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改革开放”40年:改革已死?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12月20日讯】【热点互动】(1853)“改革开放”40年:改革已死?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今天是12月19日星期三。

中共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习近平发表长篇讲话。外界多认为讲话并没有什么新意,但其中几句话却引发极大关注,比如“不能改的坚决不改”,又比如“没有可以对中国人民颐指气使的教师爷”等等。

而就在前一天,中国经济学者向松祚的一段演讲在网上热传,演讲直指中国经济几近崩溃的现状。

那么习近平的讲话释放出什么样的信息?对于中美贸易谈判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做一些讨论和解读,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二位好。

唐靖远:你好,大家好。

陈破空: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那在节目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12月18日,习近平在北京举行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发表一个半小时的讲话。

据《香港经济日报》统计,习近平讲话中,“社会主义”的字眼出现78次,“改革开放”51次,“党的领导或党领导”13次。

对于外界关注的改革问题,习近平说:“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此前外界猜测,中共可能会出台更多开放措施,如今期望落空。习近平讲话后,亚洲股市应声下跌。

BBC引述观点认为,习近平这番讲话有停滞改革之意。

“彭博新闻”表示,习近平讲话没有提出刺激经济的政策,反而重申中共领导一切。

《纽约时报》记者张彦(Ian Johnson)对美国之音表示:改革时期已经在10年前终止了。最重要的是,中国已经多年没有重大的经济改革了。

学者认为,中共的改革开放,很大程度是享受了外部红利这个最重要的外部条件。包括借助冷战和全球化的红利,以及“六四”后,中国在美国帮助下才得以继续发展。

讲话结束时,习近平用“惊涛骇浪”来形容未来可能会遇到的挑战。

在多位观察人士看来,这个用词的强烈程度是空前的。有学者向媒体表示,习近平已经意识到,冷战和全球化红利都不存在了,现在面临很困难的局面。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或者打电话,和我们谈谈您的看法。

那好,我想先请二位谈谈习近平这次讲话。破空先请您来谈一谈,就是您觉得在改革开放40周年这样的一番讲话,有没有释放任何持续改革的信号?或者是像有些人说的,其实反而是不改革的一种宣言呢?

陈破空:这个习近平的讲话一个半小时,结果现在各界,海内外国内外都有各种各样的解读,现解读我找到一个,基本的结论就是他不改革,或者改革停滞。还有一个结论就是,关键他的一句话,那句话引起了巨大的争议,这句话说:“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表面上看来有二个选择,实际上演绎出来是四种选择,就是说除了该改的、能改的,这是一种;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它还有个该改的、不能改的,它也属于不能改的;还有不该改的、能改的也属于不改的,所以说在四个组合里面只有一个组合是可以改的,就是“该改的、能改的”都具备,充分条件、必要条件具备了才能改,占1/4,其它三类都是不能改的,所以根据这样的比例算下来,有3/4、75%不能改。

而他自己又说已经有一千多项改革了,是不是该改的都改完了?剩下是不能改的。所以大家可以去演绎,出现了国内外的竞猜,究竟哪些该改、那些不该改?哪些是能改的,或不能改、不该改的。

基本结论就是他暗示了,虽然他没有明确列项,基本暗示就是一党专政不能改不该改。而所谓该改能改的绝对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什么计划生育政策啦,又是什么进出口啦,或者农村的税收这些,基本上是无伤大雅的,就是不要危及中国共产党统治的东西,而且是非常小的、轻微的,甚至说不上改革,甚至反改革的它们也说成改革,比如原来党政分开,现在说党是领导一切的,成了他讲话的主轴,从十九大到现在,都说的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他们居然把它描绘为改革,这个王沪宁在包装语言的时候,居然把这个也说成是改革,所以改革已经被污名化了。

主持人:好的,唐靖远先生您的看法呢?您有什么样的解读?

唐靖远:是这样。我觉得就是整个习近平这个讲话,从他的这个基调我觉得其实可以归结于两句话,第一个就是他会表示要继续改革;第二个要坚持党的领导不改变。所以就是在我看来前半句话,可以就是说他的一个面子,那么真正的后一半句话才是他真正的实质,也就是说保党是他这一次讲话的核心所在。

因为他整个的这个讲话,当然这个看点很多,其实我们看各家的媒体,还有很多的分析人士也都在谈论这个问题。我觉得他的整个讲话的看点重点就是两个,第一个就是改什么、怎么改?他自己在讲话中他明确的有说到这样一句话,就是说改什么、怎么改要以是否能够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为前提。那么这个前提一定,那么自然他的重点就很清楚了,就是说他是要把这个以党的需要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就是该改什么、怎么改首先要符合党的需要的。

那么第二个看点就是说,我们都知道他说中国的改革没有什么金科玉律的教科书,也没有谁能够颐指气使的教师爷,这个话的背后其实我觉得它释放出来的一个信号,说白了,他还是要回到这个一党独尊、一党独大,就是别人要对我说什么,你们都是在指手画脚、干涉内政,其实他有点客观的释放出这样一种信号。所以他的重点还是落在了这个就是保党,过去的“摸石头过河”,什么都要党说了算,基本上是这样一个概念。

主持人:破空,就是他在讲话中,还有就是外界关注的,其实刚才唐靖远先生也提到了,外媒他看了那么多,特别是外媒他只关注这句话,说“没有颐指气使的教师爷”,那有人说这句话带着一种怒气,也有人说这就是跟美国斗气,我不知道您怎么看他这句话?

陈破空:表面上是这样,表面上是跟美国斗气,这个外交部的发言人证明了这一点,因为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回答外国记者提问的时候说到纳瓦罗讲什么了,说美国白宫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说跟中国之间的谈判,不是要中国买更多的东西,而是要中国做结构性的改革。

那么这个外交部发言人在接受这个问题的时候,就照搬了习近平的这两段讲话,然后一个就是出来说,该改的、能改的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他说你们要去研读一下今天上午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然后他就搬了习近平的另一段话,就说中国是有五千年文明的大国,有十三亿多人口的大国,谈改革发展,没有可以奉为金科玉律的教科书,也没有可以对中国人民颐指气使的教师爷。

但这两句话表面上是讲给美国听;另外,实际上不见得是讲给美国听的,因为他们改什么、不改什么私下会对美国表态,实际上是讲给中国人民听。就表示自己好像很硬性、很有骨气、很有志气、不妥协、不让步、不低头、不投降,在中美贸易战中,这是讲给中国老百姓听。

但是中国老百姓分两种,一种是一般的、不思考的中国老百姓,也就是一日三餐浑浑噩噩,就听起来在反美国;但是真正稍微动点脑筋的、有点思考能力的老百姓一听出来,这个不就是说中共自己吗?中国人民哪来的颐指气使的教师爷?只有一家,中国共产党,其他的不是。中国人民哪来的奉为金科玉律的教科书?就是共产党强加给他们,没有别的。

你看会场上挂的,挂的什么邓小平理论,高举邓小平理论,又是什么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又是什么科学发展观,一直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就是被奉为金科玉律的东西,甚至于四个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就是它们放诸四海而皆准的金科玉律来垄断、统治中国老百姓的,强加给中国老百姓的教科书,它们不仅在教科书里写了、历史书里写了,还要发成文件来写,发成文件来学习,甚至新婚夫妇还要洞房抄党章,还要所谓党小组学习、全国组织学习,还要摆的书店里到处都是这个著作、那个著作,然后假装去排队,造成一个盛况空前,发现某某人的著作盛况空前,这就是奉为金科玉律的。所以这句话说的是一个真正的高级黑,最终的指向是指向中国共产党本身。

主持人:是。我看有人也这么说的。

唐靖远:我先补充一点。

主持人:请讲。

唐靖远:其实我觉得习近平他这个话虽然是从习近平嘴里说出来的,但是我觉得他其实客观上代表着中共高层的一种整体的认知。就什么意思呢?他这个话看上去表现得比较强硬,其实他的重点我觉得是在于他客观上起到一个作用,就是在煽动民族情绪,说白了就是通过打爱国牌来转移中美贸易战,中美关系这种冷战状态的一个焦点。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都知道其实中美之间为什么会爆发贸易战,至少最表面的关键原因其实是由于中共长期的,是中共先对美国发起了一种破坏性的经济侵略,先对美国发起一种经济上的超限战,不守规则,这样才召来了美国的反击。

但是它现在这样一说,好像把美国要求中共停止偷摸扒抢这些行为的要求,把它混淆,偷换概念,混淆成这个好像就是丧权辱国了,你要我改变,你就对我指手画脚了,对我颐指气使了,所以我要扛起民族主义的大旗。它其实无形中的,中共高层整体上一直都在用这种手法在偷换概念,把外界、国际社会对中共正当的要求,正义的行为,要制止它的错误做法的要求,它都把它偷换成这个好像是八国联军来侵略我们一样,它其实一直都在用这种法在愚弄民众。我觉得这个是客观上他这个讲话起到的一个作用吧。

主持人:现在“改革开放”这个词是中共创造出来的一个词,40年后我们来回顾一下,到底改革开放这个本质是什么?破空先生谈谈您的看法,它是不是算是共产党做的一个好事呢?

陈破空:所谓“改革开放”是共产党认为自己可以说是作恶多端,邓小平在毛泽东死之后,会见一个华人教授,他说了一句话,对这个教授大概是这么说的,比如说吴教授。他说:吴教授怎么办?共产党犯了罪,犯了很大的罪,我们对不起人民,怎么办呢?这个吴教授也给他建议,有些东西要改正。这个所谓改正就是改邪归正、洗心革面,就是不要死不悔改、不要死性不改,讲了很多改。所以这个改革开放实际上从那个地方来的。

所谓改革开放就是把毛泽东时代的一些东西纠正过来,但是尽量不要动摇共产党的基础,因为私心作祟,共产党的主要问题是私心,一党之私,个人之私,包括邓小平个人之私,他想安度晚年的心态。所以这里面的心态下就是说先保住自己共产党的根本,然后给所谓的改革最后是两个字:“松绑”,就是松绑。

邓小平其实没操多少心。现在很多人回忆邓小平,他就是一个拍板师、批准师,他主要就是夏游北戴河、冬眠上海滩,然后抱孙子、打桥牌,他实际很少操劳,然后找了几个人在前台去工作,比如说先有华国峰,后来是胡耀邦、赵紫阳在前台具体理政,他主要是拍板。

说邓小平搞改革开放这个本来不准确,本来是从基层开始摸索起的,比如安徽的小岗村、四川的农民,还有主政安徽的第一书记万里,主政四川的第一书记赵紫阳,他们先搞起来。他们向中央汇报的时候,当时给邓小平汇报,邓小平也心有余悸,说你们自己要搞的,搞出问题你们自己负责,意思就是说我没有说支持,我也没有说不支持,反正你们去搞。后来看到这个搞法,联产承包责任制能够解决温饱问题,然后才开始向全国推广,才放下心来。

所以这个所谓改革开放,邓小平自己说的是松绑,给人民松绑,而且还只松一半,不松另一半。所以松绑就是原来毛泽东时代说,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不准发展自由经济。我小时候看到小镇上,农民去卖花生,把农民的花生倒在地上踩烂,把农民打一顿,我看到非常痛心,虽然我不懂政治,只有几岁,我觉得非常痛心,那就是共产党的作法,不准人民发展经济,经济当然崩溃。

但邓小平搞经济上给你松绑,你去发展,让你去发展,但政治上捆绑、继续捆绑,一党专政、四项基本原则。所以改革开放就是对共产党错误的半心半意的一点纠正而已;中国后来经济发展起来,完全是松绑的结果。

这个“松绑”的词就可以证明。中国的经济恢复性发展、恢复性的复苏,而这种恢复来自于人民,共产党起的只是一个松绑的作用。就是一个土匪把人家绑起来了,人家什么也干不了,就松一只手松一只脚,干了一点事情,结果共产党把这个功劳栽在自己头上。

而且经济成果,这个土匪、黑社会头目还把大部分经济放自己头上,给松绑的人、干活的分很少一部分,表示你已经温饱了,能吃饱,能睡觉了,不会饿死,所以就这么个涵义。

所以改革开放最终结果来说,实际上是个骗局!民间流传的一句话说,没有共产党还谈改革开放?就不用谈了,有民主宪政,是全改革全开放了,用不着谈的事情。

主持人:唐靖远先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唐靖远:我其实非常赞同陈破空先生刚才提到的这个问题,在我看来,中共所说的改革开放,我认为其实中共从来就没有存在过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可以这样说。

因为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其实从它的动机来说,从它最初的源起,它就只是一种自救行为,只不过是因为中共从建政以来,一直对老百姓实施赶尽杀绝性的“割韭菜”,搞的国家整个都处在崩溃的边缘,极度的贫困,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中共是被迫的松绑,被迫的采取了一些让老百姓能够有一点发展的空间。等这个韭菜长起来以后,到适当的阶段以后,它再来重新割韭菜,只不过是如此而已。

也就是说,它整个所谓改革开放的基点,它并不是真正的说是要为了这个国家和民族的长远的福祉去考虑的,它其实从头到尾一直都只是为了它们的政权,它们这个统治集团的安危,是为了它们这个权力去考虑,这是一个因素。

第二个,我觉得中共所谓所说的改革开放,它一直把它粉饰成中共的一大功劳,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其实我记得刚刚在改革开放的时候,民间就有流传过一句话:“辛辛苦苦30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他为什么会说这个话呢?因为我们知道其实在中共建政以前,就是中华民国国民政府那个时候,其实就已经有非常开放的市场经济的形式的存在。

我们举个例子,中华民国从1927年在定都南京以后,从1927年到1937年这十年时间,其实是被历史上称之为中华民国的黄金十年,这十年其实同时还面临着一些内忧外患。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中华民国都已经取得一个非常飞速的令人瞩目的发展,那个时候的工业平均增长率每年达到了9.3%,远远超过现在的,远远超过中共以后的所谓的增长率。

而且那个时候的外资,就是招商引资,外资到中国来投资的比例是非常高的,比如说在生铁和钢铁这个领域的外资的比重是超过了80%;在煤炭,发电等等这些行业外资的投资的比重超过了60%。这些简单的数据都可以说明在那个时候的国民政府开放的程度其实是远远超过现在的。

中共现在所做的所谓的改革开放,只不过是因为它之前信奉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那一套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已经使国家处在崩溃的边缘了,它才不得不从新回到早前国民政府早就已经在做而且做得很不错的那个政策上面去,只是如此而已。

陈破空:我补充两句话,刚才唐先生提到黄金十年,其实有两个黄金十年,首先第一个黄金十年是辛亥革命之后,袁世凯和北洋政府的黄金十年,是1916年到1926年的黄金十年,那个时候中国经济是全世界最快的,那时候一战,很多国家都是倒退,或者崩溃,或者是负增长;但是中国的中华民国,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是正增长,而且9%以上,铁路、工业界全都迅速展开,经济迅速复苏,这第一个黄金十年。

刚才唐先生讲的是第二个黄金十年,就第二个中华民国出现,北伐战争短暂一挫之后,蒋介石和国民党的中华民国定都南京之后又出现了一个黄金十年,就是1927年到1937年这个黄金十年。这个黄金十年过后日本入侵,全面侵华,中日战争打乱了进程,加上共产党作乱,抗日战争、国内战争,这么一搞中断了。

但是尽管如此,我们看这两个黄金十年以及内外交困的时候,外面有对日本的战争,对内有国共战争,但是中国的人口没有大面积的饿死,饥饿没有发生,就跟数千年历史上一样,中国没有发生大面积饿死人的情况,人们基本上可以温饱。我们看到那个时候的记录片,穿补巴衣服的人比较少;共产党时代反而是最多的,穿不上衣服、都补巴的,甚至赤身裸体的。

1946年还有一个重要的数据,1943年、1946年两个数据,1943年国民党蒋介石政府,中华民国是第一次去做了所谓的不平等条约,讲站起来是真正站起来了,是1943年。还有一个,1946年抗日战争结束之后,国民政府一年的时间还清了八年抗战的全部外债,这是非常惊人的,证明了当时中华民国惊人的经济创造力。

然后共产党来了,内战击败国民政府,更坏的一个政府代替了一个相对比较好的政府,结果中国的经济是逐渐走向崩溃,1949年并不是那么差,但是到了共产党执政之后,到了60年代,执政仅仅十来年之后,大规模的饥荒,历史上最大的饥荒出现了,和平建国,对外没有战争、对内没有内战,和平建国,出现了第一次大规模的饥荒,而且是历史上饥荒的总数加起来都没那么多,四千三百万人被活活的饿死,所以这个情况下,是共产党把经济搞崩溃了,在1978年提改革开放只不过对经济的一个恢复的发展,恢复性的发展或者增长。

主持人:但即使这样,破空先生,我们看到也有很多人现在在说其实这样的改革开放也已经名存实亡了,或有人干脆说改革已死,有人说在“六四”以后,其实已经改革已死,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陈破空:对,改革已死,现在我们把它局限到来看邓小平的改革开放,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也就是胡耀邦、赵紫阳时代的,从农村改革到城市改革,从农业改革到工业改革,最后形成所谓赵紫阳提出了“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外贸。

中共的所谓改革开放之所以后来中国能够恢复为第二大经济体,最主要是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港台窗口,香港和台湾,这个是别的社会主义国家没有的,俄罗斯也好,东欧没有,这是个条件。

第二个条件就是刚才新闻片也介绍了,赶上两个时候,一个是冷战中,美国联中抗苏给中国很大的支持;第二,后来的冷战结束,全球化,中国入世之后,搭上全球化的快车,外资、外贸,全是外,外资、外贸、外汇成了中国的一个主力,让香港、台湾是经济火车头,再加上中国人有重商的传统,人口多、地缘辽阔,而且有重商主义,中国人勤劳,中国人民本身所创造的财富,这些所有因素加在一起有那么一个成就。

但是我们看到自从“六四”屠杀发生之后,其实中共领导层基本上是往下走,就是往不改变的方向走,所以才有1992年邓小平南巡,“南巡”是党内的原说,警惕“右”、防止“左”,说谁不改革谁下台,把江泽民跟李鹏吓的假装改革,之后就是被动改革了。

而到了胡锦涛时代是守成,属于守成型的;到了后来的习近平时代,基本上又是更加倒退,更不情愿改革,甚至前一段时间很明显,去深圳广州视察,开始是不提“改革开放”四个字的,最后一天才提到改革开放,到了改革开放的博物馆门口才提;而且连邓小平的名字整个行程都不提,大概是四天五天的行程,整个不提邓小平。

也就是说习近平的脑袋里,或者说他背后的王岐山的脑袋里,主要是王沪宁的脑袋里在琢磨著究竟还提不提改革开放?究竟还提不提邓小平?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时候。

最后现在被动的提了,现在提了是被动的提,非常被动,把“六四”重新提,动乱、暴乱是主动的提;而把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被动的提,被动的提是因为不仅有民间的压力、美国的压力,包括彭斯副总统的演讲,说回到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还有党内的压力,党内也不满,党内要说抛弃邓小平的路线,党内都过不了关,所以最后干脆提了,提的是非常被动的,不是说他要改正某种错误,是被动的,但是主动的强化的是党的领导,所以党的领导才是他讲话的本质。

主持人:唐靖远先生,谈到这个,刚才破空先生谈到红利,过去30年所谓的改革开放,其实是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对于中国打开大门,基本上经济是由此腾飞。西方国家的初衷可能是希望通过经济改革促进政治改革,当时中国民主派的人士也认为邓的这种改革最终的目标可能是政治改革,但是都没有发生,您认为为什么呢?

唐靖远:我觉得其实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西方国家,他们其实对中共有一个比较大的误判,就是说他们之前初衷是好的,他们觉得通过经济上面的改革有可能会带动中共在政治层面上发生变革,尤其是在苏联解体,苏联和东欧解体以后,那个时候整个国际社会是比较乐观的,都认为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大背景之下,中共一个孤零零的共产主义国家很可能是挺不了多久,所以它整个是一种比较乐观的。

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我觉得他们是发生了误判,他们认为有可能通过这种经济的改革促进中共发生一种自我革新,但是实质上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最大的误判。实质上中共的本质我们都知道,对中共凡是了解的比较深入的人其实都很清楚,中共的本质从它诞生的第一天开始起到现在,其实它从来没有变过。

它的本质其实从它的理论都能看出来,它一直就是一个反人类、反社会的这样一个体制,它一直是以这种体制在存在着,所以你要指望它自己去革自己的命,那个其实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种误判导致了西方世界对整个中共采取一种错误的政策,就是接触,而这个接触政策直接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给了中共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很多的支持,让中共度过了在苏联和东欧集团解体以后比较艰难的、特别危险的危机。

我们都知道人世间其实还有一个道理,就是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叫做“相生相克”,西方社会给中国在经济上面给予很多支持,甚至把中共纳入到WTO体系里面来,他们的想法是想通过以经济来带动政治来改变。

但是其实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我们刚才说的,可能正的,他们看见了好的一面觉得有可能会导致中共发生一种好的转变,但是中共恰恰是利用了它坏的那一面,不好的那一面。就是说中共采取了一种手法,在经济上利用体制不断地来给自己输血、来给自己壮大经济实力,但是在政治上它反过来利用它获得的经济实力去不断地去强化它的笔杆子、刀把子、还有枪杆子,来强化巩固它的统治地位。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看见它演变到现在,客观上西方国家的这种支持其实变成一种客观给中共输血,帮助中共壮大了它的力量,最后演变到现在实际的情况,我们看见中共现在不但拥有了相当的这样实力,它现在不但不怕西方国家所谓的和平演变,它甚至反过来向西方国家去输出它的所谓“中国模式”,它要反过来去向西方国家去实施和平演变,已经到了这样一个程度。所以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当初国际社会整体上对中共邪恶的本质认识不足,一个误判。

主持人:在现在这个时候,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似乎在有所觉醒,我们谈到这个来看一看贸易战,破空先生我们看到就在习近平演讲的当天,刚才您谈到有记者问中共外交部的发言人,说纳瓦罗提到中美贸易谈判的目标是中共的结构改革,结果华春莹就活学活用,把不能改的就一定不改搬出来了。您怎么看这样的一个回答,特别是预示著中美谈判?

陈破空:现在基本上这个故事,唐先生刚才讲了这个故事,所谓改革开放的故事,所谓中国利用外资、外汇、外贸发展起来这么一个输血打针的过程是什么呢?就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就是“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农夫同情蛇,看蛇冻僵了,把它放在胸里,最后蛇苏醒把他咬死了;东郭先生同情狼,要救这个狼,狼要吃东郭本人。台湾、香港、美国整个民主国家都扮演了东郭先生和农夫的作用。

最后美国带头觉醒了,这个觉醒就是从全面融入到全面围堵到全面围剿这个阶段,所以现在进入全面围剿的阶段,包括华为代表的事件在内。这次纳瓦罗所讲的和华春莹所回答的就这么一个交锋,但是是语言上的交锋,我相信中共在对外的妥协和退让还是会继续进行,因为它的本质是保政权。

所以实际上习近平这次讲话总结成三次失望,三败。什么叫三次失望呢?在十九大的时候,十九大召开前,人们各界国内外包括中国民间抱有很大期待,觉得十九大要召开了,习近平进入第二任期了,大权在握了,是不是能够宣示进一步改革的措施,比如更进一步靠向民主宪政或者文明世界?结果他读了三个多小时的报告,二万多字读完之后,人们是大失所望,所以那次十九大的报告是大失所望。

结果到了今年,那是第一次,第二次就是今年两会,人大政协两会修宪,修宪之后人们不仅是失望,简直是绝望,把这个国家主席盖掉之后,习近平可以说是民望惨跌、大跌、重跌,一落千丈,那是个重大的挫败。

结果这次,第三次,改革开放40周年,人们又在看,是不是改革开放40周年能够提出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措施,尤其中美贸易战,中美泰山压顶的情况下,结果出来这么一个讲话,给人解读就是不改革,改革已死,改革的追悼大会,这个声音低沉缓慢,所有的人表情凝重,这是一个追悼大会,他致的是个悼词,改革开放死了。这三大失望。

另外还有习近平的三败,一败给美国,二败给政治老人,三败给邓小平路线。败给美国就是说在中美这个博弈中,说贸易战要奉陪到底,要血战到底,要怎么怎么样,最后失败了,这是该败,本来就该败,你做得不对,你占人家便宜几十年,该还了,所以这个败是应该的。

但第二个败,败给政治老人是不应该败的。败给政治老人,包括败给了江泽民、败给了胡锦涛这一批政治老人,把他们的旗帜都打出来,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全给打出来了。

为什么?你败给政治老人是不应该败的,你应该超越他们,你本来要超越江、胡,还有毛、邓并驾齐驱,甚至要超越邓,跟毛并驾齐驱,甚至超越毛。结果你啥也没超越,最后乖乖排在别人后面,排了一串,然后讲话把所有人都列了一段。

这是败给政治老人,为什么败给政治老人?我认为是修宪造成的。修宪,政治老人就没出来了,十九大政治老人接着出来挺,表示背书权力交接。但是修宪这个过程之后到现在政治老人都没有出现,没出场的政治老人不支持,对现行政策不支持,所以被迫去讨好,这党遇到麻烦了。败给政治老人是不应该的,是因为你走得不对。

第三个,败给邓小平路线,本来这里也不应该。邓小平路线虽然是改革开放,但邓小平路线是旧的东西,不是新的东西。习近平完全可以跨越毛泽东的政治独裁,跨越邓小平的只有经济改革没有政治改革,往前走,经济改革加政治改革往前走,你自然就战胜了他。

结果他往后退的结果是什么呢?被动的捡起邓小平的经济改革,主动的背起了邓小平的负资产“六四屠杀”,结果这一下把自己搞得左右不是人,所以现在没有任何人喜欢现政府,民间、党内、左右派没有人喜欢,结果孤家寡人一个。所以这个政治智商太低了,而且周围下指导棋的人太差了,不管是王岐山、王沪宁,下的指导棋太差,我真替他们感到不值。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已经有观众简讯发言,我们很快读一下观众的发言。这位观众说:“中共坚持不改革的关键是死抱着‘共产’两字不放。共产的实质是不劳而获,因此凡是阻止不劳而获的开放政策,它一概拒绝,这就是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我想问一下唐靖远先生,刚才我们谈到在新闻发布会上这样一个交锋,很多人认为这些话,比如不能改的就坚决不改什么的,外界将此解读为可能对于90天的结构性的改革没有办法抱太大的期望。那是不是中美贸易战的前景预示著会更加激烈?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唐靖远:我是这样看的,外交发言人的回答,他是客观上透露出中共高层整体的一个共识,他的这个讲话对贸易战,我觉得毫无疑问会产生一个负面的影响。但是对这一次,如果我们单独把它局限在90天的谈判里面,我觉得可能影响并不一定会很大。

为什么这么说呢?刚才陈破空先生已经提到一个重要的问题,中共始终是把它的存亡放在第一位去看的。现在对中共来说,它们是迫切的需要谈判,它们迫切的需要有一个喘息之机。所以不排除完全可能在90天的谈判里面它可能去答应,甚至全面答应美国的很多的要求。甚至在动作上面,一些局部的、不致命的、不动到根本的一些方面,它可能做出一些实质性的动作来取得美国的信任。我觉得这个都是有可能的。

它的目的是什么呢?他这个回答体现出来中共它实际上真正的目的可能还是一种拖延战术,我是这么来看。它因为通过这种方式,就是用时间换空间。我们知道中共它一直都有一种方式,一旦自己走不下去的时候,它就会服软,通过这种方式换来一定的喘息之机以后,它马上会立即翻脸的。所以这种拖延战术表现出来,中共它有可能会答应很多东西,究竟它兑现它的承诺能达到多少?这是我们不知道的。

因为我们看最新的消息显示,这次姆努钦明确说了,说在1月份,中美之间要开始谈判,而且他们确定谈判的协议是要可核查、可执行等很多细节都要列出来。其实我觉得这种对中共来说,它如果要做假,如果要欺骗美国并不难。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它是一党独裁的体制,所有的资源都掌控在它的手中,它如果要举国作假来欺骗美国,它是可以做得到的。

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对中共能够履行它的多少承诺,我觉得需要打上一个问号。即使这个谈判它能够顺利达成,在90天之后,贸易战会不会重开?或者在一段时间美国发现自己受骗以后,这种时候我觉得贸易战很有可能会导致美国对中共采取全面的冷战,这样的一种态势我觉得都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破空我想问您一下,在刚刚过去的G20峰会上,基本上很多人认为习近平签了“城下之盟”,或者有点服软了。所以一开始的半小时、40分钟都是他一个人,基本上是他自己主动的来承诺了,结构性改革也好还是什么也好;那么现在在会议上他的发言又突然变得强硬。您觉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或者说哪一个态度才是他真实的态度呢?

陈破空:这个发言是对国内人讲的,实际上对内他肯定要妥协,肯定要让步,甚至俄罗斯媒体描述的投降,因为他为了保政权。实际上这个在中国历史上有迹可循,中国历代专制者,在对外妥协的同时他要加强对内镇压。还是满清那句话,“宁赠友邦,不予家奴”。满清跟后来的八国联军打不过,为了讨好,跟列强签订合约的时候,它为了保障自己的政权就镇压了义和团。义和团本来是帮它去打的,所谓“扶清灭洋”。但是洋人要责怪义和团,洋人并没有灭掉义和团,是满清把义和团给灭了。

所以现在的共产党就这样,你看他这个讲话,对内是加强控制和镇压,对外是要准备妥协。实际上在历史上有一个说法叫做“攘外必先安内”,慈禧太后用过,负向用;蒋介石用过,但是正向用。

蒋介石认为第一个,共产党作乱于内,日本人威胁于外,先把共产党消灭了,才能对付日本。而蒋介石还有一个战略考虑,当时中国不够日本的军力强,再过一些时间才决战会好一点,但由于“西安事变”打乱他的计划,共产党操纵“西安事变”,结果各方面苏联也卷进来,最后被迫所谓“国共合作”,然后去对抗日本,结果国力消耗,然后共产党壮大。现在又来了,“攘外必先安内”,又是一个负向的说法。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不能改的坚决不改”,不是说给美国听的,不是说给贸易团听的?

陈破空:就是对内。对外来说,据说有一个说法,这次他虽然表示这不改那不改,但是据说要改的东西是给谁讲?是给美国人讲,不会给中国老百姓讲。我们不能低估中国统治者的私心,一党之私、一己之私在中国历史上非常祸害,比如宋高宗和秦桧干了什么事情呢?当时岳飞是抗日名将,他可以打败清朝、打败金朝,当时叫金国,但是他把岳飞搞回来。岳飞有一句关键的话惹了大祸。岳飞说:为什么要杀我?他说“莫须有”,罪名是“莫须有”,就你不要问,就该杀。

岳飞写了一首诗迎回二帝,朝天阙,奇耻大辱。宋徽宗、宋钦宗被俘虏了,但是这个宋高宗恰恰忌讳这一点,如果“迎回二帝”的话,他的父亲、哥哥,他(宋高宗)自己当不了皇帝,他宁愿他的哥哥(宋钦宗)和父亲(宋徽宗)死在金国手上,自己能够当皇帝。私心到这种程度。跟秦桧合谋,谋害了中国的民族英雄岳飞。

结果怎么样呢?亡国!不仅北边亡了,最后几十年之后,南宋也亡了,最后遭受浩劫。所以中国统治者的私心非常坏,根本不顾及国家民族,今天的共产党依然如此。

主持人:还有一点时间,唐靖远先生,我们知道在讲话的前一天,在网路上有个非常火的录像,是中国的经济学家向松祚的演讲视频,他就谈到中国经济现在接近崩溃的现状。外媒现在有个说法,说北京当权者现在最大反对或者挑战者是中国经济,您怎么看这样的说法呢?

唐靖远:向先生整个讲话我都看了,他提出了要求三个改:“税改、国改、政改”。我觉得他这三个改可以合成一句话,说白了就是他在呼吁你要想真正的改革,真正意义上的改革,你就必须要去动那些权贵阶层、权贵家族、特权阶层他们的蛋糕。其实说白了就是这么最核心的一句话。

在向先生他的讲话里面,我觉得他还提出来一个问题,说明体制内已经在开始有一点混乱。如果他这种声音,体制内没有人支持他,他没有相应的一些背景,其实不可能让他发出这种声音。它客观上也说明,可能北京当局对整个政局的控制力在削弱,就是这样。

陈破空:中国缺少有品质、有智慧、有才能综合在一起有善心的领导人,现在这些中国领导人都是跟这些东西相反的,所以中国人的不幸就在统治阶层。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的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