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肆虐民生 中国居民开始节衣缩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28日讯】目前中国不仅房价高,房租也越来越高快要租不起。有媒体人士表示,这意味着通胀开始肆虐民生了。中国居民不得不节衣缩食,选择消费降级。

通胀已经肆虐民生

资深财经媒体人赵云帆8月24日撰文表示,通胀已经在民生领域肆虐。

文章引述21世纪研究院数据表示,今年7月,全国11城房租同比增幅高达20%。其中几个重点净流入城市——广州、深圳与成都分别同比涨价30.7%、30.5%和31%。传统人口大城北京、上海增速则达到20.3与19.2%。

文章指出,一系列通胀因素现在已经开始出现共振,例如:今年7月,夏粮征收在巡视组普查,各地粮仓不断“突发火灾”;根据海通证券测算,国内主产区小麦征收同比减少1841万吨,超过7月底整体征收规模的近一半,而河南、安徽小麦收购同比分别减少965万吨和415万吨。

此外,同在7月,国际油价高位上涨,二季度油价同比涨幅高达50-60%;交通燃料分项同比7月升至22%;此外,钢价措施带来的供给收缩,也使得钢价维持在高位。而上述价涨因素,最后都会一股脑传达到民生价格之上。

中国居民和企业开始“节衣缩食”

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林8月24日则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讨论了中国社会消费降级的突出现象。

文章首先对比了两个数据:2018年7月份,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一路下降到8.8%,这意味着近年来居民的收入增加相对有限;而2018年前7个月,居民个人所得税总额为9225亿元,同比增长20.6%,这又意味着居民的收入增加幅度较大。这两个数据指向截然相反,最可能的解释是,中国的贫富差距正在快速拉大。

文章并指出,消费降级被如实反映在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下降上。衣食住行是居民和企业的基本生活支出,随着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长,消费总额数据的增速是宏观经济当中相对稳定的指标。这个宏观指标的趋势性下降,说明除了居民之外,还有很多的企业也正在节衣缩食、开源节流,为之工作的员工也不得不随之选择消费降级。

此外,中国社会还存在三个痛处:穷人在主流经济进步当中逐渐边缘化,富人面临着资产消弭的巨大不确定性,夹心层则被夹在中间进退维谷。这三条支流相互交织,表现为经济增长的乏力和金融乱象的增多,进而引发很多社会性问题。

缓释贫富差距的恶化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最好的思路依然最大限度地增加低收入群体经济增长的机会,同时避免劫富济贫的过度发生。但是,中国经济本身正在经历潜在增长率下降的阵痛,依靠收入提高的快慢差来拉近贫富差距变得更加艰难。

中国中产“降级消费”

上周末,博主麻宁一篇题为《这届年轻人,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吧》的文章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收到了超过30万条评论,这篇文章主要告诉诸位读者,中国的消费降级时代已经“轰然而来”。

其文称,除了不吃牛油果,不喝鸡尾酒,放弃健身房之外,现在的中国年轻人已经越来越不愿生孩子。

《纽约时报》也注意到了中国社会消费能力正在降低的现象,该媒体在8月23日的一篇报导中称,当今的中国经济正在放缓,股市暴跌,人民币贬值,消费也随之降温。中国的消费文化不再是“消费升级”,在街头和中国的互联网上,人们谈论的是从大大小小各个方面减少开支。

该报导举例称,今年30岁的陈思琦在北京当会计,她的每月税后收入约为1400美元(合9577元人民币),其收入近一半都用于缴纳房租。为了省钱,她尽量在家做饭,多从网上买便宜衣服。

报导表示,现在世界各地都能感受到中国的消费降级。中国经济的裂缝开始显现,今年的零售额增长速度和私营部门的工资增长速度都缓慢;股票市场下跌了五分之一;中国电商季度业绩疲软,而长期因素正在拉低中国年轻人的支出,包括教育成本上涨,许多人已经负担不起大城市的住房。

纽时采访的另一个年轻人是深圳的一名半导体工程师,名叫王家志,今年34岁。为了结婚,他2016年买下一套一居室公寓,每月除了700多美元(近5000人民币)的房贷外,还要偿还为了首付款向亲戚借的钱。

由于住房过于昂贵,王家志只好搬出了自己的房子用于出租,自己和另外九个人合租了一套四居室公寓。此外,为了省钱,他已经不约会了。

报导指出,表面上中国经济看起来很强劲,仔细看,裂缝开始显现。比如,今年的零售额增长速度为十多年来最缓慢的;私营部门的工资增长速度为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慢;股票市场则已下跌了五分之一。

同时消费降级使廉价烈酒二锅头和泡菜等廉价常备食品生产商的股票逆潮流而动。截至8月20日收盘,涪陵榨菜报价23.59元,总市值186.2亿元,比巅峰的200多亿元降了一点,可仍然表现强劲。

该报导还列举了中国中产阶级家庭的独生子女的例子:28岁的吴小琼是河北省的一名公务员和一名医生的独生女,她在北京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税后月薪1500美元。

去年结婚时,她的父母和丈夫的父母各付一半的首付,买下了一套一居室公寓。这对夫妇近三分之二的月收入用于房贷和上海一套小公寓的租金,她的丈夫在一家国有银行工作。

她的消费降级计划是不生孩子,因为他们几乎没有积蓄,一直靠父母帮助,不可能考虑后代问题。

——转自《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竺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