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直播

【热点互动】希拉里电邮被骇 中共究竟做了什么?

北京时间:2018-09-1 8:08 上午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9月01日讯】【热点互动】(1806)希拉里电邮被骇 中共究竟做了什么?

还有66天,美国中期选举就要登场。就在各方高度关注的时候,前几天美方表示除了俄罗斯之外,中共、朝鲜和伊朗也在企图干预美国的选举。另外27日英国《每日电讯报》披露,有证据证明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入侵她私人电邮服务器与俄罗斯无关,而是中共的黑客,并且复制了她所有的往来电邮。美国总统川普呼吁调查“电邮门”,但希拉里至今没有回应。中共对美国选举究竟做过什么?它对美国的网攻渗透到底有多严重?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今天是8月31日星期五,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还有60多天美国的中期选举就要登场了,在各方都在关注美国中期选举的时候,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指出,除了俄罗斯之外,中共、朝鲜和伊朗都试图干预美国的中期选举;另外在8月27日,美国的媒体爆出希拉里在就任国务卿期间,中共的黑客曾经入侵了她的私人电邮服务器,几乎复制了她所有的往来电子邮件。

在美国中期选举前夕爆出希拉里电邮门牵扯中共,爆出这样的消息究竟有什么样的深意?中共对美国究竟做了些什么?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起来做分析解读,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两位好。

唐靖远:主持人好,大家好。

蓝述:各位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相关的背景资讯。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周日点名中共、朝鲜、伊朗与俄罗斯,可能企图干预美国大选,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从防御角度来讲,足以成为让我们担忧美国国家安全,中共干预、伊朗干预、朝鲜干预,我们正在采取措施阻止,共有四个国家。”

他还表示,美国正努力阻止外国干预11月份的普选,包括防御性和进攻性的网络行动,以保证选举安全进行。

川普总统上周六发推文说:“所有傻瓜只把注意力放到俄罗斯身上,应该朝另外一个方向看看──中国(中共)。但最终,如果我们聪明、强硬、准备充分,就会跟每个人处好关系。”

周一早上,川普发推文,对穆勒花费30个小时调查白宫法律顾问表达不满。

推文说:“只有那些知道没有通俄这回事的人,才会花这么长的时间,只不过有人在找麻烦。他们喜欢破坏人们的生活,而拒绝调查民主党真正的腐败。”

推文强调,所谓“通俄”的罪名完全是莫须有,如果你反击,穆勒和民主党一方就极力阻挠。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来参与讨论,也可以给我们发送手机短信,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希拉里电邮门事件牵涉到中共,中共究竟做了些什么?

两位嘉宾,一位是唐靖远先生,一位是蓝述先生。那么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向靖远了解一下,您怎么看待博尔顿的这个说法,他指控中共干涉到美国的中期选举,您觉得这个事儿是确有其事,还是敲山震虎?

唐靖远:这个事情我是这样看,就是说我们看见在美国方面爆出这种消息,说中共干预了美国的选举,就这样的消息它不是从一般人的嘴里说出来的,它是从两个比较重磅级的人物,一个是川普总统,另一个是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我觉得从这样的一个,他们都可以说是举足轻重的政治人物,那么他们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前,一个比较敏感的时候,他们放出这样一个信息,我觉得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我觉得很可能中共在干预美国的中期选举的这些方面,可能实质性的已经做出了一些动作,而且美方很可能已经拿到了一些比较证据性的东西。因为就像我们刚才说的,像类似于川普和博尔顿他们这样地位的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很难想像如果说他们没有拿到一些实质性的、证据性的东西的话,他们可以完全凭著一种猜测去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去公开的释放出这样的信息,我觉得那个是很难想像的。这个是一个问题。

那么另外一个问题,我觉得就是他们谈到中共有可能干预了美国的大选。其实我觉得这背后隐藏了一个对现在的通俄门这个调查的一个反击,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我们都知道通俄门这个所谓的调查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的时间了,到目前为止,其实特别检察官穆勒他并没有发现任何有力的一个证据,任何一条确凿的证据证明说川普有通俄的这种行为。

那么即使是前段时间被吵得沸沸扬扬的,就说川普的两个跟他关系比较亲密的人,一个是他的前竞选经理、一个是他的私人律师,两个人被定罪。那么我们看见即使是这样一个事情,这两个人被定罪,其实也都跟川普通俄不通俄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我觉得其实川普和博尔顿在这个时候抛出这个话题的最主要的一个目的是告诉给美国公众,所谓的通俄的调查其实它的方向完全是错误的。

川普为什么说要把,不是原话,大概意思是说,我们要把这个目光从俄罗斯要转向中共,那么我觉得它其实是隐含了这样一层意思,就是告诉给公众:你们这个所谓通俄调查其实方向是错误的。

至于说为什么他们没有把一些实质性的东西抛出来呢?我觉得可能跟现在在当前因为中美之间正在进行一种激烈的贸易战,同时也马上就要进行中期选举,这个局势其实是一个比较微妙、比较敏感的一个时间段,那么可能站在川普的角度,他可能不想把跟中共之间的这种关系在目前这个阶段搞的太僵。因为一旦如果说拿出一些实质性的东西,后来会发酵,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后果,最后很多事情会很难说。所以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它究竟会怎么样发展,它最后究竟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局面,我觉得可能还需要再做进一步的观察。

主持人:就是说您认为这个事基本上是确有其事。蓝述先生,您怎么看这个事?就是说中共它干预美国中期选举的动机是什么呢?

蓝述:毫无疑问,它所有的这些东西的出台,它跟中期选举非常敏感的这个时期是息息相关的,因为这里面首先牵扯到就是说,最近他确实已经找到了实质性的证据,就是美国情报委员会总检察官最近他公开就指出来了,就讲到了证据,就是希拉里在她任国务卿期间,总共从她的私人邮箱发出了69万多份的邮件,这69万多份邮件里面,当初他们在柯米在任的时候去查的时候,总共实际上只查了3千多份,剩下的都没查,有没有泄密不知道,现在他可能要继续深入的调查,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说所有的邮件在发出去的时候,因为中共通过一些技术上的手段,他已经在希拉里的邮箱里面装入了这么一个有点像密码的这么一个东西,所以说希拉里每一份邮件发出去的时候,它都会同时给另外一个在美国的中国的公司发一份拷贝。换句话说,希拉里所有的69万多份文件,每一份都送到了在美国国内的一个中国公司的手上。

这个时候这就出现问题了。因为这里面有个什么问题呢?大家想一想,希拉里她说因为,大家知道希拉里的邮件,对希拉里邮件的调查第一次下结论是2016年的5月份,第二次下结论是2016年的10月份,离2016年总统大选之前的一个星期下第二次结论。希拉里认为,她的讲法,包括希拉里所有的阵营,他们都是有一种讲法就是说是因为这个FBI对她的这个邮件门的调查,让她失掉了2016年的大选。

那同时调查川普总统的通俄门,那么希拉里的这些邮箱里面失去的东西,是不是让俄国人掌握了?如果是让俄国人掌握的话,那俄国人是不是把这些信息给了川普啊?要不然他为什么老围绕着通俄门,大家老围着通俄门在那里吵啊?这就有问题了。

可现在如果说这个邮箱是被中国人偷去的,被中共给偷去了,那么川普总统他和俄国人之间的见面就变成一个正常的,不存在任何的法律问题。不存在因为他和俄国之间的合作,让希拉里失去了竞选,所以这里面关系就很大了,所以这是一个方面。

因为总统的候选人是有权力跟所有的国家都进行接触,不要说俄国,川普总统2016年大选的时候,还专门跑了一趟欧洲,跑去跟各种国会议员、议员或者这些领导人物见面,为什么没有人说他是通这个门、通那个门、通这个国家?因为这些国家没有人说这些国家去偷了他的邮件,对不对?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这里面跟目前就像靖远先生讲的,两党之间的态势,以及和中国的贸易战有关系,因为美国现在对中共采取强硬的贸易政策,是由川普总统上任之后他直接领导的,所以说中共对川普总统强硬的外贸政策是非常非常的不满。那么他有没有可能,既然他可以对美国这些政治领袖的这些邮件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干扰,甚至黑客进行攻击,那他有没有在可能在敏感的时间段做一些什么呢?

因为这个时间段非常敏感,为什么敏感?就是因为两党目前在参众院两院的态势,在众议院共和党现在只有18席的优势,而这次众议院中期选举里面,不竞选连任的众议院议员大概是60位,其中只有18位是民主党议员,有42位是共和党的议员。

而且在传统上的,根据传统上的历史记录,美国总统上任之后,第一任上任之后,紧接着接踵而来的第一次中期选举,平均总统所在的执政党都要失去23个席位,这是传统上的。所以你想他现在总共只有18个席位的优势,如果是像以前一样,他要失去23个席位,那它这个众议院的多数就不存在了。

而且众议院大家都知道吵得很厉害,很多人讲弹劾川普,很多左派阵营要弹劾他,如果一旦民主党真是拿到了多数,他会不会采取这方面的行动?他采取了这方面的行动,会不会影响到目前正在进行的美中的关系到2千亿的贸易逆差的谈判?都很有可能,所以很可能中共会做这个事情,它已经有了纪录它做过这个事情。

当然除了刚才讲的众议院,还有参议院,参议院现在共和党只有50个席位,独立的是2票,民主党是47票,所以是50对49,当然还有一票是空的,几乎没有什么优势。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万一真是在政坛上搞邮件门,再来一次这种东西,掀起一场政治风暴的话,很有可能影响到选举结果。所以他非常担心,在这个时候敲山震虎,告诉中共,告诉北京:盯着你了,别轻举妄动。这是有道理的。

唐靖远:我补充一点,说到动机问题,因为我们看到博尔顿不是点名提到了四个国家吗?俄罗斯、中国、伊朗和朝鲜,你会发现这四个国家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现在都在受着美国的制裁,而且这里面尤其是以中共受到的压力是最大的,因为中共现在在跟美国打贸易战,而且现在是明显处于下风,而且川普这边还在不断地施加压力。

那么贸易战我们都知道,其实从一开始发展到现在,我们都可以看出来贸易战它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局限在经济领域的一个问题了,它实质上已经引发了中共的内部的政治危机,甚至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引发了中共的统治危机。那么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的话,就是说中共我觉得它完全是有非常充足的动机,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它其实为了保它的政权,它完全是可以不择任何手段的,也就是说它可以有非常强烈的动机来通过这次,干预这一次美国的中期选举来获得一个喘息之机。

就像刚才蓝述先生提到的,因为美国有这样一个特殊的政治制度,如果川普总统所在的共和党在这次中期选举他们失去了多数党的席位,很可能在以后川普很多的政策的出台,在跟中共之间的贸易战,包括对其他几个国家的制裁的措施等等,很多方面可能都给川普带来一种掣肘的一个效应,这个对中共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的。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中共是有最强烈的一种动机在里面。

主持人:但是有这样一个问题,美国选举是每个选民一票一票自己填写的,中共怎么样去干扰呢?

唐靖远:其实中共干涉美国的大选,它们的方式和途径可以是很多的,而且它们也不是说从现在才有这种现象的,我们举个很简单的案例,在1996年的时候,那个时候美国还是克林顿政府,那个时候就发生过一起被称作为“中国门”的政治献金丑闻案。整个案子大概的过程就是在1996年的美国大选之前,就有中共的特工他们尝试从美国以外的地方对美国民主党的全国委员会,给他们进行捐献大笔的政治献金。

这件事情被踢爆以后,因为我们都知道美国的法律规定是除了美国公民之外的人和团体如果要捐献政治献金是违法的,是不允许的,所以这个事情被踢爆以后,相关的报导还显示出来这一笔政治献金的运作当时在华盛顿的中共驻美国的大使馆,还起了很大的作用,做了一些协调性的工作,就是很多的细节都被曝光出来。当然这件事情曝光以后,中共政府肯定自己是予以否认,它从来都是不承认的,这是很正常的一个现象,我们都可以理解。

但是这件事情,这个案子最后的结局是中共有17个人被定罪,以欺诈和输送亚洲基金来参与干预美国的选举这样的罪名来被定罪,而这17个人里面有相当多的人都是当时的克林顿总统和副总统戈尔两个人的很多关系密切的朋友等等。

也就是说我们引用这样一个案例说明,中共其实对美国选举政治干预并不是从现在开始的,1996年,那是20多年以前,那个时候中共在政治经济上的实力,包括它的国际地位,跟现在的中共其实是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的,20多年前那个时候中国远远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的实力,在那个时候他们都已经在有着手,而且有实质性的动作来干预美国的选举、干预美国的政治,更何况是在现在它们有了更多的金钱,有了更多的资源和人脉。

再比如说,还有一个例子,我们都知道,在纽约今年又有一个,纽约今年参加美国纽约州的第十一选区的参议员选举的有一个华裔,叫作刘醇逸,这个人可能在美国待着时间长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人,他曾经参加过这种竞选,甚至想要参加纽约市长的竞选,但是后来都失败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就是被曝光出来他有亲共的背景在里面。这个也是另外一个例子。

也就是说我们从这些例子都可以看出来,中共对美国选举、对美国政治的渗透和影响,它的手段和方式其实是非常多的,它除了采取利益输送,还有培植代理人等等这些方式,其实还有其它的,像更常见的,通过网络黑客的攻击,通过利益的收买,收买美国的智库、收买美国的媒体,或者收买美国一些专家、一些学者,通过他们来发出对中共有利的声音,同时也通过他们来影响美国选民投票的倾向。

至于说中共在美国政治、美国选举的介入这种程度究竟有多深?刚才蓝述先生提到一个例子,希拉里现在被曝光出来她的邮件已经很可能被中共的黑客被黑过了,而且造成重大的损失。这个例子我觉得就可以非常生动的说明中共对美国的渗透和影响它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我们都知道希拉里,按照新闻的报导,希拉里的邮件被黑的时候是她正在担任国务卿的那个时间,2010年到2012年那个时间段。那你就可以可想而知,中共可以针对美国在任、在职的国务卿,非常重要的官员这样一个位置去采取这样的动作。国务卿他主要是负责外交的,那么对美国来说,对美国的外交来说,中美关系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关系之一。

如果希拉里的邮件全部被中共的黑客都拿走了,那么换句话说,我们完全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至少在那段时间,中共对希拉里的底牌是一清二楚的。那么在中美关系之间的博弈过程之中的话,可以说中共就是占据了优势、占据了上风的。那么它必然会产生的一个结果就是导致中美关系之间发生的变化,而中美关系的变化它势必会影响到美国国内相当大数量一批选民的倾向。

所以从这些例子我们可以看出来,中共通过各种手段和方式,它对美国的渗透和影响其实是全方位的,它真的是在长时间的发起一场隐形的一场“超限战”,这个我觉得可以说是一个公开的事实。

主持人:蓝述先生,刚才您提到通俄门,一直调查川普团队的问题,那突然间转到中共它的黑客进入希拉里的电邮服务器。那您觉得这种转变,您怎么看待这个事?

蓝述:这是最新的调查结果,发现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间她所有的邮件,她在送出的时候都被顺手送到一家中国公司,在美国的中国公司。当然到现在为止,这家中国公司的名字叫什么,我们还不知道。

至于说它怎么会影响它?中共它这种以政府的控制为手段,然后强力的推行经济发展有关系。中美之间经济实力的对比,它会造成一些中美关系上很多微妙的变化。大家记得克林顿当年访问北京的时候,当时中国在全球它经济上的排名是第八位,美国是第一位。克林顿到北京去访问的时候,安排他到北京大学做了一次演讲。

到了小布什去访问的时候,那个时候双方已经很接近了,这时候小布什去了北京,他却没有在北京大学演讲。北京大学演讲,它是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地方,像国外著名的领袖安排他去讲,它是个姿态。小布什去北京的时候,就安排到清华大学演讲。这个微妙的改变跟中共手上的经济实力有关。换句话说,不让你到培养政治人物、培养律师、培养社会研究、社会科学这方面的高等院校去,安排你到这些培养工程师的地方去讲一讲。

到了奥巴马的时候去中国访问的时候,那个时候中共已经超过日本,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所以奥巴马就很委屈了,到上海随便找了个社区,找个礼堂性的东西,跟居民交流交流,那些居民也是特意安排的,里面也有一些口齿伶俐的大学生,大概是这么个情况。到了川普总统去北京访问的时候,讲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吃顿饭,招待得好好的,有点像皇宫待遇,吃顿饭,也就算了。

所以你从整个的美国总统他到了北京去访问的时候待遇的变化,到哪去讲话,它是随着中共的实力的增长,它实力越增长基本上就忘记了当初韬光养晦的这一套策略,这套手法它不做了。现在是“2025中国制造”,《厉害了,我的国》,这些都出来了,它基本上什么都敢干了,到海外各种各样、搞黑客,这些事情它全出来了,胆子越来越大。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又碰到这么一个非常敏感的美国两党态势又如此接近,稍微有一点变化很可能影响到整个美国国内政治局势的一场大选的到来,所以在这个时候,这个东西就特别的敏感。所以你看川普又出推特,然后博尔顿又出来专门讲话,敲山镇虎,北京,盯着你了,不要乱动。

主持人:靖远,有一个事我觉得挺奇怪,如果按照正常的说法,希拉里,现在叫“通共门”,在通共门的事件中,希拉里是一个受害者。通俄门也好、通共门也好,她都是受害者。现在川普和美方爆出这个消息,中共黑进她的私人电邮的话,按照一般常理来推算,这个希拉里在这个时候应该有所表态,但是她现在什么反应都没有,您怎么看待她现在这种状态?

唐靖远:我觉得希拉里她到目前为止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观察她。第一个,希拉里她现在不做任何回应,客观上来说,对她现在所处的处境可以说是最有利的。为什么呢?我们知道希拉里的邮件门已经在此之前已经被美国的司法部门调查过两次了,两次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都是对她不起诉。但是我们知道从已经曝光出来的很多事实已经证明希拉里使用私人的服务器来处理政府邮件,这个行为本身它肯定是违规的,甚至可以说是违法的,甚至是很严重的。这个本身对希拉里是非常不利的一个事实,她是无法去否认的。

所以我觉得她现在又再次可以说是第三次邮件门又被曝光,被放到媒体聚焦点之下,我觉得她在这个时候选择不说话,她的目的可能是想通过自己的不表态呢,同时我们看见美国的主流媒体,我们知道多数的主流媒体它都是反川普的,这个倾向性是非常明显的,那么在这个时候,很多的媒体选择了对希拉里的,可以说是一个丑闻,选择视而不见,基本上也不报导,或者它即使是报导都是非常低调的,就是它们都不愿意去炒作这个事情。

而在此之前我们知道希拉里她两次调查为什么都没有被定罪,都没有对她进行起诉呢?这背后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我个人看来,应该是美国的司法部门对希拉里有一个偏袒的行为,导致她最终没有被起诉。

一个最顶典型的例子,前FBI局长柯米,我们知道柯米其实当初在对邮件门做出了一个调查之后,最后要得出一个结论写这个报告,他在起草报告、起草声明的时候,他最初使用了一个词叫做“严重疏忽”,用了这样一个词。但是在后来一个月以后,他再次起草这一份报告把它给发布出来的时候,他把这个词就变成了一个“非常粗心”。

我们知道在这个英文里面“严重疏忽”这个词的定性,它在美国的司法体系中,他是有可能要负担刑事责任的,就是他可能要被判刑、或者是被罚款。而“非常粗心”,一般来说它就不会涉及到刑事处罚的问题。也就是说柯米的修改,当然后来柯米他自己被迫去出席了一个听证会,对这个行为做出一个说明,他为什么要修改这个定性,因为这个定性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定性。

但是从客观上由于美国司法部门对希拉里采取了一种比较偏袒的一种行为,最后导致希拉里她没有能够受到起诉。希拉里在这种时候采取了这种不回应的方式,实质上就是通过和媒体达成了一种默契,达成了一种配合,然后让这件事情迅速的从舆论的焦点中逃离开,逃离公众的视野,尽快的让这件事情平息下去、低调下去,我觉得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就是,为什么她不回应呢?我觉得从邮件门这件事情本身,她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回应的。就是希拉里电邮门最核心的一个问题是她违规的行为,她可能危害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这个违规的行为是因为她使用私人服务器来收发政府的邮件,而且时间非常长。而且这件事情被曝光以后,她自己删除了非常多的,数量达3万多封的邮件。她把这些邮件全都删除以后才把相关的这些情况交给司法部门进行调查。

这样一来必然会带给公众造成一个非常巨大的问号,就是邮件门,你删除的这些邮件究竟涉及到了什么问题?这究竟是属于你自己的私人邮件呢,还是可能涉及到了更多的不能被曝光的黑幕呢?这个至少在目前为止是很难说清楚的一件事情。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因为美国是一个以法治国的国家,它是法治国家,所以对于希拉里,至少我们从信息的表面上看,邮件被黑客黑了,究竟是中共的特工呢,还是属于俄罗斯的特工呢,还是说二者都有呢?这个结论应该是由司法部门最终去做出这个结论的,去做出这个决断。希拉里本人她无法对这件事情来进行一个辩白,你要让她来说,她可能也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我觉得最主要是这样的原因。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有在线的观众朋友给我们留言,问题是这样:针对川普总统的通俄门调查,从来没有设立特别检查专员,使用特别调查权专项款项等调查了多年而未果,请问查不到通俄,有人要担责与问责吗?蓝述先生,我不知道您怎么来回应观众朋友的这个问题。

蓝述:我觉得川普总统在这一件事情上,他可以说是非常的大肚。至于说最后调查了,因为他现在行使的调查权也都是在他的职权之内,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他也有这个觉悟,你要调查,那他也没办法。所以说,他最后调查不出来,我想也就不了了之了。

关键的问题是,一个是刚才讲的,我补充一下,希拉里她为什么对这个事情,邮件的调查结果,她不做出反应?美国司法里面还有一个,证实他有罪之前,他都是无罪的,而且现在还没有提出正式的起诉,没有正式提出起诉之前,她如果出来辩的话,越描越黑了嘛,对不对?

至于说调查最后如果真是不了了之,那也只能说川普总统受了一场委屈,对吧?下面这些司法机构的调查人员,在具体的每一个法律程序上面,他只要不违反他该做的事情,不超越他的职权,你就不能说他是有罪了。

当然观众这个问题我看问的他也是有点情绪了,他觉得川普总统他受了委屈,特别是从中国来的人,你说中共最高领导人,你说如果真是调查来调查去,调查不出结果来,可能真的有人担责任。在美国民主国家,它整个司法系统它就是设置来为制约总统、制约各个部门,各个部门互相之间有这种制约的职能在里面,所以他每一步只要不超出他的职权范围,他应该不会有最后担责的风险。

主持人:靖远,还有一个问题,现在美方已经指控中方的黑客入侵希拉里的私人电邮服务器,现在中共它的反应比较奇怪,它说美方的指控没有什么新意,您怎么来看待中共的这种回应?

唐靖远:我觉得其实中共它对这个进行否认,可以说是一个必然的,因为川普的指控,包括博尔顿的指控,可以说性质是比较严重的,不管是对希拉里本人涉及到她的责任问题,如果说将来真的通过司法部门,因为川普不是在呼吁吗?呼吁司法部门要继续介入,对这个继续进行调查,对希拉里本人来说,可以说性质是比较严重的。

对中共政权来说,我觉得这种指控也可以说是性质比较严重的,为什么呢?因为如果说这件事情一旦被做实了,这件事情如果真的继续调查下去,把确凿的证据给曝光出来的话,它会造成一个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说明中共在直接的以这种黑客入侵的方式在干涉美国的内政。

而我们都知道中共一向都在用“不能干涉他国的内政”作为一个借口,每当中共干出了侵犯人权的事情、或是干了什么坏事情,遭到国际舆论的谴责和责备的时候,它都是用这个来作为挡箭牌的。反过来,你中共自己作为一个号称是一个大国,还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共现在这些年也积极的用尽了各种方式,花了很多钱,在国际上去营造它的所谓和平崛起的负责任的大国的形象。其实你私下里干的事情却是不断地在干涉他国的内政。

而且你干涉的,从这个案子可以看出来你干涉的是第一强国,是美国的内政。你对第一强国你都敢这么做,那么对其它的这些国家可以说就不在话下了,这个是很简单的逻辑,对吧?如果这件事情被做实,我觉得它必然会对中共的苦心营造的国际形象会造成一个沉重的打击。

主持人:蓝述先生,最后一个问题。像这种中共干预美国的选举,另外现在美国指控中共入侵前任国务卿、在任国务卿的时候,她的私人电邮控制器,像这种情况,您觉得在美中贸易战打得非常激烈的时候,对两国关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蓝述:应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这个贸易战它主要针对的不是这个问题,它在这个时候把这个东西爆出来,主要是因为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有可能改变两党之间的政治态势,政治实力的对比,从而影响到今后的两党之间在美国国内的政治上的角力,两党之间态势的改变有可能对今后的中美贸易谈判产生影响,主要是因为这个敏感。

至于说中美之间的贸易,它的最终的,从美国这一方面来讲,它是要实践,它不是一个贸易平衡本身的问题,它是川普总统在实践让美国从新强大的诺言,而美国是一个民富国强的这么一个国家,怎么样才能富起来?就是要让工作机会回到美国。所以说这个东西,这个底线不会改。工作机会回到美国,中产阶级找到工作,美国才会强大起来,这个东西不改,中美之间贸易基本上不会受到其它邮件等等这些东西的影响。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两位嘉宾的精彩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知道还有观众朋友给我们留言,因为时间关系不能再读了,观众朋友,再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