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依法治国破灭 残疾老人躺枪青岛峰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15日讯】 绝境中,近80岁残疾的我再次冒死进京欲为儿子讨说法,中途不幸躺枪青岛上合峰会,又遭地方政府非法截访,依法治国奢望再次破灭

我是11年上访无果的陕西省咸阳王英强,日前坐长途汽车计划进京找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上级单位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讨说法。2018年6月8日早上8点多车行驶到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老城公安检查站,上来三名警察检查车上每个人的身份证,查出我是访民,就把我扣在检查站,由当地两名警察看着不让走。对我说:公安部有规定,不准访民进京上访。同时,他们和户口所在地派出所联系要求来截访。我要求他们出示公安部不准访民进京上访的书面文件,他们拿不出来。

一直等到当天晚上11点左右,辖区渭城街道办维稳人员任彪、李沛翰、及辖区金旭路派出所民警崔斌等共计4人,一起开着一辆车号为陕DXL623的小车赶到了检查站。当晚在德州市宾馆住下。

2018年6月9日开车往回走,一路磨磨蹭蹭,开到郑州后又找宾馆住下,2018年6月10日又接着开车往回走,直到下午4点多才送到家。原本12个小时就能回家的路程4名维稳人员开了3天3夜才返回。

我被他们从德州公安检查站接走后,渭城街道办事处维稳人员任彪以住宾馆要用身份证登记为借口把我的身份证骗走,说到家后就还给我,到家后问他们要身份证,他们还是不给,无奈之下,我的家人给渭城街道办事处主管信访工作的党委副书记杜兴鹏打电话,问他为啥要非法扣押访民身份证?并告诉他,如果仍然坚持不还身份证,我就找记者采访他们。他才答应可以第二天下午归还身份证,一直等到2018年6月11日下午3点多,任彪才把身份证送过来,但是身份证外面的塑料保护套看起来比从垃圾堆里捡出来还脏,看样子很像是有人用脚反复踩跺过多次,明显有泄私愤的嫌疑。

回到家中,我听家人讲,渭城街道办事处的领导们说我和一帮访民租了一辆车打算去青岛峰会找国家领导人上访,途经德州被检查站拦下。出发前,我并不知道青岛在开峰会,我所乘坐的长途汽车也不路过青岛,车上的乘客我也均素不相识,我不明白,咋会突然被扣上这样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狗咬人成大案,上访11年,三任公安厅长处理不了,四口之家变一死两残,暴力维稳仍在持续

由于我儿王小刚2007年2月在工作时间因工作被工作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三公司)同事程文才两次恶意放值班狼狗咬伤,事后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王小刚严重精神病。多年工资及其它应得收入至今未补发,养老金也暗中停缴。

上访11年,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各级政府部门至今仍坚持违法办案不纠正,还组建了多家基层政府众多在职官员,对我全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楼前楼后加装多个摄像头、非法24小时监控、监听、跟踪,多次上门打砸;我无数次被截访、戴手铐,多次遭殴打。我和我的家人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胁、谩骂、羞辱、软禁、关押、不准吃喝、断电、剪电话线、焊门、砸门砸窗、暴力截访、上访销号删记录、微博强行销号几十个、多次上报虚假黑材料、私造伪证、造假低保等多项暴力维稳手段的残酷迫害。已导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的后果。

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2017年8月至2018年3月24日,我全家仍处在其辖区渭城街道办上百名在职维稳人员的非法24小时监控和强制看管迫害中,不允许我外出上访和正常生活。十九大期间,我的女儿王小琴遭非法拘留七天,未给开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拘留证》、《解除拘留证》等相关书面法律手续。

为保乌纱帽,地方政府官员单方私定非法霸王条款,限制访民人身自由,自己不遵守

十九大期间,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张亚红等领导对我约法三章:每逢国家两会及陕西省两会等敏感期,绝不允许我和我的家人外出。非敏感期需要进京上访,必须提前找街道办相关领导提出申请,未获同意期间,不得私自行动。获批准后,必须由街道办事处领导指定时间并派人陪访才可以。

2018年3月中央两会结束后,我曾多次向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杜兴鹏提出申请,要求去北京找涉案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上级单位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上访。杜兴鹏找种种借口进行拖延。

无奈之下,我于2018年4月23日自己购买进京火车票,计划去找中国能建集团上访。结果被咸阳火车站、K1364次列车的列车长及多名列车员、乘警配合渭城街道办事处任彪等维稳人员将我强行从火车上拦截回来。事后,我又向渭城街道办事处主任林军提出进京找中国能建集团上访的要求,林军批准,说等到五月份可以派人陪我进京找中国能建集团上访。等到五月份,党委副书记杜兴鹏又告知我,先别急着进京找企业上级上访,咱们找陕西能建集团信访主任王英博再沟通一下,如果情况不理想,再进京找中国能建集团上访也不迟。定于2018年5月8日由渭城街道办事处派人派车陪我去西安找陕西能建集团上访。

2018年5月8日一大早,不到8点,社区保卫科长吴国荣领着多名物业干部就堵在了我家门口,扬言不论谁说破天也准我外出,闲逛也不行。敢不听话,就采取强制措施。最终,我被吴国荣等人非法堵在家中,他们的非法行为未得到相关地方政府部门的依法追究。

截止目前,我要求进京找企业上级部门上访,由渭城街道办事处陪访的要求,最终在街道办事处各位领导的拖、哄、骗等手段的使用下变成了遥不可及的中国白日梦。

我不明白,西咸新区政府、秦汉新城管委会、渭城街道办事处这上下三级政府不让我自己去北京找公安部等相关政府部门上访,怕我揭开陕西公安厅违法办案黑幕,追究相关涉案官员责任及属地维稳责任。那么,我找企业上级部门中国能源建设集团上访,不会对任何政府部门造成任何影响,为啥他们也要用尽各种手段,千方百计拦卡堵截,不让我进京找企业上级部门上访,这背后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黑幕?

中央明文规定不准拦卡堵截上访群众,为啥我家这个连律师都说铁证如山,一目了然的涉法涉诉案子,陕西省各级政府要不惜一切代价,365天拼着老命进行拦卡堵截,不准我迈进北京半步?甚至连找企业上级单位上访的权力也被剥夺了。

涉案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三公司)的上级单位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陕西能建),公然包庇犯罪份子,多次上报造假终结黑材料,欺骗对抗上级单位中国能源建设集团信访领导的督办处理指示

2018年5月15日上午,我终于在渭城街道办事处杜兴鹏、任彪等人的陪访下来到陕西能建集团信访处,就我儿王小刚的工资及工伤等问题和信访主任王英博再次进行沟通。王英博仍坚持包庇三公司、拒不处理任何问题的态度,理由是,时间太久,无法说清楚当年的事情真相了。我当场提出要求见当年涉案的程文才、张小兵等五名犯罪嫌疑人,当场对质,还原案发经过。王英博当场答复我说,这五个人愿不愿意和你家见面还是两码事,就算能见面,也不可能推翻当年的结论。

谈话过程中,王英博无意中提到,北京中国能源建设集团信访领导王健曾于2018年4月27日来陕西能建集团视察工作,期间,提到要求陕西能建集团尽快处理王小刚一案。

奇怪的是,我当场质疑王英博,既然北京中国能建集团信访王健处长这样重视王小刚一案,为啥从中央开两会到现在,我家一直没见到三公司或省能建主动来找我家沟通如何妥善处理王小刚一案?甚至连个电话或书面处理材料也没有。相反,我主动来省能建找你多次,你除了包庇三公司的论调不变之外,也未见执行上级督办指示。

王英博:“我和三公司的领导一直在和你们街道办领导杜兴鹏联系,没必要直接和你家沟通。”我当场询问杜兴鹏,王英博说的上述情况是否属实,杜兴鹏当场否认,随后遭到王英博威胁。

5月28日,三公司信访干部徐红兵打来电话,不停的追问我家要求见程文才等五名当事人有啥目地?想干啥?并找种种借口说这些人都联系不上了,人也找不到了,也没有这些人的有效联系方式等等,拒不处理任何问题,并将所有涉案犯罪份子严密保护起来。

案发至今11年,我曾多次向涉案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提出希望见见程文才、张小兵等五名涉案人员,心平气和的找他们了解一些当年案发的情况,每次都遭到三公司相关部门领导的坚绝拒绝。我也曾私下到三公司社区打听这五人的家庭住址,希望能私下和他们沟通一下,每次都被保安拦在社区大门外,不准我迈进小区大门半步。11年来,我一直见不到这五名涉案人员,我不明白,既然三公司自称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为啥如何惧怕我和这五名涉案人员当面沟通?

此前,有知情者曾多次告诉我,陕西能建集团信访主任王英博为包庇涉案单位三公司,曾多次和三公司合伙上报虚假终结材料给北京中国能源建设集团信访王健处长,据悉,为应付4月27日北京能源建设集团信访王健处长来陕视察的督办指示,王英博等人于2018年5月初,再次和三公司合伙上报了王小刚一案虚假处理终结材料。由于我之前几次进京上访揭穿了他们的阴谋,为逃脱法律追究,企业不惜一切代价,动用一切政府关系,阻我进京告状。

上访西咸新区信访部门,巧遇自称主管信访工作的张局长

2018年6月4日上午,我和家人一起到西咸新区上访。在信访大厅巧遇一名姓张的自称主管信访工作的局长。我和他及其多名下属进行了交流。

张局长等人刚开始对我说,你家的案子属于三跨三分离和涉法涉诉的案子,国家有明文规定,这类的案子任何人不得参与和干涉。

我问他们,既然规定不准任何人干涉和参与,为啥每逢敏感期你们都要命令渭城街道办事处和金旭路派出所等基层政府部门派出上百名维稳人员,24小时轮班对我全家进行非法监控和强行限制人身自由,不论我全家正常生活还是和任何人说话,维稳人员都要明里暗里拍照、录像。你们这种行为合法吗?

张局长等人:“本来你家的案子和我们西咸新区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因为你家的户口划归了西咸新区,属地管理,维稳任务不可能不执行。

我:“作为政府部门,你们只执行维稳任务,为什么不执行习近平主席要求的依法治国指示,尽快协调处理我家案子呢?

张局长等人:“习近平主席提出依法治国虽然很好,但是地方政府离的太远,没有人来具体执行。你家的案子牵涉的部门和官员太多,有不少人都已经调离了原来的领导岗位,还有的已经退休了,有的还升了官,你想翻案,几乎没有可能性。”

我:“陕西省公安厅和三公司都是既不想承担法律责任,也不愿赔偿一死二残的各项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失,我已经快八十岁的人了,我精神病儿子王小刚后半辈子的活路在哪里?谁来照看他?”

张局长等人:“我们可以给陕西省信联办打报告,具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多长时间会有结果?我们也不清楚,你哪儿也别去,在家等消息就行了。”

依法治国遥遥无期,依法办案变成中国梦,一死二残之家11年冤情被地方政府合伙捂死

我家目前的上访现状是,不论我什么时间到秦汉新城管委会、西咸新区政府、陕西省公安厅、陕西省人大、陕西省政府、陕西省委、等等任何政府部门上访,都会被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和金旭路派出所的维稳人员强行截访回来,就连正常登记也不行。我的身份证被列为重点黑名单,不论购买去哪里的实名制车票,都会被地方政府强制拦截回来,哪也不准去。连通缉犯待遇都不如。

不论我走到哪里,不论是企业信访领导还是政府官员,都经常对我说,你家的案子拖的时间太长了,查不清了,没办法处理。

我不明白,我手里铁证如山,不用调查就一目了然,咋就查不清了?是不敢说清还是没有工作能力,真的查不清了,这样简单的一个案子都查不清,纳税人岂不是养了一群猪?这样的昏官,纳税人要他们有什么用?

多年来,无形中,我家的案子变成了地方政府的摇钱树,有知情者透露,每年花在我家身上的维稳经费保守数字就达数十万,这些钱都去哪了?都干了些什么?请习近平主席派人好好调查和审计一下。

相关链接:经历三任厅长陕西访民11年冤情无果

http://cn.ntdtv.com/xtr/gb/2018/04/22/a1372633.html

责任编辑:陈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