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员工联署抗议重返中国 Google:项目仍不明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18日讯】【今日点击】(3235-2)

提要
员工联署抗议重返中国 Google:项目仍不明朗
美国教授:中国经济危机四伏 年轻一代令人失望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我是石涛。今天是江泽民的生日,今天又是阴历的7月7鹊桥会。在推特上我看说什么都有,开什么玩笑都有,但比较多的是把江泽民跟习近平现在对比,这挺邪门的,也挺怪的。习近平上来大概5年6年吧,他反腐的一切,就是从江泽民手里面获得权力;而被打击的人,他确实是以贪腐的状况出现,那又是江泽民主政时期的,以贪字以淫荡作为他的发展动力的根本原因所造成。而在反腐的过程中,太多的人也都认可习近平做法,甭管是恨人有笑人无,还是什么国家希望,甭管是大的说法小的帽子,但是都觉得解气,给这帮当官给打了解气。

解气走到了今天呢,当现实的状况出现这一切,又出了个怪现象,全社会所有的人现在不买习近平的帐,不买习近平的帐。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就是他向宪法宣誓之后他的所作所为,向宪法宣誓之后,建立完整国家权力的间架结构和体系。而他从十九大在党的体系中,和用了两年时间对军队的整肃,造成在正常中共现在权力间架结构中,正常的权力间架结构中,已经不能透过正常程序去把他如何了,不太可能了。结果在这种背景之下,他打开的大好局面,就是用国家的权力概念去弱化党的权力概念,这是一个大好的局面,他反其道而行之,在树立完国家权力体系之后,扭过脸来走党的,那是挺邪门的,我们只能叫邪门。而他扭过脸来走党的,只用四个月的时间,把他5年当中的功绩全给毁了,结果现在促成是街头练摊的到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恨他。

员工联署抗议重返中国Google:项目仍不明朗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谷歌要重返中国。结果它永不与邪恶什么配合,永不与邪恶合作,它自己把自己这一份承诺给打破了,它要为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做一套全新的东西,从而进入中国市场。所以它也就变成了应对那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它为了用钱,它为了挣钱,它自己成了鬼。而Google的员工不干,连署抗议Google的决定。而Google自己讲说项目不明朗,重返中国之路再遇阻力,审查版的搜索发动机项目,引起员工的强烈反弹,上千人联署抗议。而行政总裁皮采也在内部会议上,首次披露了叫龙飞项目。

我个人觉得也挺滑稽的,谈到中国都用龙,用龙或者用狮子。这头狮子是永远睡不醒,醒多少年了,30年前就醒了,醒一回,20年前又醒一回,10年前还醒一回,现在又醒了。这龙也是,30年前飞了一回,要飞了,20年前又要飞了,趴窝,它老说要飞。你看Google它也用龙飞,是飞起来了还是在那趴蛋呢,不知道。“总裁向员工强调,虽然有关项目开发处于早期阶段,但是向世界上最多人口国家提供服务,是符合Google的使命的。”所以它回避著道德当中的东西“八月初调查网站报导说Google打算重返中国,为中共控制的市场量身制造新的发动机叫龙飞。那员工反对就是说,违反了不要做恶的原则,变相合理化中共的禁止言论自由的作法。”所以这是一种强奸与被诱奸的做法。愿意被诱奸,为了利益,提出了某些表面上看起来很合理的说法,很合理的说法。

“他们不满缺乏资讯来做符合道德的工作的决定,要求Google增加透明度、监管和问责。而员工要求成立道德检视小组,委任调查员提供独立的意见,如果渉及到重大的道德问题,公司要向内部公布有关评定的结果,而Google目前拒绝回应连署。”所以这个说法就相当特别,“道德检视”,跟中共合作任何合作都是不道德的,跟中共的任何合作都是渉及到对人性的伤害。而陆透社引述了一个中共官员说,Google的龙飞项目非常可能在今年推出,那也就没两天啰,那我们就看会怎么样。所以跟中共配合做恶呢,出现了现在这种消息被披露的状况呢,我以为就是一种劝善的过程,在我眼睛里Google自己强奸自己是一样的。

北大解聘了一个在北大工作了大概九年吧,这么一个教授,美国教授,是个经济学家,解聘他的理由呢就说他学术上有问题。他本来要到北大大概只工作两三年,他接到的合同大概两三年的合同,结果他没想呢一下工作了九年,2009年开始工作,在深圳,一直到今年2018年。所以他经历了中国大时代的一种变迁,因为2009年之前是2008的奥运会,是中共大屁股崛起崛得最高的年代。那从这个年代一直到现在呢,他经历了江泽民背后垂帘听政,胡锦涛到习近平,所以是一个外人在看待中共的现实状况的表现,“中国经济危机四伏,年轻一代令人失望”这他的评价。

美国教授:中国经济危机四伏 年轻一代令人失望

这个人叫鲍尔丁,研究国际贸易的。而他自己本身在包括外交政策,彭博社这些西方大的媒体呢,经常发表有关中国经济政策的文章,直接批评中共的审查政策。“在共产党手下工作,你不会不知道其中的风险,随时的风险”,所以这是他基本的评价啰。美国之音采访他,他透过E-mail来回复他的问题。因为前两天,大概三天前,清华大学新闻系的一个德国留学生大卫被开除了,原因他关心709的维权律师。留学生被开除被迫离开中国,那大卫自己本身认为呢他毫不后悔,他做出了一个正常人的选择。

那鲍尔丁的评价是说“经济和金融愈来愈成为敏感的话题,而教授市场参与者政策制订者,以任何方式辩论都变成了乌有,什么都没有,外国和中国教授惹上麻烦从而被解职。”这个角度的本身,你就知道在中国充满了监视,一切都是被监视的,所以我个人觉得他讲得也满有趣的。2009年他到中国的时候,学生可以在课堂里穿89六四的黑衫,2012、13年都有穿。我在推特上,包括国内的一些朋友也在推这个黑衫运动,他说到现在没有了,在学校里面学生里面有监察员。

“美国跟中国的根本的不同点,他说美国真正学习是本科和研究生教育,而中国是苛刻的高考,而大学更像是象征性机构。而精英相比在课业上获得成功,学生们更在乎实习,创造性跟独立性几乎是不存的。”那就是猪啰,当猪仔养,创造性跟独立性完全被扼杀。而这层扼杀,扼杀的行为渗透在整个社会上。所以你别看,出了国的很多的孩子,英文不会,考数学考100。大学一毕业就是个傻蛋,给别人打工的奴隶,因为他没有独立的人格,他只是一个欲望追寻的动物,叫高级动物。出人头地就得加入共产党,顺应他们的方式,不能支持自由民主和人权。他们还得为自己国家还得自豪。自己强奸了自己,阉割了自己,然后说我很自豪,因为我很干净。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