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中共央行财政部年末大动作的背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刚刚过去的11月,中共央行和财政部又双双引来市场广泛关注,只是这次不是因为互怼,而是各有不小动静,财政部把1.66万亿财政资金提前下达给31省份,央行则全月逆回购零操作刷新空窗期纪录。

在11月最后一天,央行公告称,“考虑到月末财政支出力度较大,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准,2018年11月30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至此,整个11月份出现央行全无逆回购操作的局面。而上一次央行连续一个月不开展逆回购操作是在2015年5月。

当市场资金饥渴时,唯恐随时引发经济下行风险,央行实行逆回购操作,变相向市场注入资金。逆回购往往有放水作用。而这次时隔三年半来首次全月无逆回购操作,央行公告称流动性是充裕的。

说到资金充裕,很大一个原因是11月之前,为因应贸易战冲击与“稳经济”,不计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央行今年内共4次降准合计释放资金达2.3万亿,货币之水不可谓不多,且定向降准中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资金仍然是个问题,如今年8月,媒体报导,西部地区某农商行行长表示,“现在有一种谁放贷款谁傻子的感觉,除了和买房有关的,其他小微几乎没有有效的贷款需求。”其实,这样的解读并不新鲜,只是说出了老问题。

每当经济下行加速时,一边是中小微企业保守经营而不敢贷款,一边是银行害怕中小微企业坏帐而不愿放款。10月金融数据同样佐证,新增信贷环比缩水幅度近五成,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环比缩水逾六成,一方面显示融资需求收缩,折射经济寒冬,另一方面反映出银行信用扩张动力依旧萎靡,就是业界常说的,央行放水但银行不愿放贷形成资金“堰塞湖”。

但“堰塞湖”也因人而异的,这也是上述农商行行长说出的另一个重点,降准放水的流向问题,与房地产有关的放资仍是银行资金最爱。据报导,如万科等具有国资背景的房企,不但有先天优势,且融资成本均在4%左右,如此低廉的资金显然在寒冬里为这些房企发起的并购提供了充足弹药。

据报导,11月26日,北京一次性卖了13块地,揽金316.46亿元,其中12块成功卖出。可以看出,买走两宗最大地块的是大国企(中铁置业和中铁诺德),这说明一个道理,相比民企房产商,他们的资金还是比较充裕的。

央行降准放水,资金流入实体经济依然不容易,但却有太多管道辗转流入房地产市场,甚至能拿到比降息还低廉的资金。银行青睐的是国有房企,那些不能听从“党”的民营中小房企,也面临被逐出市场的处境。

11月30日,万科召开媒体交流会,董事局主席郁亮表示:万科拿地会聚焦核心都市圈,今年回款6,300亿不是问题。这样的豪语完全迥异于前不久“活下去”的哭穷。

今年7月爆发“央财互怼”,一个主要原因是央行指财政部不够积极。如今央行在11月30公告中已称月末财政支出力度大,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财政部被媒体喻为“暴力输血”的举措。

据报导,11月以来,财政部连发6个文件,向地方提前下发6笔(类)转移支付和奖补资金共1.66万亿元,其中,最大一笔是2019年均衡性转移支付资金达1.335万亿元(分配给26个省份),其他5类拨付资金为3,281.8亿元(31个省市皆有份)。

明年的钱今年提前派发1.66万亿使用,原因很清楚:地方已经揭不开锅了。若根据2017年资料,中央财政对地方的“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为6.5万亿,可以说,今年房地产只是开始冷却,就要提前派发约四分之一中央财政稳住地方财政,一旦房地产真正凉透了,政府体系想必转不动。

今年在调控楼市叠加贸易战的经济承压下,不提前派大钱,涉及的还不只是各地方年终报表不能做得好看的问题。据财政部通知,占比达80%的1.335万亿元的提前拨款,重点要用于26省市调整工资、保障基本公共服务等支出需求。直白地说,很多省市公务员、教师等的工资不能正常发放,很多基本公共服务无法维持正常运转,也就是涉及到中共基层政权的停摆问题。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