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震10周年的“人祸”反思 诸多疑问至今无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12日讯】距离2008年的“512”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整整10年。然而,10年过后,中共除了将那场地震归结为天灾以外,却对背后的“人祸”讳莫如深,比如在地震中倒塌的“豆腐渣”校舍,该由谁担责?来自海内外的慈善捐款去向何处?不但诸多疑问至今无解,甚至幸存的灾民上访时,屡遭打压。

在四川省汶川县映秀镇的地震遗址前,时钟雕塑的指针裂痕,铭记着2008年5月12日下午2时28分大地震发生的时刻。当时的地震规模为芮氏规模8.2,震度达11度。地震波及四川、陕西、甘肃多省。灾区的卫生、住房、校舍、通讯、交通、地貌、水利、生态、少数民族文化等方面都受到严重破坏,死伤惨重。

这场地震之所以被深刻铭记,除了地震本身的惨烈外,还引发了对许多问题的质疑与争议。

地震中究竟死了多少人?

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地震造成68712人遇难,17921人失踪。而关于学生遇难人数,中共给出的数字是:学生死亡6,376人,失踪1,274人,埋在倒塌校舍中1,107人,加起来是8,757人。也就是说,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汶川整个地震遇难者为87,150人。

然而,民间却对此表示质疑。2009年4月,在美国三藩市一个华人集会场合上,巴蜀同盟会成员伏虎氏公布了他们所调查的汶川大地震死亡人数。

他说:“据我们初步估计,死亡人数是30万人左右,学生死亡人数是3万人以上,而且里边有不少是幼稚园的小娃娃。”这个数字显然大大超出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

伏虎氏表示:“我们巴蜀同盟会有一个青年部,地震一发生,青年部的大学生、中专生、还有少量高中生,深入到灾区,进行统计。当然不可能完全统计得到,但是从整个灾区我们做的数理统计和分析,这个数字的误差不超过5%。”

迄今,中共官方再也没有公布汶川地震新的死亡数据。

慈善捐款去哪儿了?

汶川地震激发了民众的爱心。根据中共民政局资料显示,在地震后半年内,大陆为汶川地震灾区募集款项及物资超过762亿元(人民币),其中总捐款有652亿元,打破大陆捐款数额的记录。

10年前,清华大学“汶川地震善款流向”的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08年11月,全国捐赠的资金为652.5亿元,其中政府直接受捐约占58%,约379亿元;各地红十字会、慈善会以及地方公募基金会的捐款约占31%,约199亿元;中国红十字总会、中华慈善总会和16家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只占了约11%。报告指出,80%善款都交由政府部门使用。

据统计,中共官方至今只公布约151亿元捐款的使用详情,其余501亿的详细去向不明。

自由亚洲电台此前报导,一直关注并协助川震灾民维权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指出,款项的使用去向不明,主要是涉及到一些官员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清楚了解,一旦相关讯息公开的话,他们就没有可以挪用、贪污,和进行暗箱操作的空间。在地震发生以后8年以来,就有很多人前仆后继为此事而入狱。

在地震灾后重建过程中,陆续有捐款被贪污、遭违规滥用的黑幕被揭露。据四川省检察院2013年工作报告显示,汶川震后,共查办涉灾职务犯罪343人。而中共审计署2010年的报告则指出,灾后重建有58.19亿元被违规使用。

川震激发了民众爱心,却也让许多人寒心。有大陆民众表示,“历经川震,他不再捐钱,除非直接拿给灾民”。

豆腐渣工程真相不明

据报导,汶川地震造成约21.6万间房屋倒塌,包括7000间校舍,引发“豆腐渣”工程的质疑。由于地震发生时是上课时间,数千师生在倒塌的校舍中丧生。

据大纪元报导,遇难学生家长抨击校舍豆腐渣工程,指责地方官员的腐败导致校舍质量不合格而在地震中倒塌。

一位遇难学生家长说:“如果学校的校舍能够稍微坚固一点,如果学校的楼房能够多支撑几十秒,甚至一分钟,他们就能够逃出来。因为当时他毕竟在一楼上课,跑出来很快。但是这些楼房倒下来,只有十几秒钟,就倒了。就没法子跑出来了。最后只有几个孩子跑出来。”

但中共官方却不认为这是人祸。四川省建设厅声称,经过2500名专家及技术人员调查,认为房屋坍塌的主要原因是地震能量巨大,以及学校的结构较易倒塌。

官方这种说法,引发民众愤怒和质疑。一些学生家长到倒塌的教学楼,搜集校舍建筑质量低劣的证据;有的家长联名向上级写信;有的进京上访,有的则组织集体悼念活动。然而遇难学生家长的这些活动,不但没有得到同情和支持,反而受到当地政府官员的打压。

据此前报导,地震发生后,四川异议人士黄琦协助遇难学生的家长抗争,并在网路上撰文揭露学校豆腐渣工程。2009年,黄琦被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四川作家谭作人也发起民间启动调查豆腐渣工程,他在2010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目前,黄琦因另案仍在狱中,谭作人则被禁言。

大地震已过去10年,至今没有人为校舍倒塌负责,部分死难学童的家长持续上访也没有结果。而官方认为无错的豆腐渣工程,仍是敏感词。

灾后重建黑幕

在大地震中北川县遭受毁灭性破坏,当局在20多公里外易地重建,更名为“永昌镇”。官方数据显示,10年中,汶川地震灾区重建和经济发展投入资金多达3.7万亿。

地震发生之后,汶川县选择发展旅游业,灾情严重的映秀镇被政府斥巨资包装成国家“5A级别特色旅游景区”。政府为6500名死难者建立了公墓,并建立地震纪念馆,但这些都成宣传中共的平台。

当地人告诉自由亚洲,随着时间过去,来参观地震遗址的人越来越少,当地的经济情况并不像官方所说那么理想。

时事评论员金仲兵对官方以灾区作为经济建设样板很有异议。“他们这10年完全依赖于各个地方对口援助的资金积累。这种援助显然是不可持续的。”

金仲兵说:你比方这次大规模的援助,虽然说很快重新站起来了,但是当地的政府和民众有否掌握一种新的生产生活方式?思想观念有否改变?我觉得这些方面更重要。

地震灾区经济发展除了大量资金投入外,也依靠大型工程相关的建筑和建材行业。而一旦重建接近尾声,灾区经济如何持续发展,已经成为专家最关注的问题。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