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GDP28年最低 中国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1月24日讯】【热点互动GDP28年最低 中国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今天是1月23日星期三,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本周一中共公布了2018年的GDP增速是6.6%,尽管是28年来的最慢增速,但是仍然有不少的经济专家在怀疑这个数据的真实性。而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前不久也说不能让经济“断崖式下跌”。

那么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究竟是什么样?造成中国经济“断崖式下跌”的因素究竟有哪些?就这些相关的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起来做分析解读。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两位好。

杰森:你好。

唐靖远: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资料短片。

1月21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2018年全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率为6.6%,其中,2018年第4季的GDP成长率放缓至6.4%。

长期以来,中共官方公布的经济数据一直被外界认为不可靠。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向松祚曾经透露:他看到“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的研究小组的内部报告”,两种测算方法之一显示,中国2018年GDP增速为1.67%,甚至负值。虽然他的讲话视频迅速在社交网路发酵,不过马上就遭到中共的删除。

总值高达430兆人民币的中国房市,被外界形容是“史上最大泡沫”,并且恐怕濒临爆破。

田园博士认为,中共用急功近利,采取盗窃技术、盗窃知识产权,逼迫外国公司向中国转让技术的方式,来发展自己的经济,结果造成了中国的研究,特别是研发产业也极度的空心化。

有“中国经济学界良心”之称的知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日前对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提出警告:中共政府伸手干预市场,将动摇人们对中国经济未来的信心。

吴敬琏指出,由国家掌控经济,很容易就会引发“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不但让人连想50年代民间资产遭国家接管的情况,这最终也会跟前苏联的计划经济一样,以失败收场。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给我们发送手机简讯,或者是在YouTube平台上和我们进行文字互动。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中国的经济发生“断崖式下跌”了吗?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杰森博士、一位是靖远先生。

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向杰森请教一下,就是说中共的GDP的数字全年增幅是6.6%,然后第四季度是6.4%,但是它说是这样一个增速,可是有很多的经济专家都在怀疑这个数字的真实性,好像是说这个中共把这个数字已经美化了。我不知道您怎么来看待中共的这个数字是不是真实?

杰森:当然是骗人的,它年初的时候给2018年订的是6.5%,最终结果是6.6%。像这个魔术般的准确又稍微超出预期,中共一年一年的玩这样的数字游戏,让人觉得很没意思,没一点新意。

我们都知道了向松祚在去年年底的时候说中国国内,向松祚本身就是体系内的人,然后他说有一个非常权威的国家机构,他不可能胡说,说GDP的增长速度研究的结果是1.67%,甚至是负值。其实国外很多就是说用非常粗线条的、大的这种外行能看的数据分析也只不过是4.1%。整体来说的话,6.6%这个数字绝对绝对是不可能的。

我们知道美国这边2018年GDP可能也就是百分之三点几,但是美国只要是百分之三点几的GDP就会出现方方面面就业,美国现在空缺的工作要比失业的人数多。美国整体工资,这个工资收入持续上涨,美国各方面,去年年底的购物,就是年终购物创了历史新高。方方面面这种经济是真实的GDP增长3%、4%的情形。

而中国是什么样子的?你可以看到失业、你可以看到企业根本就不怎么赚钱,你可以看到一系列的经济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会相信的它的GDP有6.6%呢?这个数据完全是统计局做出来让党完成任务的,骗老百姓,实际的这个数据一定是非常凄惨的。因为现在中国大学生就业各方面的数据都已经是国家机密了,实际上中国大学生就业的问题各方面展现出这个国家其实没有多少实实在在的扩充经济的实际能力了。

主持人:就是说中国经济现状非常不好。靖远,中共是把这种经济的增速,中国经济下滑的影响归咎到了贸易战的身上,认为是贸易战影响到了中国经济才造成经济下滑。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贸易战真的对中国经济影响那么大吗?

唐靖远:我是这样看的,就是说其实贸易战我觉得它只是影响中国这个经济下行的可以说是一个外部的因素。那么真正中国这个经济下行,它最主要的因素应该是它自己内部的原因,就是它体制性的原因。

在我个人来看,其实我们可以使用一种叫做逆向思维,我们可以来看一看,就是回过头来看看,就是中国经济当初所谓的崛起它是因为什么原因?尽管中共自己把这个鼓吹为是“中国模式”,认为这个是极权体制特有的优越性等等。

但是其实我们仔细的去看看它这个经济崛起的真相,我们就可以看出它真正经济下行的原因是什么。其实中国经济这些年的发展它只不过是得益于下面这几个因素,当然第一个因素是得益于就是刚刚文革结束以后,对计划经济和公有经济的这种一定程度的松绑。其实这个它等于是无形中把中国民众那种长期穷怕了的,被共产党搞得已经穷怕了的这种对于财富的巨大的追求的动力把它结合起来,所以产生了这样一种经济效益。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西方大量的技术和资金,在打开国门以后大量的涌入,其实产生了一个输血的效益。那么第三个因素就是我们看到中共它加入WTO,其实加入WTO对中共来说等于是一个非常快捷的方式让它进入了国际市场,也打开了这个国际市场。

第四个因素就是我们看到中共它,因为中国毕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国家,它的人口基数、环境、地理各方面它有一些先天的优势积累在那儿,所以就是这种人口红利和环境的这种红利,我们看见中共通过这种破坏性的开采、开发,它其实也能获得经济上的一些成长。

第五个因素就是中共自己所说的叫做“弯道超车”,也就是说它利用一些不道德的手段在国际社会上去占了很多的便宜,其实是一种非法获利。其实不外乎你回过头来梳理就能看到,中共所谓的经济成长就是这五个最主要的原因造成的。

那么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中国现在为什么经济下行了呢?就是我们看见这五个原因里面其实你会发现,除了中共现在依然还留在WTO,这一点没有什么改变以外,其它的这四个因素都在急速的处在这种消失、改变的这种过程之中。所以它其实带来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中国这种经济下行它其实可以说是一种必然的。我觉得它这种必然可以说是它宏观上的体制上的原因造成的。

当然我们看见有些经济学家他也提到了什么中国经济下行它有一些直接的因素,比如说这个贸易战,比如说这个庞大的债务,以及包括民营企业对这个经济前景这种信心的丧失,就国进民退等等,反正就是很多技术层面的因素,我觉得其实它都是比较微观上面的这个层面所造成的。

至于说贸易战,我觉得它可以说是一个外部因素。因为贸易战它直接影响到的就是这个外资的输血,以及包括就是现在我们看见国际社会对中共这种“弯道超车”,其实就是偷、抢这种技术等等这些行为越来越强硬的这种反击。它其实是影响这两个因素。

主持人:好的。如果按照中共公布的GDP的数字来说,我们看到中共的四个季度来说基本上是在一点点的下滑,第一个季度是6.8%,然后第二季度6.7%、6.5%,最后6.4%。如果按照这样的一种趋势下滑的话,我想了解一下就是说,我们都知道物体下落它会有一个加速度,那这个经济滑落,中国的经济会不会滑落的也是越来越快?

杰森:其实这是中共最害怕的。中共进入经济下行轨道这个事情事实上是从2017年就开始了,中共当时有个词叫做“新常态”。就说我们历史上百分之十几的发展,那是历史啦,我们现在得要认可7%的发展速度,这个叫“新常态”。他们总会有一些创造性的辞汇发明。

那么其实就是说,到2018年经济整个就是,2017年事实上是老百姓先感觉到经济上不像以前那样子,就是花钱各方面不在乎了,整个经济就开始有点,我们看到消费降低了等等这样的概念都出来了;2018年各种经济数据非常,就是毋庸质疑的,各方面展现出,在中共拚命造假的情况下,它还是不得不让自己的GDP逐季度往下走,所以现在经济下行是个不争的事实,中共已经不能否认中国经济在下行。

那么现在中国经济面临的就是刚才你说的,这个下行的过程会出现加速度下行,加速度下行就叫“断崖式下跌”,就是直线下跌。你这样缓慢的下行,这叫下行;你要是这样子下走,那就叫下跌了,更快的就是“断崖式下跌”了。这是中共努力在防范的事情。

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在2018年底的时候做出了一系列的这种,就是2018年底、2019年初的时候做了一系列的往回收的政策。我们知道就包括前面2017年、18年有一个去杠杆,后来不去杠杆了,又开始往里头注钱了,比如说降准等等。然后其它的包括在2017、2018年又开始喊出什么私有制、是不是应该退出历史舞台这样的话。

那么现在在10月份,中共的头又站出来说,我们坚持不懈的要让你私人挣钱等等,就它又往回收,是因为它发现它前面的政策使得经济在持续的越来越快的下滑,它努力地想用这些口头上的心理安慰,加上一些其它的灌水、灌钱这样的方式,在挽救、回避这样经济下滑的方式。

可是在我看来的话,核心的风险其实它根本没有触及。核心的风险其实最关键的,整个来说,中国经济已经失去了动力。中国经济的转折点其实发生在2008年,奥运是整个中共辉煌的顶峰。奥运之后,当然又遇见了世界经济危机,然后整体来说的话,中国从那个时候开始走向了一个靠借债、靠花未来的钱这样的方式扩充,这样一条道路。

你可以看到中国的企业和家庭债务和GDP的比例,从2008年的百分之一百亿,到2017年、2018年的百分之二百多,这个增长速度是人类历史上没有的。就是整个来说,过去从2008年到2018年这10年的增长是账目上的虚假增长,是靠印钱印出来的增长,而这个增涨彻底毁了中国人靠实业赚钱的基本思维方式。

过去10年大家就靠两样东西赚钱,一个是金融,靠玩各种花样的金融概念;第二就是房地产,股市上大约好样是所有上市公司的利润加在一块儿是3万亿,其中2万亿被银行和房地产拿走了,其它数以千计的公司构不上这两个方向的一半。

当然很多很多方向,就是说核心的问题就是中国经济彻底失去了最基本的,一方面失去了实业创造价值这样的思维方式,或者是运作方式,再一个是整体国民性被中共影响的浮躁的这种玩概念,就是靠债务扩张这样的问题,很多其它问题都是从这个衍伸出来的,而这个问题是未来中国经济的定时炸弹。这个炸弹当然它可以把它引爆了,有其它各种一系列的因素。但是这个是最核心的,其它是导火索,这个是埋在地上稳定的一个炸药包。

主持人:靖远,除去这个贸易战的因素,在国内诸多的因素当中,在您看来哪个因素对中国经济影响最大?

唐靖远:我觉得可以这样说吧,就是说在这个尤其是私营企业对现在这种经济前景失去了信心,我觉得这个可以说影响是最大的。因为就是说一旦私营企业主他对这个经济前景没信心,这个会直接影响到他的经营行为,整个的这个经营会出现一种短期化,会出现一种收缩、防守这样一种策略,那甚至很多私营企业已经在开始准备跑路了,就是它会呈现这样一种状态。那么你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想要刺激经的成长,我觉得是一种痴人说梦一样。

而且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它直接涉及到一个非常关键的中共体制性的话题,就是关于公有制和私有制。因为我们知道现在中共一直都把公有制视为它的优越性和它的特色所在,但是我个人看来这个所谓的公有制,它其实听上去名声好听,但是其实公有制它的本质是一个反天道、反人性的这样一种制度。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都知道公有制它名义上资产是国家共有,或者叫作全民所有,名义上是这样。但是它最终一定会落到某个具体的特定的个人、或是某个阶层。也就是说它最终一定会形成特权的人物和特权的阶层。从这个角度上讲,这个所谓的公有制其实它的本质就是一种掠夺和抢劫。

这个制度它实质上起到的作用就是放大了社会的不公、放大了人性之中恶的一面,它加剧了人的这种妒嫉、懒惰等等,就是放大人性恶的这一面,它直接造成的就是对社会道德的败坏,起的是这样一个作用,所以它对正常社会的经济形态,它一定起的是一种破坏性的作用,这是一个。

第二个,反过来,就是我觉得这个私有制,其实它是符合人的天性,为什么呢?就是人要通过劳动来求生、通过劳动来过上追求美好的生活,这个是人的天性,这个其实才是顺应天道的。而这个原动力就是人追求美好生活的这种原动力,它可以说是所有社会经济、生活之中,能够促使社会经济出现创新、发展一个最大的动力。

这是我们看见实际的中共在文革以后开始实行所谓的改革开放。它那个所谓的改革开放它的实质是什么?其实它的实质就是对中国的私营经济进行了一种松绑式的操作,就是放松了很多的限制和捆绑了以后,私营经济就获得非常迅速的发展。

其实我们都知道中国的私营企业、私营经济它在中国的政治生态之中其实是比较艰难的,无论它的在贷款、或者在经营政策方面,跟国有企业完全是没法比的。很多时候,很多这个企业甚至可以说是在夹缝中求生这样的一种状态。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我们看见经过这个多年,就是因为民众他都有追求财富的天性,就像我们刚才说的,他创建私营经济所创造出来对中国经济的贡献已经都非常的大了。因为根据中共自己在2017年的数据,中国私营经济它占到的GDP比例都已经超过60%;而且在中国的专利获得的,一个是专利、一个是创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开发这方面,有超过75%以上都是由民营企业来完成的。而且在乡镇一级的行政单位之中,就业率90%以上也都是由私营企业来吸纳的。也就是说民营企业实质上是真正促成中国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动力。

那么我们看到中共对待私营企业它采取的不管是“国进民退”也好,还是采取像“割韭菜”这样一个待遇也好,不管它是哪种,它最终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让整个民营企业这个阶层、庞大的群体,他们对中国经济的前景基本上是已经丧失了信心,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觉得它可以说是一个比较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杰森,刚才您提到一个“断崖式下跌”,我们知道这句话,中国总理李克强他前不久也说了,允许经济是弹性的浮动,但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断崖式下跌”。这个“断崖式下跌”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中国经济是不是已经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杰森:其实中国经济总是一团雾,因为它的数据不像其他的国家是公开的,就是说你看不清它的经济具体的状况。网上有一些流传,比如说以前从来不裁员的行业开始裁员了,很多人在网上流传裁员的风波波及到哪儿,但是这都是一个面,非常难看清全貌。但是李克强说到这个话了,就是这个东西是存在风险的,不然的话他不会说这个话。

主持人:对,咱都知道中共是有这个毛病的,缺啥喊啥嘛。

杰森:对,李克强他自己也不傻,他原来有个科学经济学,他自己也说他不相信中国统计局给他报上来的GDP数字,他知道那都是水,他就是靠运货量、用电量和其它的一些数字测算出来GDP的概念是多少。反正今天这个数字中共也不太给大家报了,因为李克强把这个机密给露出来了。

所以整个你可以看到最基本的情况,我从李克强这个话,他很紧张有“断崖式下跌”这样的情况会出现,但是中国是很大的国家,而且这个盘子已经很大了,而且中共方方面面都在控制,它在金融上,而且在货币流动上,比如你钱不能拿出中国,企业都不能拿出中国,还有其它的一些包括统计数据上、包括媒体舆论上,它都可以控制。这些控制使得,你会出现一个概念,可能局部经济已经非常凄惨了,你还完全看不到。

其实我们知道有些地区的经济,比如说东北地区的很多经济,它已经是衰落得不成样子了,但是它就被全国这个数据盖着,你也不一定能看到它这个情况。我知道“春江水暖鸭先知”,最开始明白这个事的,很可能是老百姓。我们不讲中国经济是不是有“断崖式下跌”,我们只谈中国老百姓2019年收入、或者他的财富有没有可能会有这种巨大的损失?这一点上我觉得是可以说的。

其中几点,第一点就是房地产,房地产在中国,中共自己说,中国老百姓的财富7、80%来自于房地产的概念。房地产会不会使得老百姓有迅速丧失财富的感觉?这一点我感觉可能老百姓和中国政府都会处于这种捂着眼睛的状态。

中国整个经济有一个大的“灰犀牛”,“灰犀牛”就是必定要来的灾难,就是中国人口。中国人口这个概念来说,有人原来说2025年中国人口进入顶峰下降。最近出来一些数据展现可能2018年去年中国人口已经进入顶峰了。如果人口一进入顶峰的话,在2012年、2014年劳动力人口已经进入顶峰了,而现在的绝对的人口,2018年绝对人口进入顶峰。这个概念是房地产的需求几乎已经到了极限,而房子还在盖。

供需关系比如果出现差别的话,你会看到,不说是所有的城市,但是很多城市,特别是三、四、五线城市,它的房地产其实已经是有价无市。这个时候人们还说,我的房子1平方米值5千、1平方米值1万,这是自欺欺人的一个做法,这是空喊。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感觉中共不会让你概念上、价格上知道你的财产损失很多,但是中国老百姓可能心知肚明的会知道很多。

下一个就是股市,股市有些老百姓会投钱,过去中国股市,据说过去10年,去年一年损失了7万多亿这样的一个概念,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老百姓在这个过程当中,2018年如果你玩股,你的股票市场已经是“断崖式下跌”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2019年有没有“断崖式下跌”的可能性?我觉得已经跌得满低了,现在2,500点、2,600点,就是跌穿到2,000点以下也不叫“断崖式下跌”,因为才跌了2、30%,股市上可能下跌的曲线已经很少了,大家可能会回忆2018年的“断崖式下跌”。

其它的一些,你的就业还有没有可能?如果你没有收入了,可能你的收入会“断崖式下跌”,因为你没有收入,下一个工作又很难找,或是再的找工作没有前一个工资高。所以说从这一点上来看的话,房地产、股市、就业、还有其它的一些灰色收入的机会,都可能使中国人会体会到2018年不好过。

所以说2018年我给大家的概念,防止你个人“断崖式下跌”的一个办法就是不要再炒房了,同时千万要在各方面走避风险这条道路,而不要再去进入风险,不要为那么1个百分比、2个百分点这样的利率,把自己的钱投在一个比较有风险的理财或者投资上。

主持人:担心收不回来。靖远,我们知道中共它出台了好多刺激经济的政策,比如“定向降准”,这个降准、那个降准、还有相对减税等等,这样的措施不少,可是中国经济为什么还是这么糟糕?

唐靖远:我觉得分两方面,首先说降准,我觉得降准其实带来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使得整个金融机构和企业之间出现一种比较尴尬的叫做“两不怨”这样一个警惕,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之前早期的时候,金融机构是它不愿意贷款给,尤其是贷款给民营企业,因为私营企业普遍来说风险比较高,按照中国这种概念来说的话。

现在是反过来的,因为整个经济现在不景气,经济在往下行,所以很多私营企业本身也不愿意去扩大投资,也就是他自己不愿意到金融机构去贷款。这样一来就直接造成一个现象就是,它降准以后释放出来大量的资金它会积压在金融机构,这个水它流不到企业的头上去,流不到企业的手里去,这样它就必然会带来一个现象,它会拖累股市和楼市,始终迟迟难以走出困境。因为业界有一些经济专家他们就认为这种模式基本上进入了一种等死的模式。

所以也就是说降准为什么失效,它这个刺激经济的效果不好?是因为,刚才我们提到最关键的一个原因,是因为私营企业、私营经济它们对经济前景已经失去了信心,而这个失效的背后它反映出来的就是中国整个实体经济的下滑。

这个就涉及到中共体制性的问题了,为什么实体经济下滑?因为很多企业不愿意去做实体经济,都不愿意踏踏实实的去做实体经济,都愿意去做类似金融投资短平快这样的项目,它跟中共这个体制是有直接关系的。

因为刚才我们谈到了,中共所谓的经济政策其实就是一种“割韭菜”的一个机制,养一段时间韭菜长高了,然后它再割一把,然后再养一段时间,然后再割,它其实就是这么一种模式。所以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了。那我为什么要去做长期的,投资很多风险又大的去做的实体呢?我就这种短期,短平快的,我赶在下一个周期韭菜被割之前,在你的下一把镰刀举起来之前,我先逃离,这是一种普遍的心态,我觉得这是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降准为什么失效。

就说减税,我觉得就更是了。减税当然它是刺激经济的非常主要的一个手段。尤其我们看到现成的,川普2016年上台执政以后,上台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大规模的减税,而且确实产生了非常良好的效果,大批资金回流到美国,因为资金回流,它必然带来大量的工作就业机会的出现。所以我们看到,众所周知的,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只有百分之三点八,这个已经创下了近20年以来的新低,就最低了。当然这是一个立竿见影的经济刺激的例子,中共不可能没有注意到。所以我们看见中共从去年、前年都有开始在喊,要大规模减税等等。

但是我觉得非常搞笑的事情是什么呢?去年10月份,中共财政部长刘昆公开宣布2018年中央减税达到了1.3万亿,这个力度已经不小了,而且他们还在酝酿着更大规模的减税。

但是非常诡异的是今年1月份,中共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他们去年2018年整个一年的税收记录,整个税收首次突破了14万亿,同比增长了9.5%。这个增长的9.5%可不是一个小的数字。也就是说你都可以看到这是一个非常荒唐的,那边你财政部公开说有大规模的减税多少,这边税务总局直接告诉你说我们的税收是大幅度地有所增加。

它背后反映出来的是什么?它背后反映出来就是中共这些权贵利益阶层,他对他们的利益可能到死他都不会放手的。别说是放弃他的利益,哪怕是减少一点他的利益,能给国家带来一点好处,他们都是不可能做得到的。也就是说你减税也好,降准也好,这些措施你在正常的国际社会都是行之有效的这种经济刺激的手段;但是你一旦到了中共的体制之下,它就变形走样,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也就是说它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体制造成的,而不是说这些经济手段它本身,它就是这么一个关系。

主持人:这两天我们看到中共财政部前两天公布了这么一个消息,说要通过购买国债的方式发行货币,这种做法对中国的经济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杰森:政府要印钱,你要有个根据,不能凭空印,过去中国政府印钱是靠外汇储备,比如说外汇储备增加了1万亿美元,它相应的在国内印1万亿的人民币,因为它外汇储备都拿着。中国的钱,我看有位经济学家分析说,70%的钱是跟外汇储备的增长,国内印相应的钱,以美元、欧元作为背书来印钱。

后来又有人说它用地方政府的债务,剩下来30%用政府的债务作为背书来印钱,这就有点胡整了。你说这边我发债,这边作为印钱的根据,地方政府的信誉,钱就是政府的债卷,等于说背后就是我地方政府的信誉,地方政府的信誉差极了,以那个印钱,所以中国政府的钱里头已经有30%的水分很厉害了,而印钱的速度又非常非常的快。

中国过去2017年、2018年印钱的数量,货币发行量是整个GDP的240%。创造一份的财富,印2块4。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中国的GDP才6.6%?按这样印钱,在我看来怎么算都是很高很高的。

此时此刻它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呢?它看见了中国在国际贸易中它是在赚钱的,但是它赚的80%钱是从美国那儿赚的。其实我跟美国人是这么说,美国跟全世界是贸易亏空的,但是往中国那亏空,亏空了美国全国的60%。而中国在全世界是挣钱的,但从美国那挣了80%的钱。换句话话说,如果它跟美国有贸易战的话,它第一大损失就是它靠外汇,外贸赚的外汇储备的增加量会减少。增加量减少的话,如果还用老的方式去印钱,那国内钱就不够了,就是说它要大量印更多的钱来刺激经济。

那怎么办呢?它创新招,它说以国债为背书,换句话说以我党政府的信誉为背书,我给你欠条上落欠条,货币就是国家的欠条,而这个欠条又基于我给你国债,党给你写的另外一个欠条。你知道中共是毫无信誉的,如果这个门打开了,那中国的钱就可以无限制的印下去。政府印钱就是从老百姓的银行里偷钱,因为你钱印得越多,老百姓银行存的钱占的财富比例就越少,那就等于是偷钱,这就是一种变相的盘剥。

如果我们一批一批地割,叫割韭菜,我觉得这个就叫做捏牛奶,每天都在搞,搞你的钱,把你银行钱往出搞。这个点上我可以这么说,叫极端流氓的做法,就是它把它自己的债务危机,经济发展GDP数字缺少的这样一个概念往老百姓身上转嫁,全转嫁到老百姓身上。

老百姓在未来看到如果通货膨胀起来的时候,你知道你的银行已经在损失了,而那个时候你不要怪街口卖菜的老太太,你要怪中共今天做的这个决定,它是印钱造成的。

刚才靖远也谈到了很重要的概念,官方说GDP增长6.6%,我们知道这是水灌得不得了的数字。它的税收将近10%,而这个税收将近10%是真打实在的,这个数学是小学五年级的人都会算出来的,去年值、今年值一比,你就知道这个值是真实存在的。或者说一个真实增长了将近10%的数字,和一个加了泡沫的GDP,这已经是不合理的一塌糊涂了。你在大量降税的情况下,你的财政收入是2倍于你的GDP增长,那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你额外的从老百姓口袋里盘剥钱。因为创造财富的比例,你超过这个比例的拿钱,那你就在抢钱了。

中共在高喊降税的时候,它在抢老百姓的钱。老百姓在这个时候,私营企业还会相信你今年减税会给他们带来安全福利吗?一次一次中共的失信,它喊了私有制要退场,中共历史上搞的是“闷声发大财”这样的概念,就是说我不吭声的抢你钱,最近很傻的开始抢,现在收回来说我们再回到“闷声发大财”的概念上。但实际上老百姓也不傻,越来越看清楚中共其实就是抢钱。

主持人:前两天我们看到大陆有位知名经济学家,向松祚,他演讲当中提到了2019年要谨防“明斯基时刻”。其实我们知道“明斯基时刻”,像前中共央行行长周小川,他就喊过多少次了,老是提防“明斯基时刻”。这个“明斯基时刻”真的会到吗?

唐靖远:我是这样来看的,这个“明斯基时刻”我们都知道,它最初是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是用他的名字来命名的。它的意思是指什么?就是指一个经济体它的资产价值的突然崩溃的时刻。其实你用另外一个方式来描述它,就是相对于老百姓说的,经济泡沫全面破裂的这样一个时刻。

而这个“明斯基时刻”,他提出这个概念存在着两个重要的条件,一个是杠杆率的上升,一个是大量负债的出现。如果我们从它的定义,以及它所具备的这两个条件来看,我们可以说中共经济现在的这种局面已经是完全具备,完全具备这样一个局面的。也就是说,我们看到有一些经济学家他直接就提出来说,中国其实实质上已经悄然进入了“明斯基时刻,这个说法我觉得是有事实基础存在的,是有这个基础的。

但是从另一方面我们又可以看到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就是,尽管谁都知道,都能看到中共的经济问题其实已经非常严重了,甚至严重到都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但是它为什么仍然还是没有出现这种大规模的经济萧条,然后出现这种剧烈社会动荡变化的到来?至少目前暂时还没有出现。

那么我觉得它其实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共这种体制它其实不是一般正常社会的。明斯基当初描述这个“明斯基时刻”,他考察的对象是民主政体下的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而中共这种是一个极权专制体制下的一种不正常的经济形态,背后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由于中共它可以通过这种权力,应用它的权力,它是垄断一切社会资源嘛,它通过权力强力的干预可以一定程度上延缓“明斯基时刻”的爆发。

比如说它可以采取一种手段,就是定向爆破,我们举个例子,比如前段时间P2P暴雷,P2P暴雷制造了大量的金融难民,甚至失去生命,自杀、上吊都有,但是这种暴雷我们知道其实是官方有意造成的,它的目地就是像排除风险、释放压力一样,它是通过了这种手法。

其实这种手法它不是第一次干,它之前干过很多次了。那么它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它实质上是用行政权力强行的牺牲了一部分国民的利益,甚至牺牲一部分国民的生命,来交换整个大盘的安全和稳定,它其实是这样一种手段。这是任何一个正常政府干不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个“明斯基时刻”它的危险始终是存在,但是为什么这个时刻它一直没有到来?是因为暂时地把它给拖延住了,只不过这种手法就相当于饮鸩止渴一样,最终必然会有一个总爆发的时刻迟早会到来。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两位的精彩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观众朋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