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流亡佛国尼泊尔(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流亡尼泊尔几个月后,感觉健康状况越来越好。首先是听力有极大改善,听音乐时居然能够分辨出许多乐器。

其次睡眠状况更好,每天只睡六个钟头就醒了,这可能跟新鲜的空气有关。也跟这儿居民的友善相关,因为每天我都能在街上,看到尼泊尔人快乐的笑容,令我忘掉忧虑。

尼泊尔的食材虽然看起来又瘦又小,似乎发育不良,但都是天然绿色食品,那些便宜到让您笑的炸面圈、鸡蛋、萝卜、牛奶,吃起来都津津有味。

不幸的是,随后我就听到来自国内的三条噩耗。先是我父亲突然瘫痪;接着是我的亲戚、13岁方依婷突然被查出罹患白血病;然后是我母亲也突然病倒。

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的平均寿命在90岁左右,而我父母亲现在才70多岁,竟然就快不行了;13岁侄女的家人也从来没有白血病史。

这么密集的绝症爆发,是环境污染所致。我们家附近的丰源集团、中粮集团的巨型柠檬酸厂,二十多年来,跟全中国的化工厂一样,使用大量大型排污管,强行把未经任何处理的污水注入地下,已将附近方圆几十里的地下水严重污染。

隔壁的八里桥村,早在十几年前就有近百村民,五十岁左右就罹患肝癌死去,我曾经看过村民提供给我的许多惨不忍睹的病患照片。村民几十年来一直上访,但只是得到残酷的打击报复而已。

中国从来没有可信的统计数字,所以谁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因为环境污染而患病乃至患绝症,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悲惨死去或正受煎熬。

三位亲人的遭遇使我猛然惊醒:中国污染已到可怕程度!大部分中国人,要么已经罹患癌症,要么就是走在患癌的道路上。中共当局正在疯狂地癌我中华!

中共极权愚民制度使官员和民众都愚昧而贪婪,大家都像老鼠一样追求个人的最大利益,而几乎没有人关心公共利益。

而关心公共利益的少数精英,又受到中共当局的残酷打击,要么像杨天水李旺阳刘晓波一样被折磨至死,要么如秦咏敏陈西刘贤斌被囚禁20余年。

民族精英不断遭到打击的必然后果,就是民族苦难。所以悲催的中国人,总是面临一场接一场浩劫,无休无止!

改革开放虽然结束了毛泽东时代与世隔绝的蒙昧状况,但在GDP增长的同时,中国人赖以生存几千年的肥沃土地,地球上最大的天然粮仓之一,已经被中共摧毁!

全世界最污染环境的产业,几乎都转移到了中国。贪婪而狠毒的商人,与愚昧而凶恶的官员勾结起来,分享犯罪利润。

贪官奸商的家人早已移民欧美,哪里会考虑中国沉沦!中国已患绝症,正走在一条沉沦之路、不归之路上!

而尼泊尔,几乎没有化工污染。这个国家阳光灿烂,万物生机勃勃,人民充满善念。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