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前数千老兵聚北京维权 当局压力山大(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9月21日讯】本周四中国大陆数千退役专业老兵聚集在位于北京的“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前维权,抗议该部门不作为。“军人事务部”则再次通过威逼加哄骗的惯用伎俩让聚集的老兵暂时散去,却始终没有给出明确解决方案。中共建政的“十一”纪念日将至,外界预估届时聚集在北京的老兵恐会再掀抗议风暴。

中国大陆近年来频频爆发退役专业老兵为争取较好待遇而进行群体维权的事件,但当局屡屡采取“拖延战术”,给出一些口头承诺欺骗老兵,却又长期得不到落实兑现。

当地时间9月19日中国各省市的维权老兵代表前往位于北京朝阳区北苑的“中国退役军人事务部”,要求该部督促地方政府按照相关政策,归还复转军人的编制身份和待遇。不料“军人事务部”仍然将责任推给地方政府,要求老兵们回到各自所在的地方上去寻求解决。

维权老兵代表与“军人事务部”的谈判失败后, 9月20日有数千退转老兵聚集到北京的“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前抗议该部门“不作为”。他们高喊“我们要生存权”等口号,集体唱着“团结就是力量”等军旅歌曲,要求退役军人事务部的负责人出面谈判。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北京警方出动了大批警力到场警戒。这些警员进入到维权人士队伍中组成人墙,分隔维权老兵群体并贴身控制。

期间,维权老兵代表紧急要求警察退到外围,以防发生冲突;但北京朝阳公安局的一位大队长在现场喊话,要求维权老兵配合警方“依法维权”。

另据《美国之音》的报导,一些维权老兵佩戴红袖标组成了临时纠察队,自发维持现场秩序并驱赶那些前来“维稳”的外地截访人员。报导称,“这一举动在中国退伍军人中前所未见”。

此外,河南郑州92岁的“抗战老兵”尚庆林,这次也身穿挂满“军功章”的旧军装到退役军人事务部大门外声援。有消息指尚庆林也是上访多年,至今他的诉求也没有得到解决。

“军人事务部”则仍然沿用了一贯的推诿招数,仅派出低层官员出面,声称该部将搭建“解决平台”,先后有数名维权老兵代表获准进入“军人事务部”陈述维权诉求,但该部的部长孙绍聘及其他高层官员并未现身,也未给出明确的解决方案。

当天下午4时左右,北京久敬庄访民中心与维权老兵所在省市的公安部门、截访部门数百人进入抗议现场,他们连威胁带哄骗逼着维权老兵们撤离。随后之后参与维权的老兵们陆续离开,但因问题并未真正得到解决。

据《自由亚洲电台》披露,周四这天,除“退投军人事务部”聚集的数千老兵外,同一天在国家信访局、久敬庄访问中心、纪委信访局等各处都有老兵聚集,总人数有可能超过万人。
外界估计在即将到来的中共“十一节”期间,更大的复员退转老兵的“抗议风暴”还会再次发生。

辽宁维权老兵阚春雷事后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时表示,中共军队主管部门和政府,这次派出大批警员将维权老兵分割维稳。今次维权依然未见希望,他本人认为中国政府已无意解决数百万退转军人的安置问题。

阚春雷说:“没有什么结果,各个区的截访(人员)都到了、各个击破,要给我们转场到久敬庄(访民中心),后来有些人妥协了跟他们走了。有一部分留在那儿了接着再维权。‘军人事务部’没有诚意,拿我们当球踢,很多退伍老兵相信这个政府能给我们解决,其实它是不可能给我们解决的,我们还得坚持。”

被辽宁盘锦市中石油辽河石油运输公司非法清退的维权老兵赵广军则直言:“这个‘(军人)事务部’说白了就是第二信访局,就是忽悠老百姓的地方,它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没有一个部门有作为,能压就压;各个地方能拖一天算一天、能骗一天算一天,有很多老兵幻想出来一个明君、出来一个清官给大家解决问题,这已经不可能了。”

据了解,北京今年3月份宣布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该部门挂牌办公已半年,几乎每天都有各地老兵和维稳截访人员在周边聚集,但维权老兵们纷纷反映该部门毫无作为,将大部分遭遇企业改制、下岗、失业的维权军人挡于门外。而今年上半年,河南漯河、江苏镇江、四川成都等地,接连有涉军维权群体事件发生。

相关视频: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秦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