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敬重农妇无私心,告诫为官要勤政!(数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17日讯】

一、虐待母亲,雷击夫妇

辽宁庄河 光明山镇的北关,有一乡下人,叫王子臣,三岁丧父,由寡母勤劳抚养成人。60年代,由政府照顾,保送王子臣,到芙蓉铜矿当工人,还入了(中共邪)党。当时的国家职工,又是(邪党)党员,在农村显得了不起。娶了媳妇,也生了孩子。夫妇上班,缺人做饭、带孩子,就把老母亲,从农村接到矿上,做饭带孩子。既有了“保姆”,又不必付工资,本当和睦相处,以慰老母安度晚年。可是,王子臣,娶了媳妇忘了娘,媳妇对婆婆不好,儿子又听妻子的,共同虐待亲娘。亲娘侍候子、媳,稍不如意,非打则骂。年长日久,母亲不堪忍受,有时说:“我这苦命人,真不如死了好。”其媳说:“你想死吗?你真死了,我就到市场卖你的大碗肉!”(把岳母当作畜牲肉卖)。她敢对老妈说这样的话,可见平时是如何的虐毒了。

有一天夜里,风雨交加,雷声隆隆,一团红球破窗而入,“轰”的一声巨响,天雷同时击毙了王子臣夫妇。当时炕上共躺了老少三代五口人:王子臣夫妇睡在两头,在中间的祖母、小孙子,竟安然无恙!天雷击人,如此之巧。这是1964年的事,乡里的人,都知道此事。

二、文官王某敲诈勒索,恶死惨报

献县政府里的办事人员王某,是个文职官员,靠耍笔杆子,帮人诉讼打官司,乘机敲诈勒索。然而,每当他得到一笔不义之财后,必然会被另一起意外事件,消耗掉,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这里的城隍庙,有个小道童。一天夜晚,路过大殿的走廊下,听到廊屋里,有拨动算盘和说话的声音,小道童就停下来静听。听见其中一位说:“王某这小子,今年搜刮的钱财,可真不少!得想个法子,给他消耗消耗!”另一位说:“何必费那么多脑汁,只消一个翠云,就够他受了。”

城隍庙里经常闹鬼,小道童已司空见惯,并不害怕。只是不知刚才那二官所说的翠云,到底是什么人?不久,献县城内的妓院,新来了一位名叫翠云的妓女,那王某就被这翠云的色相迷住了。在她身上,花去了不义之财已有八、九成,最后,王某沾染上一身恶疮性病,他请医用药,百般调治,把所有的积蓄全花尽了。

有人给王某粗略地算了一笔账:积其一生的盘剥敲诈勒索,大约就有三、四万两文银。可到后来,他得了一场暴病,突然死去,连买口棺材的钱都没有。

三、贪官蔽隐,儿子荡尽!

前辈杨槐亭先生说:他的家乡,有位仕宦官员,当过县令,任满荣归乡里,闭门谢客,对于与自己不相干的任何事,都不闻不问,安逸享受,颐养天年,颇得隐居之乐。只是想到桑榆年晚,膝下没儿子,难免心中又生忧愁。不久,他的夫人竟生得一个儿子,夫妇俩欣慰无比,犹如掌上明珠,珍爱之情,难以言喻。

后来,这孩子患病,生命垂危,可把这位老先生急坏了。他听说崂山有位道士,能预卜未来,便亲自前往叩问。道士听了他的叙述和请求之后,只是淡淡地一笑,说:“贵公子还有多少事未了,哪能这么小就死呢?”说完默然,再不理会这位先生。这位先生心怀怅惘,仍然不知是凶是吉。回来请得一位名医,想不到很快就把这孩子的病治好了。

这位公子,长大成人,性情骄纵,行为放荡,吃喝嫖赌,无所不作,没几年,就把父辈的家产财宝,荡尽花光了。到后来,这位先生,流离失所,寄食于人,竟如“若敖氏之鬼馁”,落得无人祭祀。

乡亲们议论说:“这位老先生无恶无誉,怎么会生出个败家子呢?”

有人讲:“想当初,他不过是一个处境寒酸的穷学生,一旦做了县令,任期不满十年,便突然成了腰缠万贯的富翁。那么,他的为官之道、致富之路,还用得着细说吗?所以有这样的报应,也在情理之中。”

又有人说:“用不正当的手段弄到的钱财,是不长久、不坚固的。他做得隐蔽,人看不到。但是神目如电,罪孽依然难逃!”

四、阎王尊敬农妇无私心,告诫为官要勤政!

北村的郑苏仙,一天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到了阴曹地府,刚好碰见阎罗王在审理案件。

郑苏仙看见邻村的一位老太婆被带到堂前,阎罗王立刻改变了那威严可畏的面容,站起身来,向老婆子拱手施礼,并请她上坐,叫人献上茶来。最后,又命令手下的判官说:“送老人家,到好的地方去投生。”

郑苏仙小声请教身旁的冥官道:“这位老农妇,生前有什么功德,阎罗王竟如此优待她?”冥官说:“这位老太太的功德,就是她一辈子不存损人利己之心。这利己之心,几乎人人都有,即使是饱学的名儒、修道的人士和高官贵人,也在所难免。人若存有利己之心,便难免损害他人。于是,许多机巧奸诈,便会应运而生;许多罪过冤仇,也会随之而造,甚至会做出流毒四海、遗臭万年的事情来。这一切,都因为有损人利己这一念之差。而这位老太太,一辈子能努力克制利己的私心,不做损人利己的事。若是拿她的品德与那些整天读书讲学却满脑子杂念邪思横生的儒学书生及官场中人相比较,会使他们愧无容身之地!阎王爷如此礼遇,又有什么不应该?”

郑苏仙回忆说:在这位老太婆被带上殿以前,有一位身穿官服的人,气宇轩昂地走上殿来。此人对阎王说:“我做官以来,所到之处只喝一杯清茶。没有任何贪污受贿的行为,今在鬼神面前,我可以说是毫无愧色了!”

阎王爷对他这番话,付之一笑,说道:“国家朝廷设置官职,就是为了治理地方,安抚百姓。就连那些管理交通驿站和掌管水闸的小官,都有兴利除弊的职责。如果仅仅不贪财、不大吃大喝就是好官,那么,在官府大堂上,设置一具木偶,它也是连一杯清茶也不喝的,这岂不比你老兄强得多了?”

那穿官服的,又强辩说:“我虽说没什么功劳,但也没有任何罪过呀!”

阎王说:“你一辈子力求保全自己,置国家、地方与百姓的利益于不顾。沈家乱伦的案件,你为了躲避嫌疑,而不敢出来仗义直言,这不是损害百姓吗?调税和量刑的事情,原需要除弊更新,而你怕给自己带来麻烦,增加工作量,怕负重大责任,故意不去实施,这不是坑害国家吗?在三年一次的考核中,你的政绩在哪里?要知道,身居官位,无功便是有过呀!”

那个穿官服的人,立刻现出羞惭的面容,显得局促不安。刚才那傲慢的气势锋芒,顿时大减。

阎王见他这副表情,又笑了,说道:“怨不得你这么高傲,平心而论,你还算得上是一位三、四等的好官。甭担心,你下辈子还会有官做!”随即命手下鬼卒,将他送至某处,去托生。

这位阎王,尊敬农妇无私心,告诫为官要勤政。值得活着的人们深思。

(以上均据宋代淡痴道人《玉历宝钞》之附录文章)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