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川人:大豆企业破产 中共奉陪到底有“六慌”?

北京时间:2018-08-3 8:08 上午

近日,有大豆进口和石油化工业务的中国民营企业山东晨曦集团日前申请破产,据了解,山东晨曦集团创立于1994年,靠农用大棚薄膜业务起家,公司拥有原油进口资质,是中国13家民营原油进口商,2014年其销售额曾达到769亿元。同时,该公司也是中国最大的大豆进口商,大豆进口量占中国总进 口量的10%。由于受中共收紧货币政策影响,该公司的资金周转陷入恶化,而中、美贸易战提高关税后,这更成为压垮该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7月20日,有当地人就得知晨曦集团破产的消息。当地法院发布消息称,受理了晨曦集团提交的破产申请。据法律档显示,山东晨曦集团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申请破产重整。由于晨曦集团作为中国大豆进口商而广为人知,很多人认为它的破产直接原因是受中、美贸易战的影响。

更具讽刺意义的是,在中、美贸易战中,中共经常称对美国进口大豆加征关税将直接打击美国农民,进而打击美国总统川普的票仓,中共将成为大豆关税战的最后赢家。不料,现在美国种植大豆的豆农并没有倒下,中共扶持的大豆进口商却抢先宣布破产重组了。难道这就是“奉陪到底”的最后结果?说好的“让美国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去哪儿了?

为了应对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各种不利影响,避免大规模企业倒闭潮的出现,7月31日,中共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这次会议有个奇怪的安排,把“分析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与“纪律处分条例”放在一起。中共称此会议精神在于突出“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但“六稳”却硬要与“纪律处分条例”绑在一起,可见“六稳”实质就是“六不稳”,更是中共在贸易战中称“奉陪到底”的“六慌”。为了防止党内少数人趁“六慌”夺权,北京借纪律条例来敲打党内官员也在情理之中。

中共为什么现在这个时刻来强调“六稳”呢?外界从中国最大的大豆进口企业——山东晨曦集团破产可以看出来端倪。中国与晨曦集团相似的企业还很多,它们都严重依赖对外贸易,并有很大的企业负债(杠杆)。在正常情况下,这些企业都靠着微薄的利润来偿还银行贷款利息,以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营,一旦中共把货币收紧或因外贸摩擦关税提升,这些企业的利润将骤降,入不敷出的窘态就会迫使它们纷纷破产倒闭。

为避免更多企业出现像晨曦集团的破产倒闭,所以中共提出了“六稳”。而六稳的核心就是稳就业,如果就业稳不住,将导致连锁反应,加速中共经济的彻底崩盘,届时中共就真挂了。可见,中共提出的“六稳”其实质就是中共对贸易战奉陪到底后的“六慌”。

就在中共提出“六稳”后,外媒披露,美国总统川普计划对2,000亿美元中共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税率,由10%大幅提高至25%,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此次大幅提高关税是对中共近期操纵人民币贬值以对冲美国加税10%行为的回应。这能有效的遏制中共通过操纵人民币贬值来抵消美国加税对中共出口企业的影响。

若中共坚持把人民币汇率贬值25%左右,这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举动,过快的贬值将诱发中共汇率市场崩盘,并且会遭致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进而使得中共经济更雪上加霜。

受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的影响,广东及香港的制造业者正计划“南进”,将生产基地移往越南及其他东南亚低生产成本国家。他们担心美、中贸易战全面开打,影响了自己的生意。日前广东童装业者、香港中小型企业总商会主席巢国明表示,“我们不认为贸易战只是短期危机。我们必须分析哪些亚洲国家对我们的客户有利,以抵销中国的风险”。可见,中共的奉陪到底对其治下的企业产生了诸多消极影响。

香港工业总会主席郭振华也表示,目前电子类产品的生产基地已经开始从中共国转往东南亚,但贸易情势紧张正促使业者重视检视供应链。受贸易战影响,美国的企业也相继取消了中共国的订单,很多美国公司正在研究多种应对方法,包括将供应链移往越南或其它东南亚国家。这对中共“稳就业”而言将是沉重的打击。

7月25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杜万华发表了题为“中美贸易战背景下我国破产审判工作”的文章,文章直言:“中、美贸易战已经进一步升级。事态会如何发展,发展到什么程度,目前还难以预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美国对在华企业输入美国的产品按照600亿、2,000亿、5,000亿美元的规模递次征收高额关税,将有不少在华企业会陆续陷入破产困境……对贸易战可能导致的企业破产,人民法院应当及早进行研判,以防不测。”

可见,中共在贸易战中这样一直奉陪下去,是越来越多的企业破产倒闭,失业潮将不期而至,届时因贸易战失业的人都将反对中共的邪恶,中共邪党也将踏上苏共的解体之路,为这场“奉陪到底”的贸易战买单。

其实,中、美贸易战进行到现在这一阶段,对中共而言无疑是兵败如山倒,中共还有多少本钱可以同美国“奉陪到底”?!受贸易战影响,中共的汇率市场今年贬值近10%,股市指数重挫24%,十多万亿市值蒸发,很多外贸型企业举步维艰。而美国汇率市场稳定,股市坚挺,失业人数创2000年以来的新低。

更令中共惶恐的是,原本指望拉拢同样遭美国加征钢铝税的欧盟一起反击美国,然而一夜之间,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与美国总统川普就达成了双方停止贸易纠纷的和解声明,并同意进一步商谈降低关税直指零。中共又多了一个自由贸易的敌人,这令中共极为恐慌。

与此同时,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美国打算在8月底之前,启动与日本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专家分析,如果美、欧、日联手建立自由贸易区,将导致全球的贸易规则和贸易秩序发生根本性改变。这将对高举“自由贸易”大旗,试图建立“抗美统一战线”的中共产生深远影响。可中共现在才发现自己有被拒于世界主要贸易体系之外的危险,这令中共极为恐慌。

让中共更恐慌的是中共大豆进口企业因中共的“奉陪到底”而破产,若届时大批中共企业因中共奉陪到底而破产,中共就不只是现在的“六慌”,届时饥饿的中国人将彻底解体中共邪党。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