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秀波出轨门毁星途 补税太多难填小三欲壑?

【新唐人2019年01月31日讯】日前,大陆知名演员吴秀波的“出轨门”演变成“分手费”纷争,事件持续发酵。有分析指,吴秀波一怒之下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起诉陈昱霖,将陪伴他七年的“小三”送进看守所,从表层看,或与他需要补缴大量税款,因而难填陈昱霖的欲壑有关。

吴秀波丑闻令形象崩塌

据陆媒报导,大陆女演员陈昱霖爆料吴秀波出轨门”事件,近日已演变为司法案件。

陈昱霖的父母在微博发布的公开信中披露,陈昱霖因涉嫌“敲诈勒索罪”,已于2018年11月5日在机场被公安带走,至今仍被关押,或面临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陈昱霖的家人指出,去年中秋节,即2018年9月24日,陈昱霖在朋友圈中发文,曝光了与吴秀波长达七年的地下情。为平息事件,吴秀波方面主动提出以“分手费”的方式进行补偿,后来却以银行账户被冻结为由,仅支付了小部分补偿。

因此,陈昱霖方在公开信中表示,陈昱霖此次在机场被拘捕时“被诱捕”,是吴秀波设局陷害。

而稍早前,吴秀波的妻子何震亚通过工作室发声明,澄清有关吴秀波与之陈昱霖间的更多内幕,称遭到女方长达一年半威胁与恐吓,一次次索要巨额钱财。吴秀波方经一再考虑,才决定报警。

有报导指,“出轨门”和“分手费”纷争让吴秀波的个人形象瞬间崩塌。日前已证实,他出演的综艺节目和影视剧已经遭全面封杀,其投资、票房、代言均受重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很难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分手费”纷争与补税有关?

虽然很多网友认为,吴秀波的丑闻从根本上源于中共治下中国社会道德败坏的现实,但有分析人士表示,从表层看,吴秀波与陈昱霖“分手费”纷争,与2018年的娱乐圈的大地震存在关联。

据新浪网发表的“明星补税115亿,然后呢?”的署名文章称,吴秀波一怒之下将陈昱霖送进看守所,或与其需要补缴大量税额因而难填陈昱霖的欲壑有关。

文章认为,无论吴秀波的“出轨门”事件的内情如何,将上述两者联系在一起,是基于一个事实:“影视行业税收政策的调整,确实在圈内圈外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圈内的人一面息事宁人,一面等著靴子落地。圈外的人吃瓜不怕事大。”

据中共官媒新华社1月22日报导,自2018年10月影视圈的明星大腕开始补税以来,截至2018年底,在“自查自纠”阶段申报税款117.47亿元(人民币,下同),已经入库115.53亿元。

去年,女星范冰冰因“阴阳合同”遭中共当局调查和重罚,最后以补缴逾8.8亿结案后免刑责。事件引发影视娱乐圈的补水潮和“限酬令”接踵而至,许多大牌明星的三年补税金额都在亿元以上。

而港媒去年底曝光一份被官方约谈“补税”的大牌明星名单,虽然吴秀波具体的补税金额迄今都未曝光,但当时他的名字位列其中。

据早前报导,去年底,大陆影视圈“补水潮”来袭之后,许多一线明星再也不敢轻易签订戏约。而受娱乐圈负面新闻影响,股市里的影视板块在去年底的几个月之内就蒸发了千余亿元。

上述文章的作者认为,虽然就艺人个体而言,事业起起落落乃为常态,但整个行业进入“寒冬”,数年来还是头一遭。

作者援引《第一财经周刊》的报导称,持续四年更新的“年度最具商业价值明星榜”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再也没有哪个明星愿意在榜单中排名第一,甚至大部分团队都希望不要太靠前。因为这会给社会一个印象,仿佛越具有商业价值的明星,收入就越高,漏掉的税也就越多。

据福布斯中国名人榜资料显示,2017年,吴秀波综合排名第26位,年收入达到1亿元人民币。

资本圈令吴秀波雪上加霜

吴秀波在娱乐圈属“大器晚成”,创立影视公司的时间也相对较晚。

2015年9月,吴秀波出资5,000万元成立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持股100%。公司名取自该公司出品的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影片上映后,票房达到7.9亿元,“不二文化”是最大的收益方。

之后,“不二文化”还投资了吴秀波主演的网剧《军师联盟》。不过,该剧近10亿的投资收益后来陷“罗生门”,“不二文化”坚持自己应持有《军师联盟》95%的收益权,而原告江苏利华则认为50%的收益权应归自己所有,双方未能达成共识。

此外,“不二文化”参投的电视剧《巴清传》,从改名风波,到男主高云翔在澳洲被曝性侵,李晨临时补救,再到范冰冰偷税漏税。多重压力之下,该剧集已播出无望,吴秀波参与的投资也打了水漂。

除了“自立门户”,吴秀波还在多家影视公司持股。“天眼查”数据显示,吴秀波控股或参投12家公司,现在都不同程度地缩水,在股市一路“走绿”。

46岁的吴秀波,五年前开始大红大紫,当时他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的专访时表示:“我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也许眨眼之间就可能成为一个笑话。”

说出“眨眼间我可能成为一个笑话”的吴秀波,话语里明显充满了焦虑或不自信。尽管他当时外表风光,但骨子里或许明白“命运无常”?

──转自《大纪元》(记者佟亦加综合报导)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