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不懂艾滋病?曝整个团队从未发表相关论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2月01日讯】制造基因编辑婴儿的中国副教授贺建奎,声称该项目为艾滋病患者带来福音。但网友翻查其团队发表的论文发现,没有一篇和艾滋病相关。曾帮该团队招募志愿者的群主更透露,贺本人根本不懂艾滋病,只是借此来实验基因编辑技术。

11月30日,陆媒《三联生活周刊》刊登了一篇有关这次事件的采访报导。但报导很快就遭删除。

在这篇报导中,曾帮助贺建奎团队在网上招募实验志愿者的白桦,讲述了他与贺建奎交往的经过。

白桦是中国大陆最大的爱滋病患者互助平台“白桦林全国联盟”的负责人。据白桦回忆,2017年3月底,贺建奎第一次和他联系时,谎称自己的研究方向是“艾滋病和不孕不育”,并让白桦帮他在联盟内部发起一项关于艾滋病的调查。

不过,白桦表示,从贺建奎当时提供的调查问卷判断,他根本不了解艾滋病。

报导说,贺建奎实验室的研究方向其实是基因测序,CRISPR基因编辑等。除了他的导师蒂姆曾经触及疫苗相关的研究外,没有资料显示贺建奎从事艾滋病和不孕不育方面的研究。

白桦称,到了2017年4月,贺建奎再次联系他,说希望能够通过他招募一些受试者,参与他们的一项研究。白桦有些犹豫,曾经约贺建奎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当时,白桦问贺建奎是否了解,艾滋病患者经过抗病毒治疗,如果病毒载量降低到检测不到的程度,就可以正常生育。贺建奎回答说他知道。

白桦追问贺建奎,既然如此,那他开展这项研究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开发新产品上市,可能根本无利可图。

贺建奎当时被问得一愣,然后就开始有关基因的讲述,并提到了和免疫艾滋病毒有关的CCR5基因。

白桦说,他最后决定帮助贺建奎是因为两个原因,一个是贺建奎声称想通过编辑CCR5基因“研发新型的艾滋病疫苗”,另一个是贺建奎一再强调这项研究有国家经费支持,对于受试者完全免费。白桦想,这对于非常想要孩子的艾滋病患者来说,毕竟是好事。

白桦还说,贺建奎有一次曾要求他,能否帮助介绍认识一些抗病毒治疗定点医院的专家。

白桦表示,现在看来,贺建奎在艾滋病治疗领域并没有人脉,他只是想从这里打开一个缺口,然后将基因编辑的技术嵌入进去。

在大陆最大的知识分享平台“知乎”网站上,有实名认证为巴黎第五(笛卡尔)大学前沿生物学在读博士的郭昊天发文称,经过查询发现,贺建奎团队发表过的论文中,没有任何一篇与艾滋病(HIV或者AIDS)相关,可见该团队对HIV感染其实毫无建树。

郭昊天还说,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是从2013年开始发展起来的,但是贺建奎团队2013年以来发表的文章中,与关键字CRISPR、Cas9、基因编辑(genetic editing)、基因组编辑(genome editing)相关的一篇都没有。




知乎上一名生物学在读博士指,贺建奎团队发表的论文中,没有一篇和CRISPR基因编辑相关。(网络图片)



该团队文章中唯一一个擦点边的是2009年对CRISPR的模型研究,但是那时候的CRISPR研究和基因编辑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另一位医学博士表示,基因编辑技术并不是很难,国内稍微好一点的分子生物学实验室都能够完成实验,但区别在于别人只敢做动物研究。因为基因序列的修改极易导致其它不可知的问题,只要有过基因工程经验的研究生都知道,简单的原核表达系统都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未知问题发生,何况人类基因组如此复杂的系统。

上述《三联生活周刊》报导中,还提到一个最终选择退出实验的爱滋病患者。据他回忆,贺建奎团队当初和他联系时,并没有向他透露将使用基因编辑技术。当时科研团队成员还向他承诺,如果实验后出生的孩子不健康,“我们会帮你处理掉”。【相关报导:失败就杀人?贺建奎曾承诺“孩子不健康就处理掉”

此外,白桦提到贺建奎多次强调有国家经费支持。这可以从此前陆媒报导中得到印证。据报,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和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都为其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消息26日由贺建奎本人宣布后,很快引起全球舆论声讨。项目相关的各单位与中共官方争相“撇清关系”。但外界认为,该项目和中共官方不择手段争夺“科技第一”有关。

现在台湾生活的前上海某大学理学教授草祭在推特上分析指,基因编辑婴儿实验,应该是由中共官方秘密推动的计划。贺建奎这次“不小心泄露国家机密”,给中共制造了一个大麻烦。

(记者栗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