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疫苗之王”大靠山是否会成大老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23日,在长生疫苗事件发生一周后,习李双双发话,涉事的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被带走调查。

综合媒体报导,7月15日开始,长生生物在一周内被曝两次疫苗问题,一次是狂犬疫苗生产记录造假,另一次是其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的百白破疫苗检验不合格。随后有自媒体发布一篇《疫苗之王》的文章并在网上广为流传。22日,李克强说必须要给全民一个明白的交代。23日,正在中非访问的习近平从国外发话要一查到底,同天,涉事的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被带走调查。

从相关报导可知,7月15日药监局通报长生疫苗问题,据称是至少在7月11日之前接获长生老员工实名举报信。这点也被普遍认为是今次疫苗风暴的起因。

然而舆论影响空前的是《疫苗之王》这篇文章,此文两个重心,前半部揭疫苗生产偷工减料、弄虚作假、逃避监管等的问题,后半部曝三位疫苗巨头、曾同为长生生物股东的高俊芳 、杜伟民和韩刚君的发家史。

据《疫苗之王》,三人发家始于长春老牌国企长生生物私有化,长生生物1992年创立,2001年进行改制时,高俊芳成为第一大股东,已在广州合作的杜伟民和韩刚君北上参与成为第二大股东。2003年后,杜伟民和韩刚君二人重回南方国企私有化市场并合作了江苏延申生物和深圳康泰生物。

此后,全国疫苗半壁江山三足鼎立,但三家产品出问题也时有所闻,如2009年3月,食药监总局查出江苏延申有五批产品涉嫌造假。2013年12月,在十天时间里,共有8名新生儿在接种深圳康泰的乙肝疫苗后接连死亡。2017年11月,食药监总局接到报告,以及深交所公布信息,长春长生某一批号的百白破联合疫苗不符合标准规定等等。过去媒体披露的这些事都不是小问题,但最后也都不了了之,甚至2013年8名新生儿连环猝死事件,食药总局和卫计委的联合调查还说“所有的婴儿死亡为偶合性死亡”。

总之“疫苗之王”的发家史,说的还是同一个老故事,现在市场(特别是医药等垄断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民企,其前身通常是一家被贱卖的国企,而这些藉由国企改制发家的民企,在监管系统受到的礼遇又相当于国企。

就如舆论所言,疫苗的生产、监督、审批、销售等环节涉及一系列国家安检部门的审批手续,这么多执法部门、这么多监管人员把关的一个庞大流程,不是一家企业以重金贿络就可以打通所有关节;尤其是政府强制性采购疫苗的一张许可证,有钱还买不到,还要有权力,其权力来源至少必须覆盖国家发改委系统、药监系统、卫生系统等。

《疫苗之王》一文披露,三地三家国企摇身一变为民企,高俊芳三人同时变身疫苗三巨头,掌握了全国疫苗的半壁江山,也由此被称为“疫苗之王”。

网上另有消息透露,三人为隐秘富豪,比他们更隐密的是背后不方便挂名的大老板即大靠山,这也是“疫苗之王”多次出现问题、年年被举报却无人能撼动的原因。

现在“疫苗之王”被撼动,据称也是大靠山已经退休压不住。那么过去近十几年,又是什么样的大靠山可以让药监局、卫计委、发改委等国家机关大印成为橡皮图章?

值得注意的一条时间线,即目前东窗事发的“疫苗之王”,其在2017年11月显示仍不能被撼动,这也表明其大靠山或在中共十九大之后退了。这些年“疫苗之王”要命的疫苗上市通行无阻惹众怒,从下到上都说要彻查到底,大靠山会不会变成大老虎并落网,同样值得关注。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