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天剑:是“利,害了我的国”,还是“吏,害了我的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几天海内外媒体都在围绕中国的假疫苗进行报道。有两个大陆网友的评论很有特色:一个评论是“利,害了我的国”,另一个评论是“吏,害了我的国”。这两个网友的评论真可谓一针见血,在一定程度上说出了问题的实质。

先说“利,害了我的国”。假疫苗在中国横行少说也有二十年的历史,为什么能够泛滥至今?根本原因在一个“利”字。就长生生物生产假疫苗来说,它为了占领市场,在最初的生产环节就已经作了手脚。因为严格按照疫苗的生产要求,它和其它同类企业的竞争就没有什么优势。为了占有市场,它第一个环节就在疫苗的生产过程中动了手脚。这就象生产其它假药那样,以面粉和滑石粉为主生产出来的药片,与纯粹按照药物生产标准真材实料生产出来的药片看上去没什么两样,甚至假药的包装比真药的包装还要美观,放到市场上假药比真药低几倍的价格出售,它都有钱赚。

这只是从生产成本来说。在销售过程中,越是卖假药的越会跑路子,用钱打通各个关节。据报道,二零一七年,长生生物用于对官员行贿的钱就将近六亿。这样一路走下来,即使被举报有质量问题,都会有人罩着它。这种唯利是图的本性及作法伤害的不只是孩子,也伤害了所有国人的心,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是“利,害了我的国”。

我们再看“吏,害了我的国”。这里的“吏”指的就是中共官员。作为疫苗生产企业,是必须有药品监管部门进行全程监督的。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担负的职责是为注射疫苗的孩子的生命负责,可谓使命大于天。这些官吏一旦渎职,就是在协助假疫苗生产者要孩子的命。假疫苗在全国泛滥,屡禁不止,监管部门中共官员的责任最大。

这些监管部门受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上级主管部门又受相应的中共行政部门的领导,这些行政部门的领导又受相应党委的领导。据报道出来的消息来看,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都亲自视察过这家企业,其背景有多深多大,那能是一个监管部门的普通工作人员所能监管得了的吗?

早在二零零七年,山西就曾爆发假疫苗案,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二零一零年三月,时任《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在调查半年后,推出长篇报导《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残——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然而,因签发王克勤的调查报告,该报总编包月阳被免职。一年后,调查部被解散,王克勤被解职。引起全国轰动的山西疫苗案,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大家想一想,《中国经济时报》可是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报纸,能将总编免职,将报社的调查部解散的中共官员,其级别最低不会低于省部级吧。

假疫苗在销售中,又大肆行贿相关的官员。据报道,河南省法院在去年八月宣判,指河南宁陵县防疫站站长王峰收受长生生物的回扣款16.4万元,其中水痘疫苗每支回扣五元,狂犬疫苗每支回扣二十元。二零一零年一份法律文书显示,长春长生曾与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现在一桩逾百万元的受贿案件之中。而在二零一七年十一、十二月,在短短一月之间,便有五起行贿受贿案件涉及长生生物。

从表面上看,长生生物用钱开道,将各级官员收买,就等于打通了获利的渠道。“利”收买了“吏”,“吏”得了“利”,从而使长生生物得以祸害国人达数年。

中共御用文人用“厉害了我的国”对中共极尽吹捧之能事。在假疫苗一案中,网友对这句话只改了一下字,加了一个标点,就将中共的贪腐本质及对国家的祸害淋漓尽致的揭露了出来。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