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坠楼身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23日讯】【今日点击】(3291-2)

提要
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坠楼身亡
中央官员死在澳门引发“一国两制”思考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十九大的主题,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如果你现在查它不是了,你会发觉很混淆,这句话里面有他没删除掉,而是改成了叫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你会看到牢记使命的说法,这个时间点很靠后,而方得始终是当时十九大的主题,包括习近平在十九大的一些,主要讲话的摘要,都是用的这句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可是在后面王沪宁改了,王沪宁改了这句话他敢改后半截,应该是习近平的主意。所以后来没出声儿,悄木声的改成了牢记使命,就是往死了干,变成共产党往死了走。同样的概念出自于一个人之手,共产党不是人,是他说的,是他改过之后就是他讲的,共产党不是人,不是人的正常的任何环境。到10月1日实施了,共产党员处罚管理条例,就是讲牢记使命,你不是人,那里头讲的共产党员他的约束条例,与任何正常人的这个概念,完全都是对立的。

你的宗教、你的信仰、你的绝对性,你的与党保持忠一性,你死后必须见马克思,与宗教的概念完全对立了,所以他改了方得始终,他不愿这圈画圆啰,所以叫牢记使命,他自己否定了这句话。大家可以在网上查,从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十九大开幕到什么时候,他改成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你可以改一下这句话,现在的宣传再也不用,方得始终这句话了。也可能在十九大中,他也用了牢记使命的说法,但是什么时候让方得始终这句话,从党的宣传口语中,从习近平的语录中被消除掉,就是不再宣传这句话,你从那个时间点上,一定跟他修宪,今年3月分修宪有关,跟见金正恩的时间点有关。当他不再使用方得始终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就是从某种角度上,是习近平真正改变大转变的时候。

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坠楼身亡

中共中澳门的首席官员死去呢,震动比较大,BBC这么报的: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跳楼死亡。在澳门的中联办的网站上,郑晓松在去世前一天,也就是10月19日还参加了公开活动。官方说郑晓松死的是患忧郁症,十九大前夕从中央对外办的,联络部的副部长一职调到澳门,去世前履新1年零1个月,而耗资巨大的港珠澳大桥开通之前,他竟然坠楼死亡。这里面比较有趣的就是忧郁症,习近平在反腐中获得权力走到今天,以这种威慑的方式,他用了所有的手段与威慑的方式,他让中共整体官员都患有忧郁症,所以这个说法我觉得是对的。10月1日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的管理条例,会促使所有党员都自然患忧郁症,因为他们的整个生活履历问题,他们的生命生长履历过程,是与忧郁症对立的概念,放纵的概念出现的,放纵的概念,男女官员都是这样。

通奸是罪是王岐山说的,那钱与色是完全塑造的,就是纵欲是完全塑造整个中共官场的,一个它的最伟大的基石,因为它来自于生命中的恶,每一个人生命中的恶。在这样的贪欲的基础上,衍生出无数的恶的一种行为,和他的想法,而这个概念都是放纵的概念。习近平来了反腐,他定了太多的规矩,他都给人拴上套了,都系的是老爷们扣,就是这扣系上就开不开了。系上就开不开了,你说能不忧郁吗?对不对?说句难听话,妓院改成孤子院了,对吧。那个这个中南海改成和尚了,改成了庙宇,都改吃素的了,肠胃受不了,口头受不了,就连上洗手间他都受不了,它系统改变了,就全都忧郁了。但是他的死亡呢,他们的死亡过早就是极快速的定性,就是它说明这件事情影响大,他不想让它产生影响。

郑晓松是谁,2017年9月分到了澳门是正部级,那他的履历讲59年的出生在北京的,他在挪威奥斯陆大学,读的挪威语的专业,96年97年在英国牛津大学,外交官研究班学习。所以他是真正应该讲说,相当正统的在西方受过训练的,相当正统的外交系统的官员,你可以看到他是一种被培养的过程。长期在外交领域,外交部西欧司的一等秘书,财政部国际司司长,部长助理,亚洲开发银行中国执行董事,中央对外联络部的副部长。习近平上台后,他得到重用,2013年7月分福建省副省长,福建省常委,秘书长一职,十九大前夕调回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然后改到澳门,成为了正部级。

所以很显然,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是,他是习近平信得过的人,是习近平信得过的人,是一个在习近平原来待过的地方,去接替原来福建省的官员,地方官员,因为习近平的需要,而调到中央之后,他去补缺的,他去补缺的。那是前后的时间,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时间,原来的福建省的,跟习近平同事时期的很多官员,调到中央去了,这是前后的故事、那也就反映出,被习近平信得过的人,而且是被习近平栽培的人,以死的方式,给他添堵,以死的方式,来抗争他,我觉得这个意义,这种概念是相当深的。

中央官员死在澳门引发“一国两制”思考

BBC提到说:对一国两制的思考,它是从另外一个官场的角度去说的啦。警察局星期三凌晨,报导了一份跳楼案,地点在高美士街鸿安中心的第二座,而它这座呢,位于澳门中联办大楼的正后方,死在了他自己的官邸。而他的官邸呢,前面是他的澳门中联办,而中间呢是澳门特区升旗的地方,就等于是这么讲,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是这爷儿们在人民大会堂跳楼死的,人民大会堂跳楼死的。它说直到公布前,澳门媒体也没有报导这个案子,到知道死者身份之后,警察局局长才成为了澳门媒体追踪的对象,他只强调做相关程序,没有证实死者是郑晓松。尽管在港澳办的公告里已经明确讲,郑晓松死亡,所以澳门的一国两制就是胡掰,就是瞎掰,对吧。澳门的一国两制,它的警察呢,可能比,如果这么对比起来呢,它比在福建的,或者就是,它比在厦门福建的这些,真正中共的警察呢,相对官员而言,它就更低档。因为它是在一国两制之下的一个傀儡,它在尊严上更没有尊严,它完全是一种傀儡的概念。

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人又说,你看澳门赌场,大陆有吗?没有吧,我们已经一国两制了。郑晓松自己没准,化个妆化成女人,也进赌场玩牌去,难道不叫一国两制吗?它还有赌场在嘛,厦门有吗?没有吧,所以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非常实际。所以在讨论中,这里没什么尊严。然后提到说,郑晓松又是很熟悉香港,1993年中英谈判的时候,姜恩柱是中英谈判的中方代表,后来是香港新华社分社的社长,2000年改成了中联办。而当时的郑晓松在97前,就是姜恩柱的秘书,他出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的,叫办公厅的副巡视员,香港工会办公的公厅秘书。所以他对港澳事务非常清楚,他又是一个技术性外交官,因为他是受过训练。那他的死,所以他具体原因的死,有他具体原因,很忧郁。但他的死,从一种大的标志的角度来讲,如果习近平参加叫什么,珠港澳大桥揭幕的话,这是他真正的奠礼。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