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wn Steel:加州共和党为何全线失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长期在野的加州共和党人现在已经到了绝望的地步。

在撰写本文时,加州民主党赢得了每一个全州范围投票的竞选(如州长、副州长、州务卿和联邦参议员等职位,译者注),在州参众两院中达到绝对多数,并且有望获得多达七个国会选区席位。当所有选票都被计算在内时,橙县,这个曾经被认为是加州最“共和党的县”,将不会在华盛顿特区拥有一名共和党代表。

对这一结果的一种欠考虑的解释是:加州共和党人成了川普特朗普)总统的牺牲品。然而,加州共和党的问题早已存在,并且原因比怪罪任何一个人都要深刻得多。从金钱到基层组织,加州共和党人被(民主党)完全击败了。

资金

这次选举,加州的竞选支出超过10亿美元,其中2.87亿美元用于加州的国会竞选活动。这笔巨额支出的绝大多数帮助了民主党人。在加州,由于两位亿万富翁、工会,甚至加州的商业社团也为民主党捐款,给民主党的全年活动提供了资金。

这一点在加州的第39国会区中尤为明显,该地区的总竞选支出为3450万美元,共和党人金映玉(Young Kim)所收到的直接捐款只有对手的五分之一。第48区的选战耗资3300万美元,共和党众议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的对手也大幅超过他的资金。在第25国会区,民主党人凯蒂·希尔(Katie Hill)在亿万富翁彭博(Michael Bloomberg)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PAC)450万美元的帮助下击败了现任共和党众议员史蒂夫·奈特(Steve Knight)。还记得左派人士抱怨“公民联合会”(Citizens United)吗?(译者注:“公民联合会”是一保守派团体,曾经起诉联邦选举委员会。该案被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对企业或工会的政治献金额度设限是违宪的。然而加州左派试图推翻这一裁决,并在2016年成功推动59号提案的通过,向国会表达不接受大额政治献金的态度。)

组织

民主党人正在投入资金进行复杂的全年竞选活动。亿万富翁汤姆·斯泰尔(Tom Steyer)有针对性地争取青少年做选民登记、联系选民和动员投票,仅在加州就投入380万美元。在选举前的备忘录中,斯泰尔创立的组织Ne​​xtGen America详细介绍了68名工作人员如何招募近千名志愿者,在六七个加州国会席位中登记了超过2万8千名青年选民。

这些努力得到了回报,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加州的第45国会区,民主党人凯蒂·波特(Katie Porter)可能会击败共和党众议员米米·沃特斯(Mimi Walters)。民主党在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得到朝鲜式的(一边倒)支持,获得92%的选票。

数据

在硅谷的帮助下,民主党人正巧妙地从线上和线下资源收集选民数据。当共和党的竞选团队忙着播出和散发电台广告和邮件广告时,民主党人则在A/B测试每个竞选中的上千个网络广告。

这些数据使民主党人能够确定在纯共和党家庭中哪些个人选民最容易跨越党派界线。在共和党众议员罗拉巴克的竞选活动中,我们每天都收到民主党人多次访问共和党家庭的报告,要求与一个家庭成员讨论一个问题。

选民登记

由于资源有限,加州共和党人几乎放弃了任何选民登记计划。与此同时,民主党人则针对竞争激烈的国会选区投资,做长期的选民登记计划。

“政治数据”(Political Data)副总裁保罗·米切尔(Paul Mitchell)指出,与2014年相比,加州第39和第45国会选区的选民“总登记数增加了两倍,重新登记增加了9倍”。

动员

民主党以战术方式部署社交媒体活动,提高选民的投票率。这曾导致了疑似欺诈投票率高于芝加哥的死亡选民的投票率。《洛杉矶时报》对2018年初选的分析发现,与2014年相比,青年选民的投票率增加了一倍以上。为了确保斯泰尔的运作取得成功,青少年时尚杂志《Teen Vogue》在加州州立大学斯坦尼斯洛斯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Stanislaus)附近的一个区域庆祝了126%的选民投票率。

基层

民主党人已经建立了全国性的草根活动家网络,以支持他们有针对性的竞选活动。甚至“政治对手研究”(opposition research)也被外包给了一支专门的志愿者队伍。前奥巴马手下约翰•伯顿(John Burton)的Citizen Strong组织招募了一批业余研究人员,以阅读有关某共和党人的生活、投票记录和被披露文件的“每一份文件的每一行”。

伯顿在选举前告诉彭博社:“通过‘阳光法案’(Sunshine Law,又称‘信息自由法’),有数不胜数的资讯垂手可得——通过州在网上发布的个人财务报告以及游说报告,通过社交媒体……”

人口分布

所有这些问题都导致了加州共和党人的恶性人口周期。自2007年以来,加州已经有1百万公民迁走。正如霍华德贾维斯纳税人协会(Howard Jarvis Taxpayers Association)主席乔恩·库帕尔所指出的那样,这次大规模迁徙中有很多加州保守人士逃到了德州。前加州国会候选人保罗·查博特(Jon Coupal)不仅离开了加州,而且还成立了一家公司以帮助其他加州保守派离开该州。

指责总统意味着继续做鸵鸟不去面对加州共和党人挫败的真正原因。

(本文作者任加州共和党主席,现任加州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