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密事项多 中纪委重要部门保密制度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08日讯】近日,中纪委网披露,为避免打虎遭外泄,在中央纪委机关有一个涉密事项多、密级高,常綳安全“弦”的重要部门——会议处,该会议处每天都要处理大量涉密工作,对工作人员的要求极严格,至少经得住领导三问。

5月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报导,会议处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办公厅下属10个处室之一,2014年3月成立。其核心职责是召开会议,还包括活动、调研,综合了组织协调、文字综合、服务保障等多方面内容。

报导说,自成立以来,会议处共筹备组织各类会议活动1800余次……

会议处工作人员说,“会务工作远非看上去的‘摆摆桌牌’‘发发文件’‘摁摁电梯’那么简单,”他说,会务处的工作是“系统工程”,需要统筹协调多方面工作。

工作中,会议处要求内部成员对基本情况、最新进展、工作程序等做到“一口清”,至少经得住领导三问:历史传统是什么?有什么政策文件依据?其他单位怎么做的?

报导说,会议处出去的每份文件,都要经过双人校核,重要文稿,在印发前,要经过4轮双人校核,以确保无误。由于会议处涉密事项多、密级高,会议处成员要常綳安全“弦”,常念保密“经”。

会议处负责人说,会议处有3个房间,每个房间都确定了安全保密责任人,严格执行各项安全保密制度。纪律上,要求内部成员融入日常习惯,就是出去上个厕所,大家都会自觉把门锁上,更不用说锁好文件柜、及时销毁涉密文件等“常规动作”了。

事实上,在中共黑箱作业下,官场毫无规则可讲,尽管会议处保密工作做的如此到位,但中共官方自己曝光,中纪委内部仍有不少泄密事件发生。

去年初,央视播出的中纪委专题片曝光了8名中纪委系统的“内鬼”,他们或对问题官员泄露问题线索、通风报信,或在官商之间充当“权力掮客”,一边查贪官一边贪腐。

8人包括:中纪委第十一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刘建营;中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原正局级纪检专员、监察专员明玉清;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处长袁卫华;前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魏健等人。

其中魏健因为向周永康“通风报信”而导致落马;袁卫华因向天津市委书记黄兴国透露武长顺案、杨栋梁案的相关信息,及黄兴国本人的问题线索而落马。

除了中纪委官员向贪官通风报信泄秘之外,中共官场窃听风波也早已成常态。

2016年5月13日,前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中办主任令计划涉嫌“受贿、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滥用职权”案被提起公诉。

港媒争鸣披露,令计划案中所指非法获取的国家秘密部分,由其胞弟令完成携带出走美国,部分是在令计划下放统战部前夕,被私下用化学品处理。最令人震惊的是他“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的手段,他在时任中共领导人办公室安装窃听器,时间长达3年。

报导称,此事据说是已经落马的周永康举报交代。令计划安装窃听器是以安装紧急安全钟为名,以中办、中央警卫局、中央军委保卫部名义部署安装,每10天或15天由专人查看更换窃听资料。

令计划窃听情况包括:在时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时任副总理李克强办公桌台灯座下,红色一号电话机座内;此外,在时任副总理王岐山办公桌台灯座下,办公桌座椅底部安装窃听器。

另有报导称,当年周永康也曾协助重庆事件主角薄熙来和王立军,从德国购买最先进的窃听设备,对当年9常委和秘书、家人的机密资讯及很多谈话进行监听。

这些行动引发了胡锦涛等当权者的警觉,终究,随着薄熙来的一记巴掌,王立军出逃美领馆,江泽民集团像骨牌一样坍塌。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