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加发中国旅游警告 特鲁多批北京任意判死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1月15日讯】【今日点击】(3363-2)

提要
加发中国旅游警告 特鲁多北京任意判死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在跟大家分享七的定数的时候,有些朋友因为在海外嘛,信西方宗教的人比较多,看我节目的很多朋友也同样是。

所以有些朋友感触也满深的,根据他们自己的宗教的知识,就把一些相对西方宗教的一些,你比如像启示录啊、圣经啊,什么旧约、新约,就贴在了我的节目下面。

他说涛哥你讲得不错,那里面是如何如何,那朋友贴出来了,朋友贴了什么,我基本就跟大家描述的是什么。当然有朋友可能对自己的宗教比较,很崇拜很崇敬,所以就是说涛哥你得把圣经看全喽,你不看全你这么解释有偏颇之意。

我完全承认,如果去解释圣经有偏颇之意,第一,我跟大家讲明白,我没资格解释圣经,我没有资格解释圣经,所以你不要把它解读成是我解释圣经,我个人只是随缘而遇。随缘而遇就是今天遇到了什么就算什么,既不是基督徒、也不是天主教徒, 更不是犹太教徒,所以我是一个普通的俗人凡人,一个最普通的、最典型的,一个马路上吃羊肉串的。我既不是学者也不是研究,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憋了气也得死,如果上厕所不方便的话他也难受,就这么一个普通的俗人。所以朋友别对我要求那么高,你千万别说我研究什么,我没有资格,我也没有资格去解释,也没有资格去研究。

那朋友贴上什么,这是我个人崇尚的,这叫缘分,随缘而遇。在几十年前上大学的时候,刚刚开始的时候,我看到过叫圣经的故事,所以既然是以故事的出现,它就是一种普通的故事。那朋友讲的说圣经,那是你宗教中崇尚的东西,故事跟崇尚的东西中间是有距离的对吧,是有距离的。所以请那些确实是朋友们,对自己宗教很尊重的朋友呢,请你海涵,我讲的是故事,在我个人的角度来讲去理解它。所以你不能把我当成像你一样,基督徒啊天主教徒啊 ,我不是,所以这个得跟大家声明。

而随缘而遇的事情呢,它代表着我个人生命中的命运,命运在其中随遇而去,那随着时间的发生这个东西出来了,它就出来这么多,出来这么多,咱们就讲这么多故事。那所以这样的话呢,我以为更尊重我个人的声明,尊重我个人的一种信仰的属性,尊重我个人,这是上下的,我相信作为很多朋友能够理解这一点。

加发中国旅游警告 特鲁多北京任意判死

德国之声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加拿大颁布中国旅游警告,特鲁多批北京任意判死刑。习近平开杀戒,为了达到自己目的,把中共政权完全放在了,就像ISIS一样,最邪恶的位置上,用杀人之威胁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中加关系因为孟晚舟案陷入低潮,先抓了两个加拿大人,雪上加霜,然后又要把这个人判死刑。活该他倒楣,他在倒楣在哪儿?他是个白人。

在孟晚舟被释放的同时,抓了两个白人,第二天抓第3个白人,他抓错了,那不是犯罪,那是违反行政规定,把那女的放了。然后在法院中找一个加拿大人,白人,在上个星期,上个星期五,中共驻加拿大的大使写了篇文章,在国会山报,西方文化论、西方优秀论、白人优越论,他就这么写的,那个东西写在先,这个判刑在后对吧。傻老爷们上诉,一上诉给他判死刑。杀白人,义和团,在半个月前,新华社、 人民日报高调推崇义和团,这是今天很显然的事情,完全蜕变到百年之前的故事。

这是一个崩溃的完结的过程,在痛击所谓种族主义的时候,今天共产党的,中共背书下的习近平,高举种族主义来杀白人,推起爱国主义。网上你可以看到有一个说法,黄种人能杀,白种人为什么不能杀,就是现在的说法。看我节目的人下面留言的,黄种人能杀,白种人为什么不能杀,他贩毒了就该杀,这是习近平要的。加拿大所有的媒体在报导这件事情,这是习近平要的,他要这个氛围、要这个环境,你放不放孟晚舟,这叫实力对不对。

所以这样的做法、实力,他就是一个,我们说他是一个强奸者,强奸者为什么这个词汇很到位,这是这个强奸犯的生命中的臭肉的原始动力,无人能制止,表现出生命的邪恶。加拿大已经发出了警告,要求加拿大人一定要小心,中共会随时抓加拿大人。如果今天特鲁多放了孟晚舟,那你将看到在未来的时间里,中共会抓更多人,谁惹它,它抓谁。如果今天把孟晚舟真的给她引渡了,这个人可能会被判死刑,今天特鲁多将在加拿大,遭到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痛斥。所以在我个人眼睛里,这有点类似当年的,古巴的导弹危机 ,苏联把导弹运到古巴去,箭头冲着美国,然后呢那当时的美国没招了,就以战争的状态应对,苏联撤走了。

所以在我眼睛里,这恐怕是以断交的概念的出现,可能是我觉得是最好的,因为你不能跟那种生命去讲条件。特鲁多指责中共任意使用极刑,那作为加拿大政府,加上国际友人和盟邦,我们极为关注中国选择开始随意使用死刑,就像这个例子,那今天的状况造成两国非常紧张。而这个判死刑家族的一个阿姨表示,她说家族最害怕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她给路透社的声明说,我们心系罗伯特,这个人叫罗伯特,不敢想像他现在的感受和想法是什么,这是一个可怕的、不幸的、令人心碎的情况,我们正焦虑的等待有关上诉的任何消息。

上诉的时间表面上尊重法律,是让今天加拿大社会吵疯了,当他顾及到自己的利益的时候,顾及到所谓民间的这种呼声的时候,因为加拿大人很难想像,自己的人被判死刑,他就有可能放掉孟晚舟,就这么回事。所以中共体制在它崩溃前,一定表现出这种品质,但是它逃不出七的定数,它的14日那天是做这件事情,就这么回事,在我眼睛里它就这么对应着来的。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讲,加拿大应该立刻召集两国外交政策,和安全顾问会晤,向中方强调他们必须遵循国际法。是,正常的外交渠道就应该做了,那如果它做完之后没有作用的话,那在我眼睛里,任何国家是服务于人的,任何一个人代表着一份天、一份地对吧。面对这种邪恶,它得手之后,它会威胁整个人类,这是最大的ISIS。所以你为什么要跟魔鬼勾肩搭背,所谓的大使级关系,就是这么个故事。

大赦国际的倪伟平,在国际法中,仅能针对情节最重大之罪判死刑,毒品没有达到过这个门槛,他说但是2009年曾经处决过一个英国毒犯。概念是完全不同的,这不是什么量刑的问题,醉翁之意不在酒,所有人都知道它是什么,你不用去讨论那些法律上的什么。没跟你说这是有时候,在我眼睛里是个书生。这个事发生在川普身上,它也不敢在川普身上用,它发生在川普身上,川普就可能召回他的大使关闭大使馆,你试试。今天如果加拿大人关闭北京的大使馆,你知道他们多少孙子是加拿大孙子,他立刻就成了孙子。这就是今天人只有表面的文化、表面的知识、表面的礼貌,却没有做人的尊严出现的场面。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