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灯丛话》(19)当官不为民做主 惨遭报应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9月25日讯】《秋灯丛话》作者是清代的王缄先生,字凝斋。先生因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为官清廉有惠政,民称之为贤父母。先生在闲暇之时,奋笔不辍。凡目之所见,耳之所闻,有所裨益则编之于卷,积久成书。旨在劝善去恶,所记者皆实有其事,确有其人。甚得纪晓岚等当世名士赏识。

王缄所著《秋灯丛话》共十八卷,当代的轶闻遗事多所摄录。现编译其中部分故事,以飨读者。

六十六、当官不为民做主 惨遭报应 


永嘉有村民媳妇某氏每天都去邻村的佐纺绩。两村相距数里,中午去傍晚回来。必派人伴送,或者其丈夫往迎,习以为常。

一天丈夫去别的地方,赶上娘家亲戚来,留餐。等亲戚走了,天要黑了。媳妇还要去,婆婆不让去,不听。到中途的时候,遇到营卒三人,看见妇人独行,抱到幽谷里奸污了。

妇人呼号而归,哭着告诉了婆婆。婆婆安慰她,令等到丈夫回来告上官府。而妇人到半夜就已经起来自缢了。第二天丈夫回来知道原因,写了营卒的名字,到县里告状。

县令和姓刘的幕友商量。刘对他说:“妇人死了没有证据,不为他办理。”而丈夫屡控不已,县令嫌烦而生气,叱责后把他撵走了。丈夫想到媳妇被污辱,自己又受羞辱,就投水而死。他的母亲悲痛儿子和媳妇都遭遇无辜,也自尽了。

没过多久,县令暴死,刘的妻子不久也病死了。刘很有钱,三个儿子也结婚了。母亲死了以后,彼此不相让。刘于是把财产分给各个儿子。三个儿子到乡里收租,过湖的时候狂风顿起,都淹死了,没有一个幸存。刘惊惨而死,奴仆也星散了。儿媳妇也不安分,家道衰落了。后来营卒也被雷击死。

六十七、二格附魂鸣冤 


北京有园户常宁,因事送到衙署里质对审问。

官员审问,他闭目不答,像痴呆了一样。一会儿哭着说:“我是海淀的童子二格,以卖擦糕为业。某年月日被常宁引诱我到大河庄西南柳树下,强行奸污。我不从,于是被勒死,弃尸在禾田里,含冤十多年了。”官员知道是鬼魂附体,反过来问他说:“你果真有冤情,为什么推迟了这么多年才控诉?”鬼魂说:“数年来他阳气正盛,不敢上前。现在获罪被拘,神气沮丧,所以能够附体以控告。”说完就倒下了。

常宁醒来审问他,则狡辩不承认。于是行查司坊,果然有这个案子,年月日都符合。因为凶手没有缉拿到,悬案至今。拿着文件让常宁看,才慑服。案子定下,隶卒拉着常宁下去。常宁忽然在台阶前高唱“卖豆擦糕”三次。隶卒呵斥。他说:“沉冤已伸,不自觉故态萌生。”原来是鬼又附身以自鸣得意。

这是乾隆十六年的事情,见邸抄。

六十八、三牛触尸 


平原的董某任职威县的时候,代理掌管邯郸。一名客商死在路上。检验时突然有三头牛跑到尸体旁边旋绕抵触,鞭打也不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于是到村里考核人户,看见一个人黑而且上身弯曲,鹰目虎唇。询问后得知此人姓吴名三牛,以赶车为业。董某恍然明白,叱责他说:“道路中的死者,莫非是因你谋财而亡?”吴三牛两腿颤抖服罪,于是置之于法。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