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富贵从何而来?(二)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9月02日讯】上天是根据什么来定一个人的富贵福禄呢?首先,有相当一部分人的富贵命,他(她)们的前世,或前多世是修炼人,因为修炼积了德,但又未能圆满;或副元神修圆满了,但主元神还得再轮回转世为人,因此将德带到人世间,转化成人间的福禄,就成了富贵福禄的命了。

严我斯(1629-1700),字就思,号存庵,归安(今浙江湖州市)人。康熙三年(1664年)补殿试获一甲第一名(状元),官至礼部侍郎。

严我斯年轻时曾在仪风桥畔教私塾。有天晚上,天快亮时听到桥上有洒水扫地的声音。又听到有人问:“是什么神要经过?打扫这么认真!”打扫的人回答道:“明天夜里五更时分,八仙要从这里过。”严我斯暗暗记住这话。

次日深夜人们都沉睡后,他便悄悄来到桥上等著。当时正是秋末,天上一轮皓月,照得桥上一片银白;四周静寂,凉气侵肤。等久了,不觉困倦起来,就靠在栏杆上打瞌睡。

朦胧中严我斯忽然听到有人说话,他急忙睁开眼睛,只见一帮乞丐成群结队而过,一个个又脏又丑、醉态可憎。最后一个是跛子,挑着担子像个皮匠。严我斯暗中一数,正好是八人,赶快上前打招呼。

前面七个已经过去了,只有跛足皮匠拐拐颠颠落在后面。严我斯顾不得许多,抱住皮匠一只脚,跪着求道:“请大仙指点迷津!”那跛子说:“我做个缝皮的手艺人,连自己都养不活,特地跟着一群乞丐聊博一醉。你打的什么怪主意,竟把我当成仙人?”不管他怎么解释,严我斯死死缠住不放他走。

跛子无奈,便打开担子后面的一只桶让严看。他探头一瞄,只见桶里一片汪洋如同大海,里面巨浪掀天,鱼龙出没,正惊诧间,跛子挑起担子,用力一推说:“真是个严牛哇!”一眨眼,人与担子都不见了。

康熙甲辰年(1664),严我斯状元及第,后累官至礼部左侍郎。有一天康熙帝召他咨询良久,他的身体魁伟,拜拜起起都有点吃力。康熙命令太监们搀扶着他,笑着说:“真是个严牛哇!”严我斯记起了跛仙也说过这句话,明白自己的官只能做到这里为止,往后会有风浪,就请求退职归田。当时他59岁,在家乡拿了10多年俸禄才去世。

严公去世前几天,梦中到了一个大丛林里,见到自己的座师、房师及同年、同僚若干人,都是方袍圆领,盘腿端坐在一个屋子里,大吃一惊,便问旁边的人:“这是何处?”那人说:“你忘了本来面目吗?再想想看。”

严公低头沉思片刻,忽然回忆起前生也在这个地方,曾有一双棕鞋晒在后院,赶快跑过去一看,太阳刚偏西,鞋刚刚晒干,满院的菊花就要开了。醒来之后,严公作绝笔诗曰:“嵩山道侣来相约,笑指黄花犹未开。”(见《埋忧集》、《前徽录》)

从这篇记载中可看到,严我斯和他的座师、房师及同年、同僚等若干人,前生都是彼此认识的嵩山道侣,此世转生为康熙皇帝当朝廷命官来了,当然都是富贵福禄的命了。

现再看一例:金德瑛(1701—1762),字汝白,号桧门、慕斋,仁和(今浙江杭州市)人。乾隆元年(1736)中进士,高宗亲自由第六拔置第一,官至礼部左侍郎,左都御史。

乾隆元年(736)四月殿试时,王士俊为兵部右侍郎,担任丙辰科(即乾隆元年)殿试渎卷官。夜里梦见文昌帝君抱着一位短须道士递给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呢?百思不得其解。后来胪唱时,金状元德瑛一亮相,正与梦中的道士一模一样,他又恰出于王士俊的门下。(见《子不语》)

可见,状元金德瑛,前世也是修炼人,一位短须道士,是由文昌帝君在天上就定他为转世后的状元。

由上面多例可看到,要想得到一个富贵福禄的命,就必须先有德做基础,因为德是决定人世间一切福禄的来源。而修炼人因为修炼积了德,将德带到人间就成了福报,这就是富贵命的来源了。

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人类是由猴子进化而来的,实在是对人类最大的侮辱,误导了几代人类的发展。从达尔文时代开始,人类文明自以为是进步了,其实是向后倒退,导致无神论猖獗。不认人有前生、后世,做事胆大妄为,不顾因果,不怕报应,不讲道德,对自己的生命完全不负责任,认为人死后一了百了,于是趁活着时为所欲为,是今天人类道德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

上述之例,不只是传说、故事或教化,许多人都以为是编出来,说故事而已。而是真实存在于另外空间的现象。现在科学已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达尔文的进化过程是不成立的(见《达尔文的黑匣子》一书)。

如能再进一步突破人类生存的空间,看到另一个空间的整体真相时,人们就会晃然大悟:原来中国历史上五千多年来所记载的这些事情,曾被现代人认为是封建迷信,愚昧落后,荒诞不经,品格低下,有失儒家风范等的东西,原来全都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待续)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