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地下党员揭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已变党人治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1月07日讯】台湾总统蔡英文近日声明台湾绝不接受中共提倡的“一国两制”后,在台湾朝野对中共侵害台湾主权的种种作为提出批评的同时,香港民主人士也纷纷发声,呼吁台湾以香港为前车之鉴,切勿被中共欺骗。《我与香港地下党》作者梁慕娴日前接受台媒采访,再次披露了中共如何在香港培植地下党并隐秘地把“港人治港”演变为“党人治港”的黑幕。

现旅居加拿大的梁慕娴女士曾经是香港的中共地下党头目之一。她一个多月前(2018年11 月25 日)曾经接受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的专访,披露了自己当年受中共地下党组织蛊惑成为其中一员后所参与的“统战工作”,曝光了中共在香港发展地下党并将其黑暗势力渗透香港各界、暗中控制香港社会的内幕。

上周六(1月5日),香港《立场新闻》转发了根据这次访谈节目的内容整理的文字稿,表明要以香港实施“一国两制”的经验教训,为台湾民众提供借鉴。

梁慕娴1939年出生在香港,1958年毕业于香港香岛中学。她在读中学的时候,受到中共地下党所谓“爱国主义”的蛊惑,经由学校老师的介绍,秘密加入了中共的共产主义青年团,后又转正为中共党员,然后被中共地下党派遣进入“学友中西舞蹈研究社”(简称“学友社”),从1962年至1974年担任“学友社”主席,开展针对学生的统战工作。之后逐步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而移民加拿大,摆脱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的控制。

在访谈节目中,梁慕娴谈及了自己看清中共本质而最终觉醒的过程。她表示,自己的觉醒经历了“一个长时间痛苦挣扎的过程”。

首先促使梁女士开始对中共产生严重怀疑的,是1971年发生的林彪“叛逃坠机”事件。当时她心中产生了许多疑问,情绪低落,开始变得无心“党的工作”。适逢远居加拿大的家姑重病,梁女士申请出国探病却被香港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人批评是“投靠外国”。1974年已经对中共失去信任的梁女士离开香港移民加拿大,从此脱离了共产党组织。

在接受专访时,梁慕娴回忆说,自己出国后忙于生计,很少思考政治问题。但1989年发生的中共屠杀爱国学生和北京市民的“六四惨案”令自己对中共彻底失望,而1995年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更最终地粉碎了她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她说:“以上种种虽然己经使我认清了中共的本质,也令我从组织上,思想感情上与中共决裂,但是,这种觉醒的程度仍未有足够的力量让我觉得要提笔书写。”

直到香港面临主权回归中共的1996年香港即将“回归”之际,原本以为中共地下党员应该浮出水面公开其真实身份。梁慕娴惊异地发现,中共完全没有任何公开地下党的意图,却准备让地下党在香港“回归”后继续秘密运作。中共这种欺骗香港人的手段让她感到很愤怒。

尤其令她震惊的是,曾经与他一起在“学友社”从事统战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叶国华正在以商人身份统战香港民主派的领袖们,而民主派人士对叶国华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而且叶国华在政坛上活动频繁,其向上爬的野心“昭然若揭”。深感绝不可以坐视中共地下党员来管治香港,梁女士意识到自己有责任把这些真相告诉香港人。这种使命感驱使梁女士不顾一切地拿起笔来揭露“香港工委”所领导的中共地下党人逐步侵占香港管治权,欺骗港人的真相。

梁女士介绍说,在香港统领中共地下党的机构是“香港工作委员会”(简称香港工委),在香港“回归”前其公开的招牌是“新华社”香港分社,而现在该机构公开的招牌就是“中联办”,而“中联办”的主任一职相当于“香港工委”的书记,负责统领全港一切事务。

据梁慕娴披露:每一个地下党员每星期至少一次与“香港工委”派来的领导人秘密会面,透过他向党汇报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情况,以及听取上级领导的传达和指示。联络方式可以是单独见面,称为单线联系,也可以是几个人一组的党支部。如果共产党员当了特首,便作特别党员处理,直属中央领导,不属“香港工委”系统,免去每周见面的规定。为免暴露地下身份靠通讯员保持与中央的联络。

这样,香港实际上有一个地下党领导的网络,秘密决定了香港政府所有的方针政策,然后有党员特首把上级领导的指示变成公开的政策向全港宣布并执行。而香港学校和其他机构中那些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却掌管着香港事务的中共政党组织成员(地下党)则纷纷出来表态支持。

梁女士说:“香港人只看见特首在立法会、行政会议中活动,却不知政策从何而来,被蒙在鼓里。香港回归二十一年的事实,完全证明‘港人治港’己经变成‘党人治港’。”

梁慕娴还以自己在“学友社”从事的统战工作为例,披露了中共欺骗和吸收年轻人加入地下党的手段。

她说:“我们是利用舞蹈、音乐、戏剧等艺术活动以及补习功课,学业指南等去吸引年轻人。另外有一个也是中共外围学生组织叫‘青年乐园’,则是以文学写作和出版刊物来吸引学生。那时我们这些党员经常做的事情就是探访,关心这些学生,和他们做朋友,取得他们的信任。然后灌输爱国爱党思想,成熟后便发展他成为共青团员或共产党员。青年学生单纯幼稚,很容易上钩。我为我曾经做过这样的工作向上帝忏悔。”

她表示,特别是那些有理想的人,容易受到中共的爱国主义的欺骗,一旦上钩,要脱离中共的精神桎梏就很不容易,她说:“中共的爱国主义是一杯毒酒,喝了,很难翻身,我自己是最好的例子。”

针对中共对台湾社会渗透的问题,梁女士表示:根据历史记载,台湾很早便有中共地下组织。1950年国民党蒋介石破获的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领导人“吴石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海峡两岸通航,台湾民主转型后,中共潜伏在台湾的地下党就开始利用台湾民主自由的空间进行活动。她说:“毫无疑问,远在大陆的中共也会乘着自由,回来找寻这些火种,重建“台湾省工作委员会”。这些地下党组并非公开合法团体,应该深入侦察加以击破。”

梁慕娴并提醒台湾公众,中共也正透过贸易、旅行、学术交流、交换学生等公开操作的手段,大量地渗透影响台湾的方方面面。她说:“我希望台湾无论任何政党上台,为了台湾的安全和利益,都不要掉以轻心。加强法治精神的宣传教育,立法防止中共一切非法渗透,不要重蹈香港的覆辙。”

(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