久就反悔,天津警察把40几个法轮功学员给抓了,打伤了七八个人,从而引起4月25日1万多名法轮功学员,主要来自天津和河北的周边地区,进了北京城。他们本来是要到府右街的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管理局坐南朝北,我小时就住附近。而那些法轮功学员都是外地来的,结果被府右街派出所的警察骗到了府右街大街上,府右街大街和西安门大街是丁字路口,府右街大街对着的北口就是北大医院,往右拐就是首都图书馆和中南海的北门,往左拐就是延吉冷面,警察坏,就把法轮功学员带到那里去了,这就成了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这就是罗干一手干的,是天津公安局挑起来的。背景是何祚庥,起头在4月23日。


北京府右街地区地铁。(谷歌)

在共产党体制下,只要一成为权力者,立刻就不是人了。本来好好的一个人,只要一拥有权力,对方在自己之下,立刻就不是人。好人活不了,赵紫阳、习仲勋这样的好人活不了。

我总是说时间是个神,这些事情对比一下,你就知道什么是人的社会,什么是高级动物的社会。美国前总统的布希的夫人刚刚这个周末去世,在教堂举行了葬礼,我只看了一点,人家死了有地方去,就连葬礼都有个地方,共产党人死了之后连个地方都没有。陈小鲁死了之后放殡仪馆,正常社会人结婚和死了都去教堂,有来有去,而殡仪馆和学生的教室有什么区别?和厕所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换了个名字。和停车场一样是给人使用的,教堂、庙宇可不是,里面有生命的内涵,人到里面自然给人一种尊重生命的感受。

多伦多发生的开车撞人事件给人们蒙上恐惧的阴影,这还是个人行为,而中国政府给全体中国人带来的恐惧那就可想而知了,眼睁睁看着身边的好人消失了,谁还愿意去当好人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