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揭大陆民营企业家命运: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1月17日讯】有人调侃说:“中国企业家不是在监狱,就是在通往监狱的路上”,道出了中国民营企业家们可悲的现实处境。

经济衰退 政府“关爱”民企

近期,由于美中贸易战的冲击,中国经济出现大衰退,陷入重重危机。作为中国经济支柱的民营企业,也罕见受到政府的“关爱”。

去年11月,习近平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表示要支持民营经济继续壮大、不能弱化。随后,中共最高法院发布了《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高院和高检也先后表示,要平反一批民营企业家冤案,慎抓民营企业家,慎封其财产。

不过,现居美国的中国民营企业家马永田认为,中共所谓的“平反”,以及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并不是真心的。“当局现在当然还是要扶持民营企业家,缓解社会经济萧条,还有缓解就业问题。但这种缓解,不可能是发自内心的。”

贸易战开打后不久,中国就爆发民企“倒闭潮”。中国门户网站网易2018年10月刊文称,去年上半年,国内有504万家企业倒闭,失业人数超过200万。这些企业中多数为民营企业。

刚刚进入2019年,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又爆出“注销潮”,每天在媒体登记注销的中小微企业超过2000家。

经济萧条导致就业市场恶化,中共官方的数据显示,去年有740万农民工返乡,外界指这些农民工都是因失业被迫从城市返回家乡。

日媒披露,迄今为止,中国实际失业人数高达2000万。

而且,随着贸易战导致产业链从中国迁出,外企陆续撤资,这股失业潮会愈演愈烈。北京目前已公开把“稳就业”作为首要任务。

与此同时,民营企业的利润也在严重下降。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民营企业利润总额占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的比重,从2015年的1/3,下降至2018年的1/4。

中国经济陷入危机,政府开始松绑民企。近期,中共从中央到地方,从多部委到官媒,密集发声“纾困”民营企业政策。外媒称,中国民企似乎与国企一同成了政府的“亲儿子”。

但评论人士认为这只是中共惯用的花招,中共对民营企业就像割韭菜一样,一旦民营企业家暴富,都难免成为中共公有制砧板上待宰的肥猪。

中共三招吞噬民企

《大纪元》曾分析说,中共利用“明枪”(将企业家入罪)、“暗箭”(用各种行政手段让民企倒闭)和“软刀子”(加重民企税务和社保支出的经济政策)三大手段,吞噬民营经济。

有财经人士批评,中共对民营企业就像割韭菜一样,民企实在是被收割得够呛,税务稽查风暴,社保检查浪潮,环保一刀切,股票质押爆仓,银行收缩贷款等等等等诸如此类,还要叠加供给侧改革带来的原材料价格暴涨,民企压根连生存空间都没有。

更让中国民营企业雪上加霜的是,近年来,北京正在推行“混合所有制”国企改革。中共体制内多名学者公开批评,“国企混改”实质就是变相的用国企吞并民企。

时评人士文昭分析说,一旦中共财政走向匮乏,政府钱越来越不够花,就会对私营企业下手,大规模地“杀猪拔毛”。

平反政策是“空头支票”

身在加州的民营企业家肖运军认为,中国经济大萧条是“平反政策”的真实背景。但他对这些政策完全不信任,“其实它就是一张空头支票,当局没有落实受害者的合法权益。企业家的资产就是得到平反,也没法还给他们;还有,制造冤假错案的法官、公安,当局都没有追究。”

中国经济学家盛洪发表文章指出,在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方面,多少文件都不如一个案例。近来的一些案例表明,中国民营企业家所处的法治环境,并没有改善。

甘肃民营企业家赵守帅在被错误关押11年、上亿资产被非法剥夺后,去年7月被法院判为无罪。去年年底,他向政府提交的21亿元国家赔偿申请,除了人身自由赔偿外,大部分财产损失赔偿被驳回。

与赵守帅几乎同时代的民营企业家左安一被错误关押5年,虽然被改判无罪,但他的40亿资产至今没有得到赔偿。

企业家深陷法律“地雷阵”

目前,中国民营企业家仍然普遍感到不安。身在美国的经济学者秦伟平认为,一个公平的法治环境对民营企业家的信心非常重要,“如果市场缺少一个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特别是恶劣的司法,还有公权力老是介入市场运营,这样的话,企业家根本就没有安全感,这是很大的一个隐患。”

网路上曾有文章指出,中国民营企业家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表面上看,他们风光无限——拥有令人艳羡的财富、庞大的企业团队、尽可能多的政治光环,还可能拥有一本或几本外国护照;但是事实上他们中很多人都陷于日益强烈的焦虑之中。

在中国,很多企业家不得不依附于权贵,成为中共权贵官员的附庸,甚至成为现代“家奴”。他们却往往因此被卷入中共官场权斗的漩涡。一个官员倒下,便会随之倒下一大批与之有关联的民企,如薄熙来之徐明,刘铁男之倪日涛,刘志军之丁书苗。

大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大午曾在一文中指出,在中国大陆做生意,企业家似乎身处法律的“地雷阵”中,“一不小心您就会锒铛入狱”。

他总结了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十宗罪,1、虚报注册资本;2、虚假出资罪;3、抽逃出资罪;4、徇私舞弊低价折股、出售国有资产罪;5、私分国有资产罪;6、集资诈骗罪;7、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8、高利转贷罪;9、虚报破产罪;10、非法经营罪。

孙大午说:“一旦碰了政治稳定的高压线,某些特权是可以先抓人后找罪名的,官贵民贱,在有些人那里厉害着呢。”

中国著名律师陈有西去年曾对外界指出,如果不改变目前中国的法治状况,中国民营企业家永远都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富豪榜”沦为“杀猪榜

中共改革开放40年来,一夜之间冒出了无数的富豪。然而,在一次次的经济周期和政治运动过后,中国的这部分通过官商勾结、钱权交易而先富起来的红顶商人们,很难安稳的渡过后半生或下半场,往往沦为中共权力斗争的牺牲品,犹如肥猪一样频频被宰杀。因此,坊间常常把中国的“富豪榜”戏称为“杀猪榜”。

南德集团原总裁牟其中,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自1971年至今曾三次入狱。

华晨中国汽车公司原董事长兼总裁仰融,曾打造出资产高达到300亿人民币的华晨系,在2001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上,仰融以70亿元的资产名列第三,被称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大鳄。2002年10月21日,仰融因涉嫌经济犯罪被逮捕。

广东汕头人黄光裕,一手打造出中国最大的家电零售连锁企业,位居全球商业连锁22位。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一,身家最高达到430亿。2010年,黄光裕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判刑14年。

原大连实德集团总裁徐明是典型官商勾结,钱权交易的例子。2005年,徐明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八。2011年,在胡润机构发布的首个《东北财富报告》中,徐明以130亿元资产位列第五。但是,2012年,徐明因为薄熙来事件被判刑,并卒死狱中。

阿里巴巴总裁马云被指开启了一个时代,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淘宝改变了人们的购物方式;支付宝改变了人们的支付习惯;余额宝倒逼了银行的改革。

然而,喊出“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的马云,在遭遇四大国有银行联合封杀后,也遭到高层持续不断的打压。蚂蚁金服被央行约谈;花呗借呗被关停;蚂蚁基金被叫停;天弘基金利率一再突破新低……支付宝被上交给国家。

去年急流勇退,宣布将退职的马云曾在俄罗斯回答观众提问时表示:“我最大的错误是后悔创建了阿里巴巴。”

马云还曾直言:“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