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宁:非洲后再撒币委内瑞拉 北京有何考虑?

北京时间:2018-09-18 8:08 上午

北京最高领导人在刚刚落幕的中非论坛上,宣布将以政府援助、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融资方式再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支持,引起一片舆论大哗而尚未平息之际,又传出北京将向出现严重经济危机的委内瑞拉大撒币。

9月14日,习近平会晤了前来访问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李克强、栗战书也分别与其会见,身为国家副主席的王岐山还会见了到访的委内瑞拉副总统。委内瑞拉总统副总统同时访问中国,足见其对此次访问的重视,而北京高规格的接待,亦表明中方同样看重此次访问。

就在马杜罗访华前,西方媒体报道指他是来向北京要钱的,据说要50亿美元。而彭博社7月4日曾报道,委内瑞拉财政部长塞尔帕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的高层会晤后称,该国从中国国开行获得了超过2.5亿美元的直接投资资金,用于增加委其国家石油公司(PDVSA)的石油产量。此前华尔街见闻也曾披露,PDVSA表示,未来几个月内,委内瑞拉将从中国获得100亿美元贷款,一半作为双边融资协议的一部分,另一半用于委内瑞拉的石油工程项目。

显然,在马杜罗访华前,北京与委内瑞拉就已经做好了一些铺垫,马杜罗率副总统等一干要员到访北京,除了要感谢北京的慷慨外,还期待着带回另外的礼包。大概是为了防止民间舆论对于中共大撒币的再次抨击,此次北京对于给了马杜罗多少美元并不见诸领导人的讲话和媒体,但可以肯定的说,北京大撒币是既定事实。

北京为何要援助经济崩溃,货币严重贬值,大批民众外逃的委内瑞拉呢?要知道,2016年,北京高层业已做出了放弃委内瑞拉的决定。彼时的报道称,中委两国官员会面后,一名中方官员表示:“双方达成共识不再继续投入新的资金……中方领导层传达的信息非常明确:随他们去吧。”

当年为何要放弃?大纪元的报导《中共在委内瑞拉数百亿打水漂的内幕》透露,由于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一向以毛为偶像且反美,因此与中共关系发展迅速,十几年间,中共就已经成为委内瑞拉第二大合作伙伴,委内瑞拉也成为中国第七大石油进口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委内瑞拉在全球金融市场和开发性金融的参与活动被大幅切断,查韦斯遂利用中国国家贷款继续推行其已不可持续的经济政策,即“石油换贷款”。除此而外,委内瑞拉还请中方上马一批不具现实需要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而项目款皆有中共国开行贷款担保。

据《金融时报》统计,2002至2016年的十五年间,中国累计为委内瑞拉提供约1,250亿美元贷款。中国成为委内瑞拉重要的海外经济生命线,不仅提供用石油做担保的贷款,并通过其它合同和投资进行交易。

不仅如此,在中共的宣传下,大批中资企业(国企以及私企)纷纷投资委内瑞拉。根据中共商务部的数据,从2012年开始,委内瑞拉成为拉美国家中接收中国投资最多的国家,达20.43亿美元,上一年只有5.01亿美元。

然而,查韦斯搞的社会主义“大锅饭”使委内瑞拉经济、社会都出现了严重问题,政治腐败,社会两极分化严重,“懒汉”越来越多,通货膨胀难以遏制。查韦斯死后,委内瑞拉在马杜罗的统治下进一步走向独裁,经济近乎崩溃,国内外企业都受到沉重打击。北京当局、国开行、中资石油公司以及诸多民企均蒙受了重大的损失。

有消息称,委内瑞拉欠中方贷款为200亿美元。加之中国民营企业的损失,中方在委内瑞拉累计的1,250亿美元投资打了水漂。而委内瑞拉石油也由于石油工人离职等原因没能输入中国,难以完成“石油换贷款”协议。至于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驳斥”委内瑞拉“坏帐”的说法,不过是御用文人为当局投钱开脱罢了。

也正是因为借出的钱打了水漂,企业损失惨重,才有了2016年北京高层“随他们去”的命令。此后,中共对于与其在经济和外交上的合作也基本停止,大陆媒体或宣传中也鲜有跟踪和报导委内瑞拉的困境。

差不多两年后,北京却再次变脸,实在是因为时势所迫。习近平在与马杜罗的会晤中称, “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看待和发展中委关系。当今世界不稳定、不确定性增多。面对新形势新挑战,中委要协力增进友好互信,创新推进互利合作”。换言之,加强与委内瑞拉的关系是出于战略和长远角度出发,是因为面临着“新形势新挑战”。

北京当前面临着最大的新形势新挑战正是来自美国,美国川普政府不仅在贸易上对其进行极限施压,而且在政治、军事、科技、网络安全、人权等方面也开始了对中共的防范,北京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局。怎么办?

既不愿意如美国所愿改变自身经济结构,在贸易问题上妥协,又没有能力和实力与美国较量的北京当局,已然看到贸易战正在对中国经济造成巨大的伤害。是以除了以拖延战术、降低嗓门应对美国外,还在世界范围寻找盟友或伙伴。在寻求欧盟、日本等西方国家的支持,加强与朝鲜的传统友谊的同时,北京也将目光转向了非洲,转向了伊朗,转向了委内瑞拉。因为后两者不仅反美,而且都正在被美国制裁。也就是说,“敌人”的敌人,就是北京的“朋友”。

显然,促使北京又一次提供给委内瑞拉援助的动因正是来自美国的施压。一方面,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可以填补未来如果无法从伊朗进口石油的缺口。另一方面,帮助委内瑞拉发展经济,也可以让马杜罗继续在美国的后方反美,掣肘川普。

北京是否可以得偿所愿,将取决于自身给其输血到什么程度以及委内瑞拉的国内局势。没有人可以保证,北京新的投资不会肉包子打狗,而北京当局的选择或许有一天会被证明是打错了算盘。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