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忠孝两全的石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22日讯】

一、忠孝两全的石奢

石奢是楚昭王的宰相。他为人坚毅正直,廉洁公正,从不阿谀奉承,也不怕权贵。

有一次,他出行视察地方各县,在路上见到有人行凶杀人。他命人将凶手缉拿。出人意料的是,凶手竟然是他的父亲!他放走了父亲,回到国都后,把自己囚禁了起来。他派人向昭王报告说:“杀人凶手是微臣的父亲。如果我用惩治父亲的手段,来树立政绩,那就是不孝的行为;而如果我废弃法律来纵容罪犯,则是不忠的举动。因此,我只有以死,来弥补自己犯下的罪过。”昭王有心维护他说:“你追捕罪犯而没有追到,这不应当被判罪。你还是去继续治理政事吧。”

石奢却回答说:“不偏袒保护自己的父亲,就不是孝子;不遵行君主的法律,就不是忠臣。大王赦免我的罪过,那是您的恩惠;而服刑去死却是臣下的职分。”最终,他没有接受赦免令,还是自尽了。

二、执法如山的李离

李离是晋文公的司法官。一次,他听错了案情,而错杀了人,便把自己拘禁起来,并且判处自己的死刑。

晋文公得知此事以后,对他说:“官职有贵有贱,刑罚有轻有重。下属官吏的罪过,不应当由你来承担后果。”李离说:“臣身为司法官之长,不曾把权位交给我的属下;臣拿到的俸禄多,但也不曾分给属下任何的好处。现在,臣听错了案情,而错杀了人,却把罪过推给属下,臣不曾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他辞谢了晋文公,没有接受赦免令。

文公说:“你如果自认为有罪过,岂不是说寡人也有罪过吗?”李离回答说:“法官断案有规定,错判了刑,就要自己亲自受刑;错杀了人,就要自己来偿命。大王认为臣下能够明察秋毫、判决疑案,所以才任命臣下为司法官。如今,臣下听错了案情,而错杀了人,应当依法判处死刑,维护大王您的名声。”

最终,李离没有遵从晋文公的命令,拔剑自杀了。

三、苍鹰郅都

汉代的“酷吏”,大多自身廉洁,不畏权势。之所以说他们“酷”,是“酷”在他们对奸佞权势,从不手软,执法如山(这个用词,是原文词汇,与现代的词意,不完全等同)。当然这么说,也不能回避“酷吏”有滥杀无辜的嫌疑。

郅都是杨县(今山西省洪洞县东南)人,他是西汉最早以严刑峻法,镇压不法豪强,维护社会秩序的“酷吏”。他初入仕途,是以郎官的身份服事汉文帝。汉景帝时,郅都当了中郎将,他敢于向皇上直言进谏,在朝廷上不顾他人颜面据理力争。一次,他跟随皇帝到上林苑游玩。贾姬到厕所去,一只野猪突然闯进厕所,贾姬被吓得惊惶失措。皇上用眼示意郅都去救贾姬,郅都却不肯行动。皇上想亲自拿着武器去救贾姬,郅都跪在皇上面前说:“失掉一个姬妾,还会有个姬妾进宫,天下难道会缺少贾姬这样的人吗?陛下纵然看轻自己身负天下的重托,那么祖庙和太后怎么办呢,您不打算继续进孝了吗?”皇上无奈只能退了回来,恰巧这时候野猪也离开了。太后听说了这件事,赏赐给郅都黄金百斤,从此对他另眼相看。

郅都为官公正廉洁,从不翻开私人求情的信。他从不受贿,对私人的请求,一概不听。他自己常说:“我已经背离父母而来当官,无法尽孝了,那么就应当在官位上,一心一意地奉公尽职,保持节操而死,哪里能顾念妻子儿女的私情。”

济南郡地方的宗族势力强大,平日里横行霸道、欺压百姓、鱼肉乡里,济南太守,竟任由他们胡作非为,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民愤很大。汉景帝就任命郅都,为济南太守。郅都来到济南郡所,就把当地豪族的首恶分子,全部诛杀。其余宗族的人,都吓得两腿打颤,再不敢胡作非为。

一年多后,济南郡内,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周围十多个郡的郡守,就像敬畏上级官吏一样,敬畏郅都。此后,郅都调升到中央担任中尉。丞相周亚夫权倾朝野,待人傲慢无礼,而郅都见到他也只是作揖问候,并不跪拜。

郅都施行严酷的刑法,管你是权贵,还是皇亲,都依法惩处,决不姑息,结果列侯和皇族见到他,都要侧目而视,称呼他为“苍鹰”。

四、郅都得罪窦太后,死留遗芳!

临江王刘荣,因罪被召到中尉府受审问,临江王想得到笔墨,给皇上写信表示谢罪,郅都却告诉官吏,不准给他笔墨。魏其侯窦婴,听说后,暗中派人给临江王,送去笔墨。临江王给皇上写了谢罪信之后,就自杀了。窦太后得知长孙死讯后,非常生气,想处置郅都。结果汉文帝把郅都免官,让他回了家。

汉景帝怜惜郅都的才能,就派使者拿着符节,任命郅都,为雁门太守,还准许他在方便的时候动身,就近直接去雁门上任,而不用回来谢恩。

匈奴人一向听说郅都有操节,现在由他守卫雁门边境,匈奴人便领兵离开雁门郡边地。直到郅都死去,一直没敢靠近雁门。

匈奴甚至做了像郅都模样的木偶人,让骑兵们奔跑射击,却没有人能射中。匈奴人害怕郅都,真是到了如此的程度!

后来匈奴对郅都恨之入骨,于是遣人深入内地,四处散布不利于郅都的谣言,窦太后本来就因为临江王的事,怨恨郅都,听到谣言后,不加追究分辨,立即下令逮捕郅都。

汉景帝心知郅都冤枉,说:“郅都是忠臣。”准备释放。但是,窦太后不忘旧恨,说:“临江王(魏其侯窦婴)难道就不是忠臣吗?”坚决不许释放,在她的蛮横干涉下,郅都终于被杀。郅都死后不久,匈奴骑兵,立即侵入雁门。

西汉成帝时,大臣谷永,在一道给汉成帝的奏折中,曾论及郅都,说:“赵有廉颇、马服,强秦不敢窥兵井陉;近汉有郅都、魏尚,匈奴不敢南向沙幕。”并把他与战国赵国的廉颇、赵奢等名将并列,誉为“战克之将(战则必胜之将),国之爪牙!”

(以上均据司马迁《史记》)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