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六四时北京市民知道天安门有摄像头

今年六四前,北京维权人士何德普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最近,他家门口被安装的摄像头更多了,主要有三种类型:除了最先进的高清晰的探头外,另一种是可以全面转动的,再有一种是起定位作用的。“三组摄像头,24小时,分秒监控著。一出门,他们就知道了。”何德普说,其实,中共安装摄像头监控民众早就有了,因为暗中操作,老百姓不知道。

89年六四前几天,北京市民纷纷自发到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送吃送喝送药送钱。在天安门广场绝食静坐的大学生格外牵动教育系统老师们的心。从大中小学校,到幼儿园老师们都想为坚守在火线的孩子们做点什么。例如朋友赵老师曾代表学校,蹬着平板三轮车给学生送去2箱煮熟的鸡蛋。

六四屠城后,中共发起对北京市民秋后算账,全市各单位被清查。凡参加过游行的、送钱送物的人都要登记,轻的挨批评,重的被要求“写检查”,扬言装入档案,让你背上政治污点。还有被调离、开除党籍、降职降级的其它“处分”。如果定性为“暴徒”,就免不了牢狱之灾。

后来赵老师在学校说,他儿子翻看六四视屏资料时,看到她蹬车去天安门的镜头,吓得赶紧删掉了。赵老师说儿子在部队里当“特种兵”,实际就是便衣特务,六四时,调他们进京专们管控这一块。

从这件事,我们知道了天安门广场有摄像头监控。后来电视里不断公布的“暴徒”名单,也证实了那些摄像头的存在和作用。89年六四中,北京市民坚决支持学生“反腐败反官倒”,中共血腥镇压学生激起北京人的极大愤慨。六四期间,很多北京人见义勇为,北京市民空前团结,救下很多学生。东西长安街几天没有公交车,司机罢工,连小偷都声明“罢偷”。这种民心民意下,告密者很少。

事隔29年,亲历过六四的北京市民,今天提起六四还是气呼呼的。赵老师在微信群里说:“我都做奶奶了,六四还没平反!一代人都过去了,换了几届领导人,政府没进步啊!”

六四后,北京市民发现,东西长安街两边的街灯,不断地换灯泡和有各种维修施工。现在回想起来,那很可能就是在安装更换摄像头。

2010年,北京的公共图像监控摄像头数量就已达四十余万个,覆盖了全市重点公共场所、主要交通道路和100%重点要害单位,超过70%的居民社区装有技防设施。

2012年据大纪元接获读者报料,天安门广场的一根柱子上竟然装有六个朝向不同方向的摄像头,全方位监控。

2014年北京摄像头已经发展到一过街天桥装24个摄像头,把路过的司机都吓一跳。可见中共草木皆兵的末日惶恐心态。

2015年据《新京报》从北京市公安局获悉,警方在北京相关区域安装3万多电子眼,这3万多个监控探头目前覆盖了北京街面的所有重点部位,形成了一张立体防控网。

《纽约时报》曾撰文称,近几年,中共当局对中国大陆民众实施的监控程度日益严重,摄像头的安装已达到无所不在的地步。

前苏联解体前,曾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笑话:在美国,你看电视;在苏联,电视在看你。这个笑话确实很适用于现在的中国。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