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玉簪布庭前 农家养蚕又种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21日讯 】小满是中华24节气中的第8个,也是夏季的第2个节气。每年5月21日前后,太阳到达黄经60°时为小满。2018年的小满节交于5月21日10时14分(北京时间)。

古籍《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这样描述小满:“四月中,小满者,物至于此小得盈满。”大意是,夏熟作物籽粒逐渐饱满,早稻开始结穗,在禾稻上始见小粒的谷实。历书说“小满”:“万物长于此小得盈满,麦至此方小满而未全熟,故谓小满”。

有句农谚说:“大落大满,小落小满”,“落”是下雨的意思,小满这天的雨水越充沛,将来越是仓满。

小满三候

中国古代将小满节气划分为三候,分别是“一候苦菜秀”、“二候靡草死”和“三候麦秋至”。

一候苦菜秀,是说苦菜此时茂盛生长。《周书》中记载:“小满之日苦菜秀。”《诗经》也有诗句:“采苦采苦,首阳之下”。唐朝时,宰相女儿王宝钏苦守寒窑18年,传说就是吃苦菜度日。

二候靡草死,《礼记》注曰:“草之枝叶而靡细者”。根据古籍的记载,靡草应为一种喜阴的植物。小满到了,阳气日盛,靡草不胜至阳而死。


麦穗日渐饱满。(全景林/大纪元)

三候麦秋至,原来是“三候小暑至”,后《金史志》改麦秋至。古代天文历法著作《月令》中说:“麦秋至,在四月;小暑至,在五月。小满为四月之中气,故易之。”这里“麦秋”的“秋”字,是成熟之意。因此虽然时间还是夏季,但对于麦子来说,却到了成熟的“秋”,所以叫做“麦秋至”。

关于小满,古人认为,如果苦菜不开花,说明贤人潜伏不出;如果靡草不枯死,说明天下盗贼泛滥,如果气候不变热催熟麦子,那是阴气太凶恶。

“小满气全时,如何靡草衰。田家俬黍稷,方伯问蚕丝。杏麦修镰钐,錋瓜竖棘篱。向来看苦菜,独秀也何为?”这首唐代诗人元稹的《咏廿四气诗小满四月中》写到苦菜繁盛和靡草的枯死,有荣有枯,有兴有衰。令人赞叹大自然巧妙的安排。

小满习俗–祭神农大帝


神农氏像。(明朝仇英《帝王道统万年图》/公有领域)

在小满节气中,有“神农大帝”的诞辰日--黄历四月二十六日;“神农大帝”就是古代的神农氏。神农氏教人耕种农法,并且亲身尝百草、识药性、作治病之药方,为人解除病苦,被中华民族敬奉为神农大帝。该日各地奉祀神农氏的庙宇都会举行祭典。

小满习俗–祭蚕神

相传在小满节气是蚕神的诞辰,所以江浙一带在小满节气期间有个祈蚕节。由于蚕难养,古代人们把蚕视作“天物”。人们在四月放蚕时节举行祈蚕节,是为了祈求“天物”的宽恕和养蚕有个好的收成。

小满习俗-看忙

在关中地区,每年麦子快要成熟的时候,出嫁的女儿携带夫婿,到娘家去探望,问候夏收的准备情况。这一风俗叫做“看忙”。一般,女婿、女儿应携带油旋馍、油糕、绿豆糕、猪肉、黄杏、黄瓜等食品与蔬菜水果。但是,中共治下的农村曾经极其贫穷,现在许多人只知道此节送自家蒸的油旋馍了。

而夏收后,母亲再前往女儿家探望女儿女婿,关心女儿家的夏收情况。叫“看忙罢”,简称“忙罢”。


杨桃性凉,是小满时节的当季水果。(Pixabay)

小满养生—清凉补心

中医认为,夏为暑热,夏季归于五脏属心,适宜清补。而心喜凉,此时可适量吃些小麦制品,因小麦性凉,能养心益脾,除烦止渴,利小便。《内经》称小麦为心之谷,善补心气。常用于心气不足所致之心神不安。此外,在夏天人们可吃些性寒凉的食物,如绿豆、薏仁、冬瓜、青瓜、西瓜、杨桃等。

小满养生-减辛增苦

小满前后也是吃苦菜的时节。苦菜因经历冬春,又名“游冬”,是中国人最早食用的野菜之一。古籍《神农本草经》将之列为“上品”,称苦菜“久服安心益气,聪察少卧,轻身耐老”。明朝医学家李时珍的药学著作《本草纲目》中论述:(苦菜)久服,安心益气,轻身、耐老。

苦菜具有抗菌、解热、消炎、明目等多种功效,而小满后,气候炎热,病菌多生、炎症多发,此时食用苦菜,在不知不觉中已达到了药食同源、祛病健身的效果。

小满养生–夏不坐木

小满之后,尽量少坐户外木椅。由于天热雨多,露天的木椅会因雨水及暴晒后易散发潮气。长久坐在上面,容易诱发皮肤病、痔疮、风湿和关节炎等。

小满时节的古诗

与小满节气有关的诗词歌赋多是描写田园风光的,南宋著名诗人赵蕃,有一首佳篇流传:“一春多雨慧当悭,今岁还防似去年。玉历检来知小满,又愁阴久碍蚕眠”。

宋代文豪欧阳修的《小满》诗充满了欢快的气息:“夜莺啼绿柳,皓月醒长空。最爱垄头麦,迎风笑落红”。

不过,欧阳修的另一首《归田园四时乐春夏二首(其二)》诗,则略带伤感:“南风原头吹百草,草木丛深茅舍小。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老翁但喜岁年熟,饷妇安知时节好。野棠梨密啼晚莺,海石榴红啭山鸟。田家此乐知者谁?我独知之归不早。乞身当及强健时,顾我蹉跎已衰老”。

整首诗描写了夏季的田园风光与风土人情,也抒发了诗人的遗憾及感慨:归隐田园是如此地令人神往,然而我醒悟得太晚了;当身体强壮之时就应该隐退的,可是如今,岁月蹉跎,我已经如此衰老。

(记者李蒨蒨报导/责任编辑:曲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