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三:冻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6月26日讯】在大雪纷飞或阴寒潮湿的天气里,人们穿上厚厚的棉衣还免不了发抖。如果扒去御寒的衣物,还迫使人长时间一动不动,刺骨的寒冷很可能把人冻成一根“冰棍”。而这就是中共监狱和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普遍使用的“冻刑”。今天我们来了解这种酷刑。

2010年,辽宁省沈阳法轮功学员张伟迪因为不放弃信仰,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她在被迫劳动时摔断了左手,警察仍强迫她用右手接着干活。然而年底一个寒冷下雪的日子,张伟迪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次“休息”的机会。

沈阳法轮功学员张伟迪:“那大雪老厚了,将近过膝盖。然后大家都出去打扫雪,因为我胳膊折了。当时他们那个警察就说了,张伟迪可以不干活,但是她必须得出去。就说‘照顾她’可以不干活。”

张伟迪穿着单薄的衣服,警察让她站在背阴处看其他人扫雪,当时气温大概零下20多度。

张伟迪:“人家干活能活动,我什么都不干,在冰天雪地,就等于‘冻冰棍’一样。连续也是两三天吧好像,第一天我就冻的不行了。你想外面那么大雪,那么冷,零下可能是20多度。那时冻的吧,一呵气马上都结冰那样,我的脚冻的都像猫咬的。”

实际上,警察是在让张伟迪经受一种被称为“冻刑”的酷刑。这种刑罚是让人在寒冷的天气长时间捱冻,造成身体和精神的痛苦。

“冻刑”被全国各地劳教所,监狱普遍使用,不仅是在北方,在中国的南方也有劳教所用“冻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福州法轮功学员陈进2000年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之后又被非法判刑,2003年关押在福建龙岩闽西监狱。

福州法轮功学员陈进:“用工业用的高功率的电扇拼命吹你,睡觉也要吹,吹的你全身发抖受不了,最后你看到一点点风丝都害怕。他们是判定我们没有几天活了,我告诉他不会死。然后他叫我们睡在水泥地里面,然后还用水浇一下,用竹凉席给你躺在那边睡。那个时候是12月,闽西山区那边很冷啊。”

为了使“冻刑”发挥最大的效果,监狱和看守所甚至会扒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

2016年的2月份,正值上海的低温天气,法轮功学员夏海珍在上海女子监狱,被几个包夹人员拉到大厅扒掉棉衣捱冻。

上海法轮功学员夏海珍:“冬天那个大厅是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然后她(包夹)把窗子都打开,在四楼那风呜呜的刮着。她把我棉衣扒掉,穿了薄薄的衣服。让我身体一动都不能动,笔笔直的,然后我的手要贴紧这个裤子的裤缝,双脚并拢,分开就踢就打。我感觉浑身都冻的麻木了,嘴巴都闭不拢了,刺骨的疼。”

吉林法轮功学员王晖莲2000年12月份到2001年3月被关押在江西赣州,那个冬天她被剥夺了御寒的衣物。

吉林法轮功学员王晖莲:“我在江西省赣州被关押。南方的冬天没有取暖,窗户是没有玻璃的,室内室外是一个温度。然后我们在里面所有的衣物都被剥夺了,没有任何的衣物。那个时候捱冻了,整个手脚都是溃烂的,冻的。”

剥夺衣物不仅能使“冻刑”更为寒冷,也极为羞辱。

刘金涛曾是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的硕士研究生,他因为信仰被劳教两年,2007年初被关进了团河劳教所。

山东法轮功学员刘金涛:“就是一天三班人轮著折腾。有一班人他就是那样,给你扒光站在那里,他打开那个窗户整个就是吹我。他晚上一班呢,他又是让你睡一会儿,然后就凉水洒到你脸上也好,弄到被子把你弄醒。那时候,被扒光衣服站在那里的时候,刚开始有一种很羞辱的感觉。”

中共监狱还经常将“冻刑”加在电击,殴打等酷刑之后,来增加法轮功学员的痛苦。2000年2月,58岁的山东法轮功学员陈子秀在遭到电棍殴打后被迫赤脚在雪地里跑,她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再也没有恢复知觉。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