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看父母受酷刑折磨 少女精神失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30日讯】那年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媛媛才16岁,被警察逼着看她父母侯国忠、程秀环遭受酷刑折磨的场面。她精神上受到巨大刺激,以致精神失常。她的父母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遭冤判。

父母获得新生

媛媛的父亲侯国忠,1996年6月6日,在单位工作时突发急病,被医院确诊为脑干梗塞,住院治疗两个多月不见好转。他双目视力模糊,看东西重影,走路就像木偶一样。因为得病心烦,他经常和家人吵闹。

媛媛的妈妈程秀环患有多种妇科疾病,手术过两次,失去了劳动和生活能力。当时媛媛还小,她的父母就被病痛折磨得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

1998年春,媛媛的父母幸运地修炼了法轮功,明白了按真善忍标准做人的道理,去掉了过去不好的习惯,身体的疾病也逐渐消失了。她的父母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身体健康了,又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家庭也和睦了。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见证了他们的变化。

带着自己包的饺子去看守所看父亲

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媛媛的父母于2000年7月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他们在国务院信访办门前被非法抓捕,父亲兜里的五百多元钱被搜走。两人被遣送回牡丹江,关进了看守所,并遭受灌食等各式各样的迫害。

媛媛的父亲被非法关押时,她才13岁,非常懂事,学习很好。

父母因上访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而被非法关押后,孤苦伶仃的媛媛非常想念父母。

一次,她利用不上课的时间,自己动手为父亲包了饺子。她带上饺子骑上自行车来到位于市郊的牡丹江看守所。到那里后她才知道,父亲因为坚持信仰已经被非法劳教了。

媛媛又骑着自行车,吃力地赶到四道村劳教所。警察不让她见父亲,她就向警察讲述自己如何想父亲,为看父亲带来了自己包的饺子,还讲述从看守所骑到劳教所的经历。

警察看这么小的女孩,骑车赶了这么远的路,已经累坏了,就让父女见了一面。媛媛看到父亲很开心,父亲看着女儿手里拿着早已凉了的饺子,哽咽了……

媛媛的父亲被非法劳教一年,妈妈被非法劳教两年。家中无人照看她,没电、没水、没暖气。冬天没有棉衣、棉被,她穿着拖鞋在外面走,吃尽了苦。

父母遭酷刑折磨

2003年4月19日,媛媛的父母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牡丹江市大庆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媛媛家被非法抄家,警察把电视机、电话,还有母亲给她的两个金戒指、一副金耳环及家里的现金都抢走了。

媛媛学英语用的一台VCD影碟机也被劫走。她上前再三说明那是自己学习用的,还追出门继续讨要,却被警察推倒在地。

在派出所的国保科里,爱民分局的盛孝江、陈亮、杨浩、陈景瑞、杨春林、乔三及国保大队队长王某,及姓王、姓崔的两个司机,共十几人对其父母拳打脚踢,用各种酷刑折磨他们,其中包括:

“坐老虎凳”:警察强制他们坐老虎凳,把他们的双手背在后面,固定在大铁椅子上。

“五马分尸”:五个警察将他们的两个胳膊、两条腿和头向五个方向用力拉扯,关节都被拉开,痛苦至极。

灌芥末油:警察把芥末油灌到他们的鼻子和嘴里,一次灌很多瓶,灌后立即用多层结实的塑料袋套在他们头上,人马上就窒息而晕厥,再用凉水把他们浇醒。警察一天灌他们好几次芥末油。

“开飞机”:将他们的双手反铐背后,从上面吊一根细绳下来,系在手铐上,再把绳子拉上去,把人悬在空中。


中共酷刑演示图:吊铐“开飞机”。(明慧网)


烤大灯:用二百瓦大灯泡的高温直接烤他们的脸,不让其睡觉。

警察轮班给他们俩用刑,副局长盛孝江亲自指挥,大吼大叫:“往死里打,打死白打死!”

媛媛的父母被迫害得全身肿痛,双腿走路困难。母亲遍体鳞伤,肚子被芥末油灌得肿胀,头发一片片地被薅光,导致她后来常常心颤、心动过速等。

警察九天九夜没让母亲合一下眼,把她关入看守所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五十多天站不起来,腿和后背的伤多处化脓,后腰溃烂得招苍蝇,两手和胳膊被细绳勒得半年不好使。

母亲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市看守所里长达一年零六个月,身上长满了疥疮。

女儿被逼看父母遭酷刑

爱民区警察还残忍地把媛媛带到酷刑室,逼迫她看自己父母被迫害的场景。媛媛当时才16岁,亲眼看到父母被酷刑折磨,给她施加了无法承受的巨大精神刺激。

媛媛的父亲被爱民区法院诬判后,非法关押到牡丹江市尖山子监狱。母亲被爱民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因上诉又被加刑一年,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父母被关在监狱里时,警察还用媛媛来要挟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警察三天两头地到媛媛家骚扰、欺负她,大夏天逼她到楼下大门口站着不许动,威胁说:“你要是动,我们就打你爸和你妈。”可怜的媛媛不敢动,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邻居看到她的脚站得发紫,两只脚都是肿的。

媛媛精神上承受了太大的伤害,极度的惊恐、无助、孤独与忧愁吞噬着她的心灵,她已经不能上学了,流离失所。因为没有生活来源,她捡垃圾堆里的东西吃。最后她精神失常了。

如今媛媛已经32岁,她被鉴定为精神智力二级残疾,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家人时刻照顾。

在她的一张近照中,她紧锁著眉头,紧握著拳头。不知在她心里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苦难啊⋯⋯

媛媛的遭遇只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的一个缩影,是中共暴行的冰山一角。

多少天真烂漫的孩童,承受着本不该承受的身心伤痛,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或自暴自弃,或失去了原本应有的学业、工作与正常生活。

──转自《大纪元》

(记者李红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