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牙:华为的前世与今生(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2日讯】华为CFO孟晚舟被捕,令这家企业扮演的角色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多方材料揭示,华为其实是私企面纱掩盖下的中共官方机构,不但参与打造中国网络防火墙,承包中共公安部面向全国的监控工程,也对外输出网络监控,还大举盗窃海外情报,更是中共对外扩张的网络武器。

1. 华为的官方背景

在华为内部,一直有“左非右芳”之说,指的就是华为两个决策人物——现任总裁任正非和刚刚退休的女董事长孙亚芳

陆媒指,中国的科技企业,董事长一职往往是最核心的创始人兼任。但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只担任总裁,董事长则由孙亚芳出任,而且这位女董事长在华为可谓“一言九鼎”,被圈内人称为“华为女皇”,一些人员任命和重要文件都由她拍板。

美国国防部2008年对国会的调查报告指出,这两个人的出身背景都十分特殊。

任正非在中共军队工程部门任职十四年后,以团职干部的身份退伍,在1987年43岁时创办华为公司,凭借其岳父四川省副省长孟东波的势力,在中共西南军区取得程控交换机庞大市场,奠定华为公司成为“电信帝国”的基础。

图为华为首任董事长孙亚芳。(网络图片/新唐人合成)

报告还说,孙亚芳大学毕业后在中共国家安全部从事通信工作多年,与华为一直有深度的联系。在国安部安排下,孙亚芳1992年加入华为,实际负责与各国政府和军方之间的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孙亚芳1985年起在北京信息技术应用研究所任工程师,1989年开始参与华为工作。而北京信息技术应用研究所,被指为中共总参的下属机构。中共总参下设多个特务机关。

图为任正非父女三人。(网络合成图片)

《产经新闻》今年12月9日报导,有确切信息透露,任正非早年在中共军队中,接受的训练就是搜集情报,曾任军内通讯工程师。

据陆媒新浪网报导,任正非刚刚创立华为时曾面临资金困难,当时还在政府机关任职的孙亚芳利用“自身的人脉关系”,帮助华为解决了资金问题,并在不久后加入华为的创始人团队。

2011年10月,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公开调查报告显示,华为公司过去三年从中共政府拿到2亿2千8百万美金的资助,为中共提供“如同KGB(前苏联特务机构克格勃)一般的情报服务”。CIA资料显示,华为协助非洲、中亚、南美以及中共政府建构监听及定位设备。

另外,华为曾在阿富汗为塔利班政权装设电话通讯系统,替伊朗政府装配电信定位技术。在国际上,华为还以行贿官员著称。

曾在华为工作的员工透露,华为内部运作如同特务机构,在商贸活动、人员调配上都听命于中共政府,并为中共军方一支精锐网络战部队提供服务。

美国国防部及CIA之所以详细调查华为,主因是华为前后五次试图并购美国3Leaf(三叶)及摩托罗拉(Motorola)网络部门等大型电信公司,却被发现与中共军方、国安部门合作极为密切,包括华为创业早期合约全部来自军方控制的中资驻港企业,中共军方长期无偿向华为提供关键技术,华为与军队签署多项长期合作项目等。

更荒谬的是,这家全球第二大电信帝国,竟然不是上市公司,股东成员都十分神秘,以致于外界无法了解其资金及业务往来。因为上述多个原因,美国商务部驳回了华为这些并购案。

2012年,美联邦议会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华为可能涉及间谍活动,威胁美国国家安全。报告中涉及任正非的内容多达52页。

今年12月6日,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在推特上说:“华为是蒙上一层电信公司薄薄面纱的共产党间谍机构,它的监视网络跨越全球,它的客户是诸如伊朗、叙利亚、朝鲜和古巴这样的流氓政权。”

任正非之女孟晚舟12月6日在加拿大被捕后,美国司法部指控她过去11年至少获得7本护照,其中包括4本中国普通因私护照和3本香港护照。港媒随后揭露,她还曾在香港申报过一本中国普通因公护照。

外界传言,孟晚舟还有加拿大国籍。而手持多种身份的护照,被指正是中共情报人员的特征。

2. 华为是中共封锁网络及对国内全民监控体系的骨干企业

1990年代末,新兴的网络信息自由流动给中共统治带来威胁,北京产生了管控网络的需要。而伴随着1999年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如何封堵法轮功真相信息也成了江泽民当局的首要需求。因此,中共在2000年代初期迅速开发建立了长城防火墙(Great Firewall,缩写GFW,俗称“大墙”)以及稍后公安部主导的“金盾工程”。

GFW和金盾工程都具有封堵网络的功能,两者虽然没有明确的界定,但也有所区别。GFW主要功能是监测和阻断,监控国内外信息流通,主要由中共网络管理部门主导。

而金盾工程属于中共公安部业务系统,包括建设整个网路互通和大数据库,其功能除了过滤信息之外,还包括监控国民、舆情分析甚至部署打压抓人等。

不过,不论是部署GFW还是金盾工程的过程中,华为作为中共掌控的一个主要电信设备制造商,都提供了关键的设备支持。

据清华大学毕业的网络工程师虞超介绍,中共网络监控系统的主要缔造者方滨兴,当年将这些工程的主要硬体合同给了曙光和华为,国外硬件思科等采用的很少,因为对国外设备不信任。

虞超还表示,GFW技术开发需要尖端的网络技术,中共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它的“匪底子”——哈工大、中电三零所、总参五十六所、国防科大、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和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等中共军方机构和院校。

而在金盾工程这个国内监控系统的建立过程中,华为的作用就不再限于提供设备,而是参与开发了许多关键的技术工程。

金盾工程最初是由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主导建立,开发的目的是为江派掌控的政法系统服务。而华为的中共军方和国安背景,也决定了它和江派关系密切。在华为崛起的时期,军方掌握在江泽民人马的手中,而国安系统当时在江派大佬曾庆红控制之下。

华为被指和江绵恒关系密切。(Getty Images/新唐人合成)

可以说,华为迅速发展成全球第二大电信商,就是伴随着金盾工程的开发一起“成长”起来的。

早在2000年12月,陆媒就有报导称,中共公安部的重点工程——政府上网工程正式开通运行,该工程使用的核心设备是华为A8010 Refiner接入服务器。报导还称,这是华为产品“服务公安金盾工程的又一大单”。

另据中共官媒报导,2002年9月,时任金盾工程办公室主任李润森等参观了华为的研究所,对华为参与“金盾工程建设”和相关领域的探索表示肯定。当时华为产品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全国各地的金盾工程项目中。

在2004年前,华为给金盾工程设计的组网方案就被刊登在大陆网站上。

华为给金盾工程设计的组网方案。(网络图片)

陆媒2014年7月报导,华为已经为公安部门开发出一个所谓“IT化平安城市解决方案”,其核心技术就是为维稳系统日益增长的视频监控数据提供优化的存储方案。

所谓“平安城市”,是中共公安部打造的所谓“综合治理部门”,亦即“维稳系统”,这个系统是金盾工程的升级版,其核心内容就是对社会的全方位监控,大数据处理是其技术核心。

本世纪初,“平安城市”工程首先在北京市宣武区、杭州、苏州、济南等城市开始试点建设。2004年6月,公安部、科技部在北京、上海等21个城市启动了第一批科技强警示范城市创建工作。2005年8月,为了以点带面,公安部进一步提出了建设“3111试点工程”,选择22个省,在省、市、县三级开展报警与监控系统建设试点工程,即每个省确定一个市,有条件的市确定一个县,有条件的县确定一个社区或街区为报警与监控系统建设的试点。

经过十余年的精心打造,“平安城市”工程目前已基本覆盖国内地级以上的城市区域,县级城市和乡镇区域也已经开始被全面纳入中共的监控视野。

2016年9月,华为官网推出一期《平安城市特刊》,内容包括“向协作式公共安全演进”、“新ICT,新变革”、“打造平安城市开放平台”等,继续为中共维稳系统“添砖加瓦”。

今年,网络传出一份华为公司2015年的内部保密资料,叫做“VCM操作指南”。该资料在华为官网上只对华为VCM用户提供下载,而华为VCM系统唯一的用户是中共公安部门。该资料被用来培训中共网警。

资料介绍,华为的VCM就是对监控视频内容进行实时分析处理并报警,是金盾工程和大数据的一部分。中共用它来严密监控老百姓,大大提高了监控效率。

近年,中共得以多次镇压包括老兵维权及P2P金融难民维权等大型维权事件,并能精准拦截、“点杀”重点维权人物,华为创建的这套监控系统实属“功不可没”。

(待续)

(记者穆峰宇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