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云:什么样的谎言最具迷惑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朋友讲的经历。

当年下乡的时候,村里发生一起人命案。有两户邻居,东邻西舍闹纠纷,矛盾升级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人如果没有神性的约束,在“恨”这种物质的挑动和催化之下,很容易把鸡毛蒜皮的纠纷演变成血光之灾。

一天,东邻父子俩在打地基准备砌墙,西舍家的大人下地干活去了,只有六岁的孩子独自在家。东邻父子见此起了歹意,把孩子哄骗到挖好的地基边,用镐头打死,推进坑里,随即用石头把地基砌好。

西舍大人回家发现丢了孩子,十里八乡遍寻不见,虽然对东邻有疑心,但苦于没有证据和线索,只能隐忍不发。

做贼三年,不打自招。几年后的一天,东邻夫妇打架,妇人遭殴,气急败坏,破口大骂男人丧良心,把邻居的孩子都给弄死砌进墙里。西舍在隔壁听闻大惊,立即报官。院墙拆掉,地基扒开,找到小孩尸身,正赶上严打,东邻父子俩被枪决。

讲完故事后,朋友得出的结论是:天大的假话、再周密的掩盖,都有露馅的时候。说谎是最不容易的,因为一句谎话可能需要十句谎话去圆,而十句谎话又得一百句谎话再圆。谎话越多,漏洞越多。

朋友的话使我想起中共为栽赃法轮功而鼓噪一时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及中共至今仍拼命捂得严严实实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这样的造假和掩盖都是同一性质的欺骗,在善良人的不懈努力之下,假以时日,所有真相一定都会大白于天下。

那么,什么样的谎言最具迷惑性呢?

我们先说说什么样的话最难求证。

世上有两种“话”最难求证,一种是“神话”,一种是“鬼话”。这里的神话是指神仙鬼怪或者关于修炼故事的记载;这里的“鬼话”是指魔鬼控制心术不正的人编造的歪理邪说。

我们现代人强调的“证实”和“求证”,实际上是受西方实证科学的影响,希望任何事实都能够被纳入仪器测量和重复验证,恰恰忽略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悟性”的部分。

传统文化中,不管是佛家讲的因果还是道家讲的功能、神通,都是劝善抑恶的。在这方面,《阅微草堂笔记》和《聊斋志异》很有代表性。现在人们往往认为前者是严肃的纪实,后者是浪漫主义的杜撰。其实仔细看看《聊斋志异》你会发现,蒲松龄和纪晓岚一样是个严肃的纪实者,只不过他的记述对人物形象、故事细节、情感心理描述细致、丰满一些而已。从这个意义讲,《聊斋志异》是一部有血有肉有情感的《阅微草堂笔记》。

魔鬼要想削弱神话和修炼故事中正面能量对人的影响,就要用无神论、进化论、唯物论给人洗脑,使人们认为传统文化中所有关于神佛、修炼、轮回、报应的记载全都是迷信和虚构,把人的悟性抑制住,使人不相信自己有神性的一面,从而在人自己魔性的一面放纵时也不自知。每个人都认为做恶非但没有报应却有利益的时候,人人都走在一条互害和共毁的危险道路上,就像今天中国大陆被共产邪说毒害的人一样。

魔鬼在人间的代言人马克思编造的歪理邪说是地地道道的鬼话,非常具有迷惑性,是用人的智慧和力量无法去求证、验证并戳穿的,只有借助高层生命的开示,唤醒我们生命深处的神性和悟性,才有可能使藏身画皮之内的那个魔鬼在光天化日之下无所遁形。这就是《九评》编辑部的几本书给我的启悟。

作为本文结尾,引用《九评》编辑部新书《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中对各种谎言鸟瞰式的剖析:

共产邪灵编造的谎言,有“小谎”、“中谎”和“大谎”之分。这个分类对共产极权国家和西方国家同样适用。一个谣言、一则假新闻、一次对政治对手的栽赃陷害,这类谎言虽然性质恶劣,但只是“小谎”;在一段时间内,通过复杂的运作和多方面的配合,制造出来的具有一定规模和体系的一系列谎言,可以称为“中谎”,例如中共为了煽动民众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仇恨,于2001年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最难以识破的是共产邪灵编制的“大谎”,因为“大谎”几乎等同于整个魔鬼的意识形态,它的规模如此之大,层次如此之多,历时如此之长,涉及方面如此之广,参与的人如此众多,参与其间的人如此之“真诚”、“投入”,以至于人们极难看清谎言的全貌和真貌。共产邪灵历史上编造的“大同社会”的所谓“共产主义理想”,由于无法在局部或短时间内进行检验,就属于“大谎”的例子。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