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人民公敌》被叫停与反骨乐队改名

最近几天,大陆艺坛接连发生了两桩引人关注的荒诞事!

一桩是挪威剧作家易卜生百年前的名作《人民公敌》原计划在南京的两场演出被突然叫停。

事情是这样的:9月6日至8日,由德国柏林绍宾纳剧团带来的《人民公敌》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公演大获好评。按计划,该剧将于9月13日和14日在南京江苏大剧院再演两场。谁知,正当南京的话剧迷对即将到来的演出翘首以盼的时候,江苏大剧院却于9月10突然宣布“因舞台技术原因”取消演出计划。尽管剧团方面得知消息后表示愿意在缺乏舞台技术支援的情况下演出,剧院方仍称做不到,说这是官方给出的说法。

如果说一部百年前的剧作在当今中国被取消演出是件荒谬的事,那么大陆反骨乐队被迫改名就更荒谬离奇了。

9月13日,该乐队吉他手九洲透过微信宣布,因为“不可抗拒因素”,乐团名称临时改为“正骨”,希望大家理解。他并把巡演海报的“反”字用一张猫图遮住,称“有关部门不让出现‘反’字”。

中央社14日报导称,目前正在进行巡回演唱的反骨乐团,疑似申请巡演的批文未获通过,在当局的要求下,临时将乐队名称改为“正骨”,本周末才得以继续在上海、苏州演出。

看罢以上新闻,我想人们恐怕第一时间都会冒出一个疑问:为什么要叫停《人民公敌》和逼迫反骨乐队改名?

《人民公敌》是易卜生于1882年创作的名剧,讲述一名医生发现环境污染,决定将真相刊登在报纸上,但过程中却遭到自己的弟弟、市政府、记者与出版商的百般阻扰。邵宾纳剧院演出的该剧有一个显著的亮点,就是增加了浸入式体验,即在医生召开公民大会的那一幕打开观众区的灯,让演员进入观众席,邀请观众表明自己是否支持斯托克曼医生将水源污染的真相公诸于世。本来,这样做的意图是想让部分观众作为体制的维护者和医生展开辩论,谁知在9月6日的北京首场演出时现场情形竟然是全体表达意见的观众一边倒地倒向了医生。据悉,当时观众纷纷向台上演员高喊“我们希望有言论自由”、“中国的媒体也不讲真话”、“我们政府一样不负责任”,甚至有观众说“这里也有人被消灭”,这种劲爆的场面持续长达15分钟。结果,首演结束当晚,国家大剧院官员便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剧团删掉所有演员与观众的对话。,为了能顺利进行接下来的两场演出,剧团不得不同意对剧中的互动环节进行修改,最终在院方的压力下甚至取消了这个环节。

我想,了解了这个背景之后大家对《人民公敌》为何被叫停就不难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像一位观众说的,“一百年前的这出戏,我却看到了今天的中国。”不难想像,在官民矛盾空前尖锐的当下,《人民公敌》这样的戏势必引爆中国观众对现实的不满和愤怒,事实上在北京的公演中这种不满和愤怒已经被引爆了,而在南京的演出中它们很可能被再次引爆,中共能不害怕吗!

同样,为什么要让反骨乐队改名?不就是担心这个名字会鼓动人们造反吗!

众所周知,反骨一词跟《三国演义》里的魏延是连在一块的。该书第五十三回“关云长义释黄汉升,孙仲谋大战张文远”写关羽取长沙时,因黄忠没有用百步穿杨之箭射杀他,被太守韩玄推下问斩。正在这当紧时刻,账外闪进一将,手起刀落斩杀韩玄救了老将黄忠。这人乃是军阀割据时的蜀汉名将魏延。然而,当关羽引魏归来时,孔明却“喝令刀斧手推下斩之”。刘备问何故,孔明说:“吾观魏延脑后有反骨……故而斩之。以绝祸根。”玄德曰:“若斩此人,恐降者人人自危。望军师恕之。”孔明指魏延曰:“吾今饶汝性命。汝可尽忠报主,勿生异心,若生异心,我好歹取汝首级。”魏延喏喏连声而退。魏延保住了性命,却再没有被大用过。直到诸葛亮死后,魏延果然反了,马岱受军师遗命于军前斩之。

可见,反骨通常意味着有异心和可能会造反的意思。至于反骨乐队取这个名字,是不是包含了这层意思,是不是在用这种方式表明对中共的态度?我不了解情况,不好说。但这名字中共听了肯定觉的刺耳和害怕,我想这是完全在意料之中的。

想来实在可笑,中共自诩“四个自信”,貌似很强大,可如今居然连一部一百年前的戏都噤若寒蝉,甚至连一个乐队的名字里有个“反”字都非要逼人家拿掉,这说明什么?说明它恰恰没有任何自信,丝毫也不强大,已经虚弱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

还有一点,我想无论是《人民公敌》被叫停还是反骨乐队被逼改名都告诉我们:中国人民的公敌不是别人,正是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为所欲为的中共!一部剧想叫停就叫停,一个乐队的名字想改就逼着人家改,试问如此蛮横霸道为所欲为的政权,不是人民公敌还有谁是?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