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唐浩:中国未列入汇率操纵国 背后有何深因?

北京时间:2018-10-20 8:08 上午

美中贸易交火,热战正酣之际,美方“汇率操纵国”名单放榜,中方松了一口气。

美国财政部10月17日公布众所瞩目的《美国主要贸易伙伴外汇政策报告》,中国并未被列入“汇率操纵国”,但中国与日本、韩国、印度、德国、瑞士继续留在“观察名单”。

川普从选前就严厉批评中共操纵货币汇率,原本外界预期,川普很可能会在这次报告里把中方列为“汇率操纵国”,一来兑现他的竞选承诺,二来也对中共发动新一轮的制裁反击。

不过,最后川普政府并未依照外界预期出牌。

为什么?

操纵汇率三项标准 中方未完全符合

首先,中方并未完全符合“汇率操纵国”的三项认定标准,包括“与美国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经常账顺差占GDP至少3%”以及“持续干预外汇市场”。

尽管过去半年来,人民币汇率大贬约10%,但美国财政部报告指出,中共央行近期对货币市场的直接干预仍属“有限”。

的确,今年初以来,美国经济在川普的领导下高速飞跃,美联储加息接二连三,使得国际资金纷纷转向投靠美元,美元币值持续推高,人民币相对大幅走贬;加上贸易战发酵,促使中国境内资金加速外流或企业撤离中国,进一步加重人民币跌势。

尽管中共官方一度为了应对贸易战,曾有意放贬人民币来抵销美方的高关税影响,但近期为了逃出“汇率操纵国”名单,中共央行试图进场阻贬人民币汇价,甚至还在香港发行“央票”回购人民币,拉抬汇率,以规避“持续干预外汇市场”的指控。如今看来,似乎收到成效。

中国经济陷阴霾 人民币长期走贬 川普留余地

再者,贸易战开打后,中国经济随即面临巨大压力,中共官方相继喊出“稳中有变、风险增多、难度加大”和“自力更生”等口号,折射出中共陷入困境,而中国各项经济数据也持续下滑。

中国经济下滑,自然加重中国资产贬值、人民币下挫的寒霜阴霾,未来至少一年内,人民币将伴随中国经济陷入长期贬值的悲观局面。

美方对此知之甚稔,或许因此,美方暂时未用“汇率操纵国”名义来强势追击北京。从中或可看出,美方并不想“趁人之危、趁火打劫”,也无意将中国“置之死地”。

正如川普8月8日与企业家们餐叙时所言,“我们现在与中国发生一场小小的争斗,我们(经济)持续上扬,但我也不想要他们下挫。”

毕竟,《孙子兵法》曰:“归师勿遏,围师必阙,穷寇勿迫”。川普虽出身商界,但商场交锋之激烈并不下于战场,因此川普也深谙为对手留有余地、留条后路,可作为来日双方谈判议和的资本。

况且,设若此刻美方进一步制裁中方,将加速中国资金外逃避险,人民币可能贬势更深;而此刻美联储正酝酿年底再次加息,彼消此长,将使得美元更为强势,人民币汇价更低,届时将不利于美国商品的出口竞争力,反而有利于中国商品出口,甚至让中共能以更低的人民币汇率来抵销美方的惩罚性关税。

G20川习会在即 川普再释善意

川普对中方留下余地,无疑也是为11月底G20峰会上,川习二人将再次会面,提前释出善意。

“我跟中国习主席有着很棒的默契,但我不知道是否有必要持续下去。”川普10月14日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专访时表示,尽管双方贸易战交火激烈,但他仍对习近平保有尊敬。

川普还说,他会用“小冲突(skirmish)”一词来指称这次的贸易对抗,而非“贸易战”。

不难发现,从大处到小处,川普都在对习近平释放善意,对中国留下余地。川普近期也频频透露,中方受到巨大压力,想要恢复谈判,达成协议。

“我与习主席有着非常棒的关系”,在17日内阁会议上,川普提及他对G20峰会的期待,“我想你们会看到两国之间出现正面的好事,好吗?”

中期选举将至 选战落幕再行决战

中期选举将至,是另一个促使美方暂时不以“操纵汇率”之名追击北京的因素。

再过十多天,攸关美国内政、美中关系的中期选举即将举行,川普希望全力专注国家内政与共和党内辅选工作,因此第二次“川金会”已经被推迟到中期选举后再举办;而下一次川习会日期,也同样落在中期选举后。

此外,由于中共曾试图干预中期选举,意图让共和党落败,换取贸易战谈判的有利筹码,因此川普政府很可能想再利用选前这段时间观察,中共是否还在干预选举,是否还在渗透、窃取美国政府与企业的机密资讯。

假若中共依然故我,无视川普与彭斯此前的公开警告,那么选后美方势必会对中共发动大规模的制裁反击——不论是共和党或民主党胜选,川普都会反击。

川普手上仍有武器 关税战或转向金融战

别忘记,川普手上还有两项关税武器等待启动——2000亿美元商品关税税率,明年起将从10%升高到25%;川普还另外备妥2670亿美元商品,随时准备征收关税。

然而,倘若美中战局跨入明年,那么这场贸易战或许将从现在的“关税战”扩大延烧为“金融战”。

这次美国财政部报告,虽未将中方列入汇率操纵国,但美方对中共的货币政策缺乏透明度表示不满,美方强调“未来将持续监控、核查中方的货币运作状况”,“中方应当追求更市场化的经济改革,来支撑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

并且,美方在日前达成的《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中,正式纳入防止操控汇率的条款,美方也表明,未来的贸易协定都将加入类似条款,杜绝汇率操纵的不公平竞争。

换言之,美方已经未雨绸缪,为将来的国际自由贸易制订更严谨、公平、透明的准绳,避免中共“享自由贸易之利、行保护贸易之实”的偷拐抢骗怪象再次重演。

如果中共依然不愿放弃不公平贸易、窃取知识产权及强迫技术转移等不道德的行为,则明年起,中共面临的不只是贸易关税的压力,还将遭遇货币汇率乃至外币交易的金融战极限施压。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