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真实故事 天上来的女儿

这是发生在河北省深州市的一个真实故事

珍珍(化名)来到这个世界上,活了二十四岁匆匆就走了,整整二十四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她出生后,基本是一个全瘫,有脚不能走路,有手不能拿东西,吃喝拉撒全靠别人伺候。十几岁时才学会了用臀部在地上慢慢挪动。说话勉强能听懂。生下她十个月时,当发现孩子发音不正常,就开始了寻医问药。小医院查不出病因,到大医院一查才确诊为先天发音不全,因没钱医治,只好养在家里靠人照顾。

父母需要工作养家,就托姥姥喂养照顾。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她去世前两个月,说出了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话,以下是她说的一些有关她的一些事情:

“我来在这个世上是因为自己在天上误伤了人命才被打下来的。我在天上也有个家,有父亲、母亲,上面三个姐姐,我排行老四,叫崔玉兰,我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叫卫卫。把我打下来后,家里人就一直在找我,现在总算找到我了,知道我在人间受罪,也知道了我被打下来的原因,就想办法搭救我,让我回去。

从他们找到我那一天开始,我白天在人间这个家,晚上就去天上那个家,他们对我都非常热情,心疼我,为我受这么多年人间罪而难过。给我好多好吃的,都是人间没有的,单说葡萄,天上比地上的个头又大又甜。自己去天上那个家大多都是菩萨的丫鬟带着鹤或老虎让我骑着去的。时间长了他们教我练武,并夸我学得快,练得好。我参加过一次比武,还得了一个第二名。别看我在人间是个瘫子,手脚都不会动,在天上胳膊、腿都是好好的。他们还都说我长得漂亮呢!”说到这,珍珍咧著嘴直笑。

有一天,珍珍望着天线杆傻乐,我问她,看什么哪?她说来了两个丫鬟又来接她了。我什么也看不见。又过了几天,她自己慢慢挪到阳台的东头,仰望着,一边笑一边用脚像要抓东西似的,并叫我去看,她说:“在我头顶上空飞舞的都是钱,就是抓不着”。她还说了很多很多,这些话别人听了都不相信。

可是后来的一些事情就不由人不相信了。首先说在二十多天的一段时间里,前后七八次在我们家院里捡到钱,有十元的,有五元的,前后共计110元。地点有时在阳台的一头;有时在院的一角;有时在大门里;有时在大门外。就说大门外那一次,她从没有去过大门外,也许是鬼使神差吧!那一天她去大门外,偏偏就在门框外面看到一张十元的钱,用脚丫夹了回来。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分析可能是串门人不小心丢下的。可是大门里边那一次二十元钱是放在砖堆缝里边的,如果是串门人丢的,不可能掉在砖缝里呀!有人可能会说,是她自己做的假象吧!那是绝对不会的,她是一个残疾人,我们从来没有给过她钱。

还有一次,前一天她边笑边告诉我:“明天菩萨要给我送钱来。”我没理她。第二天中午,人们正在午睡时,她和姥姥在屋里同时听“啪”一声,像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低头一看,是一张十元的人民币,随即把我叫了去,我把钱拾起来,票面有点发潮,我亲眼目睹了这一情况,当时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觉得太玄了,太神了。

有一次,一天早上我发现她被化了妆,脸上涂脂抹粉,连两道眉毛都瞄了,还涂了红嘴唇。我问她是怎么回事,谁给画的。她说:“昨天晚上参加比武,是丫鬟给我化的。”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一个连吃饭都需要别人喂的残疾人,她怎么能自己化得了妆?而且化的如此好,再说我们家里也从没有人买过化妆品,真是不由你不相信。

还有一件事,因为经常停电,各家各户都备有蜡烛,我没有给她买插蜡的蜡盘,她却不声不响的自制了两个,底面是罐头瓶盖儿,上面是泥土。就说这土,非常坚硬。她去不了大门外,我家院子里又没有这样的土,问她哪来的,她光笑不答,问谁给她做的,她也说是丫鬟给她做的,这东西至今我还保留着一个。后来让开了天目的人看,人家一看就很惊讶的问,这东西是哪来的。当告知详情后,对方说这土不是我们这个空间的,是另外空间的。

女儿的故事就讲到这,讲这些的目地是要说明神是真实存在的,善恶有报是真实存在的。

——转自《看中国》

(责任编辑:李凤)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