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访已成黑产业链 上访者陈裕咸死亡内情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5日讯】中国大陆媒体日前刊发的一篇调查报导,通过曝光访民陈裕咸之死的前因后果,揭露了中国全国各地普遍存在的“截访”黑产业链的内情。

在中国大陆,从中央到地方都设有接待申诉民众的信访局。然而,这些信访局实际发挥的作用并不是为民伸冤、厘清疑难案情,而是想方设法阻止自己辖区内的民众到北京、特别是到天安门陈情上访。为了摀住盖子,地方信访局大多与民间一些或明或暗的组织合作,在官方不直接出面的情况下,透过“黑保安”对访民进行截访

据陆媒《新京报》的报导,63岁的江西赣州市上犹县人陈裕咸,就是在与截访者的激烈抗争中被捆绑殴打指致死,其遗体全身遍体鳞伤,致使家属都难以辨认。其长子陈维树在父亲死后沉默了一年多,近日最终下定决心在网络上首次公开此事件的来龙去脉。

2017年6月初,时年63岁的陈裕咸因一起尘封十余年的伪劣种子案进京上访。在北京被截访人员诱捕后,陈裕咸在北京丰台、大兴等地多次被塞进车内殴打。遭截访团伙成员用绳索把陈捆绑起来,并用胶带缠嘴,然后轮番殴打。

期间,陈裕咸因反抗剧烈,导致捆绑绳索及缠嘴的胶带脱落,团伙成员在用警棍、鞋底轮番抽打后,又将鞋底塞至陈裕咸嘴里。由于遭受了严重伤害,陈裕咸陷入昏迷,被截访人员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其后,截访人员销毁了能证明陈裕咸身份的一切物品后逃遁,医院方面随后向警方报案。

北京市公安局2017年8月23日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陈裕咸符合他人用钝性外力反复多次作用于头颈部、躯干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北京警方经过1个月的调查,将截访团伙12名嫌疑人抓获。负责安排截访的牛力等涉案人员相继落网后,牵出陈裕咸所在江西省上犹县信访局雇佣截访团伙遣送访民的事实。

陈维树提供的一份视频资料显示,事发当天,时任上犹县信访局长赖学文开价2.5万元,让牛力等团伙成员将陈裕咸送回上犹。

2017年7月6日,上犹县当局召开案情通报会,向死者家属通报了基本案情。

据通报,牛力从2012年8月开始在北京从事截访,他曾有一段时间在另外一家截访公司担任司机,他发现干这一行是一个巨大商机,于是从2014年开始自立门户,单干截访的生意。

2016年,牛力出资200万元成立了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构筑起一条包括地方政府、信息员、截访司机、黑保安在内的截访利益链条。

据陈维树回忆,此案开庭审理时,多位团伙成员当庭供述,该公司名义上是汽车租赁公司,实际上专门从事对江西访民的拦截、遣送。牛力长期以来从事截访生意,几乎拥有全国各地信访局官员的电话,尤其对江西信访系统极为熟悉。

2016年10月,牛力在北京一次饭局中结识了时任上犹县信访局局长赖学文,此后不久,双方就开始合作截堵上犹访民。

在合作过程中,牛力公司还备有专门的发票簿,收取截访的酬劳时,就以汽车租赁费形式开具发票。该公司雇佣的截访打手每次出车时,都会带一些发票,有时候直接给官方人员空白的发票,具体数额由对方填;有时也将合同和发票快递给对方,发票内容就是租赁费。

为了截访方便,牛力还曾在北京西红门一家复印店做了3个“上饶县信访局工作证”,分别由其本人和另两名主要人员持有。

他还雇请“资讯员”专门打探访民消息。这些资讯员一边在北京火车站拉客住宿,一边打探访民消息。一旦诱骗得知投宿者是到北京上访的民众,就出卖资讯给专业的截访者。

频繁的截访造就了牛力公司的红火生意。牛力团伙中一位“临时保安”魏猛在笔录中透露,在2017年5月3日至6月5日这一月间,仅其本人参与的截访就多达7次,共押送过至少32人。

赖学文曾在笔录中表示,在与牛力的合作中,押送一人的费用为2万元左右,如果以押送陈裕咸的2.5万元来计算,仅上述1个月截访费就高达80万元。

(记者李明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