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中共任意执法 加国召回6大使研议解决危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1月17日讯】加拿大公民谢伦伯格被中共法院判死刑,持续引发各界关注,两国关系急剧恶化。加拿大政府紧急召回驻中、美、英、法、德、联合国等6名资深大使,共商如何解决加中关系危机。

中央社报导,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及内阁成员,当地时间16日晚将听取6名大使的简报。6位大使包括驻北京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驻联合国大使布朗夏(Marc-André Blanchard)、驻英高级专员夏赫特(Janice Charette)、德国大使和欧盟特使狄安(Stéphane Dion)、驻法大使赫顿(Isabelle Hudon)和驻美大使麦诺顿(David MacNaughton)。

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周三(16日)在魁北克省告诉媒体,“这是加拿大与中国关系的艰难时刻。”她说,加拿大感谢近几天来自美、英、德、法、荷、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的支持。

方慧兰表示,下周她将出席瑞士达沃斯(Davos)世界经济论坛,向国际政商界领袖提出中国有关行动。

她强调:“加拿大与中国关系长远深厚,这是一个艰难时刻。加拿大很清楚自己的原则和立场,我们也清楚加中关系既广且深。”

加拿大国会预订在28日重新开议,特鲁多政府内阁成员正在雪布鲁克(Sherbrooke)举行为期3天的会议。

加中关系自上个月初,加拿大应美国要求逮捕了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财务长孟晚舟之后,急速降至冰点。美国就孟晚舟和华为涉嫌违反伊朗制裁一事要求引渡孟。

中共在加国抓捕孟晚舟后,曾威胁加国政府释放孟,“否则必将造成严重后果。”但加拿大表示,该国政府不能干涉司法程序。

中共随即抓捕了加拿大前外交官、国际危机组织成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以及加拿大商人斯巴沃(Michael Spavor)。理由是两人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加拿大多次要求中共立即释放这两人。

霍夫斯特拉大学法学院(Hofstra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教授Julian Ku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说,中共对康明凯和斯巴沃的拘捕“几乎就是教科书中定义的‘武断’”。目前仍然不清楚他们正在被指控的罪名是什么。中共也没有拿出什么具体证据,甚至连证据的描述也没有。

中共法院14日更以走私毒品罪,由之前的15年监禁判处谢伦伯格死刑。这一处罚加剧了加中外交争端。

特鲁多立即公开谴责中共任意执法,方慧兰指这一处罚不人道且不恰当,要求中共免去加国公民死刑。

而中共对谢伦伯格案的重新审理,更引发外界对此案的广泛质疑。

36岁的谢伦伯格被指走私冰毒222公斤,2016年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走私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谢伦伯格不服提起上诉。

案件拖了两年多,直到2018年12月29日,辽宁高院立案受理,检方当庭提出一审法庭对谢伦伯格量刑过轻的证据,发回重审。

仅16天后(2019年1月14日),一审法院就公布重审裁决,判处谢伦伯格死刑。

谢伦伯格的辩护律师张冬硕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因为涉及到死刑的案件,在15天之内走完审理程序直到宣判,如此之快,确实是很不寻常。

张冬硕律师认为,现有的证据首先不足以证明,谢伦伯格在大连从事了222多公斤毒品的走私活动。第二,现有的证据也不足以证明,他参与了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第三,公诉方所提出的补充起诉的犯罪事实,不属于新的犯罪事实。所以,即使被法院采纳了,也不能加重谢伦伯格的刑罚。

张冬硕表示,谢伦伯格将提出上诉,而谢伦伯格的辩护将集中在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他加入了贩毒集团,或参与了冰毒走私。

《南华早报》说,这次对谢伦伯格判决的时机及其快速性以及中共方面使用的“新证据”,引发了观察者的质疑。

人权观察执行主任罗斯(Kenneth Roth)表示,中共正在“玩人质政治”。

观察人士认为,这一判决是中共对华为案子的最新报复。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和中国法律专家克拉克(Donanld Clarke)表示,谢伦伯格案强化了中共当局对另外两名加拿大人拘留所释放出的信息,即中国(中共)认为“人质可以作为一种可接受的外交方式”。

(记者李红报导/责任编辑:程以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