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川普效应显 西方政界商界态度在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不管北京和世界其他国家是否愿意承认,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上任后针对北京、朝鲜、叙利亚的强硬政策,正在引发连带效应。且不说在朝鲜无核化问题上,西方盟国纷纷予以支持,也不说美国去年就叙利亚化武袭击发射导弹后收到众多盟友的感谢电话,乃至今年变成了“让我们一起解决问题”的回应,英法加入攻击叙利亚的阵营,更不说北约国家在川普的敦促下,相继增加国防预算,我们单说在对华贸易问题上,川普的带有弹性的高压政策,也正在使西方政界、商界的态度发生变化。

比如5月19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她将在本周的再度访华期间,与中方讨论互惠市场准入等贸易问题及知识产权问题。据路透社报道,德国公司多年来一直在抱怨中共的市场壁垒以及盗窃知识产权等问题。而这些问题正是北京当年加入世贸所承诺但迄今没有兑现的,也是欧美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同样是川普施压北京的原因所在。

根据中美最新发布的经贸磋商联合声明,北京不仅同意大幅减少中美贸易顺差,允诺加大采购美国农产品与能源产品,而且还同意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加强合作,中方将推动修改这方面的相关法律和法规,包括专利法。双方还同意鼓励双向投资,努力创造公平竞争环境。

显然,默克尔希望与北京沟通的几方面问题,北京已经在中美声明中表了态,换言之,北京如果做个顺水人情,还会将近似的表述传递给默克尔。从某个角度上说,默克尔如果会谈顺利,应该是借了川普的光。

德国媒体《法兰克福汇报》早在3月在川普拟向中国进口征收关税后,曾发表了一篇题为“与华盛顿并肩作战”的文章,呼吁欧盟应避免激化与美国的贸易争端,而是与川普并肩作战,共同对抗中共的不公平贸易手段。德国《商报》在“面对贸易摩擦,欧洲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社论中,也指出“川普的分析并没有错:北京一再高调宣称要开放市场,但是实际上却几乎毫无改变。欧盟一直在要求机会对等。只要中国不改善在华外企的待遇,欧洲人也可以给中资企业在欧业务增加些阻力。”可以说,默克尔此番到访北京的议题一方面顺应了德国公司的要求,一方面也是川普效应使然。

至于先于默克尔到访北京的英国首相梅姨和法国总统马克龙,虽然表达了与北京加强经贸合作的愿望,但对北京大力推行的“一带一路”计划提出了质疑,没有为其背书。马克龙还公开批评欧洲国家过于亲华,德国外长加布里尔也曾公开指责中共挑战西方世界的现有秩序。

而针对中共对澳洲和新西兰的渗透,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公开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并制定了防干涉新法案,新西兰则提高了中国人申请投资移民的拒签率。

4月中旬,欧盟27个国家驻北京大使则联合撰写报告,指责中共想要塑造全球化来满足自己的利益,其推行的“一带一路”计划破坏自由贸易,不仅使中国企业获得优势,而且借此分裂欧盟。这份不同寻常的报告是欧盟为7月份中欧峰会准备的一部分,欧盟的立场使得北京的企图的实现并非易事。

此外,自4月16日开始,中国钢铁、铝及相关钢铁制品接连遭遇台湾、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反倾销反补贴(“双反”)调查,而墨西哥、哥伦比亚、巴西等国也均在3月份对中国相关钢铁产品发起“双反”调查,这应该也是川普3月1日宣布将对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全球性关税的效应,上述国家目的都是为了获得美国的关税豁免。

无疑,与北京相比,欧盟、澳大利亚与美国拥有更为相同的价值观,所追求的自由贸易理念也更为相近。诚如德国媒体所言,如果美欧加强合作,北京的选项必将越来越少,因为美欧这两大经济体对中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如果说川普的强硬让西方的领导人们对华态度发生主动或被动的变化,并正在通过其言行向外界传递,那么西方商界则更主要是用脚传递自己的态度。

据中共官方3月公布的数据,目前中国外资占进出口总额50%,占工业比重近25%,占税收比重20%,还为中国贡献了10%的就业机会。然而,令北京颇为担心的是,这些对中国做出巨大贡献的外企正在悄悄离开中国。

4月27日,韩国科技巨头三星电子关闭了深圳三星电子通信公司,而三星自2012年以来,在越南的投资总额已达173亿美元,创造了14万个工作机会。外界估计,随着三星的出走,大陆至少有10万及以上直接岗位的流失,因为其供应链也随之倒闭。

而此前,松下、夏普、东芝、飞利普、索尼、霍尼韦尔安防、希捷、苹果都已经加大撤退的力度。苹果CEO库克2016年访印时,曾表示将全部苹果产线迁移到印度。随后,富士康宣布砸百亿在印度建百万人工厂。另外,今年年初,苹果公司为了因应川普的减税计划,宣布将启动5年30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富士康也随之宣布将在美国威斯康辛州设厂,投资金额达100亿美元。

大陆微信公众号“环球冷眼”曾发文,以深圳为例,讲述了外资和实业撤退的多重原因,包括产业升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导致地价上扬,企业用工成本提升,综合税率居高不下等,1.5万家企业因此迁出深圳。除此而外,中共内部对外资知识产权的倾轧,其要求外企开放诸多条件,使用盗窃、限制股权、在政策上黑箱操作等方法转移外资收为己用等,也是外企离开的原因之一。

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刚刚网上有一篇文章称,作为外资进入中国的桥头堡,也是中国的外企总部聚集地的上海,2017年利用外资规模170亿美元,较峰值年份2016年的185亿美元下降了8.1%。今年1季度这种下降趋势仍在继续,利用外资规模37亿美元,较2017年同期减少2.2%。问题的关键在于,外资企业不再愿意投资在上海的固定资产领域了,而引发下降的原因在于外企到位资金只有7千万,同比降幅高达90.9%。这在传递什么信号,中南海应该懂的。

中国出现今日之状况,中国人当知道这是信奉邪灵、自私自利、以戕害中国人为己任的中共一手造成的。狂妄自大和坏事干绝的中共末日的号角已经吹响,川普效应也是与之对应的人间天象,而这对饱受苦难的中国人而言是真正的福音。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