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邀王光美游泳 刘少奇说出5个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2月15日讯】毛泽东亲手选定的接班人刘少奇之妻王光美,曾在访谈录中回忆,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邀请她到芦林水库游泳。她感到十分意外,出门前又觉得有点冷,又找了双丝袜穿上。刘少奇看了她一眼说出5个字。

1959年7月与8月,中共在江西庐山先后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与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也称庐山会议。会议前期的议题是总结经验,纠正错误。

会议气氛较为宽松,中共诸位领导人开完后主要参观庐山风景、相互交谈。而时任中共党魁的毛泽东常去芦林水库游泳。芦林水库位于江西九江庐山区海拔1040米的东谷芦林盆地,故又称东湖也称芦林湖。

据《王光美访谈录》一书记载,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大概是7月份的一天下午,毛泽东的卫士给刘少奇办公室的刘振德秘书打来电话,说毛泽东邀请王光美到芦林水库游泳。

王光美赶紧找出泳衣,出门前又觉得有点冷,又找了双丝袜穿上。书中记载,刘少奇看了王光美一眼说:“噢,还穿丝袜!”

据悉,芦林水库离毛泽东住的“美庐”很近。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经常来这里游泳,有时就邀请其他的人和他一起游,随便聊一聊。王光美到芦林水库的时候,毛和一些人正在游泳。她和毛打了个招呼,就下去游了。

王光美说,她会游泳是1954年在北戴河向毛学的,所以后来毛有时游泳会邀请她。王光美还说,两次毛泽东叫王光美去游泳,刘少奇都以健康理由拒绝……。

这期间毛又几次约王光美去游泳。有一天毛的秘书徐业夫打电话通知王光美去游泳,正好她不在住地,徐业夫还坐汽车来找她。

后来江青也上了庐山,她是从广州过来的,还带了几个帮助她摄影的摄影师。她上山后,整天忙着选景拍照。有一天,毛泽东又通知王光美去芦林水库游泳。

王光美说:“我们到了那里,见到江青,还有其他人。大家说说笑笑,江青还为我们照了张合影。”不一会儿,有人打来电话,请她去摄影。江青立即走了。于是其他人都下水库游泳了。

王光美说,游完泳上来已经是晌午,毛留大家吃饭。饭摆好了,江青还没有回来,催了两次,仍不见踪影。大家说:请毛先用餐,我们等江青来了再吃。毛说:“咱们一起吃吧!”

大家刚坐好,江青回来了。她一见这场面很不高兴,立即沉下脸来,生气地说:“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毛哈哈一笑,没说什么。

王光美说:我没想到,江青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孩子们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很是意外,只好装没听见,忙给她让座,问她摄影的情形,才使她平静下来。

毛邀王光美游泳之事引发祸端,文革开始之后,江青因妒忌把王光美打成了“大特务”,还差点把王光美立即枪毙。

刘少奇反感毛泽东邀王光美同泳

文史作者胡鹏池分析,毛泽东与刘少奇之间的矛盾,导火线可能也是缘于毛邀请刘少奇之妻王光美游泳引起的。王光美年轻时是中国有名的大美人。

毛泽东邀请王光美游泳始于1954年,盛于1959年的庐山会议。王光美自称,毛泽东两次叫她去游泳,刘少奇都以健康理由拒绝……”

胡鹏池分析,这就透露一个重要信息:刘少奇反感毛泽东邀请王光美陪同游泳!试想,刘少奇若真是因为“健康理由”有两次不能奉召陪伴王光美与毛泽东游泳,以他一向对毛泽东惟命是从毕恭毕敬的惯例,后来至少得找机会弥补。

但现有史料证明,刘少奇生前从未陪伴王光美与毛泽东游泳。

他说,这可能与中国传统的“大丈夫自尊”思想有关。中国自古有“可穿朋友衣,勿欺朋友妻”训诫。两个男人朋友,再怎么亲密无间,也不能随意亲密接触其夫人妻子。

试想,即便在今日民间,一个男人常常邀请其朋友的妻子单独与自己同泳,其朋友会如何想?难免不起误会而反目成仇,理智者会暗表冷淡,粗鲁者则会公开宣战。

胡鹏池猜测,刘少奇可能相信毛泽东邀王光美同泳并非是“君戏臣妻”,有什么非礼之图,甚至可能猜想到毛邀请王光美游泳只是一种政治伎俩。

毛泽东总是在重大政治风波将到时邀请王光美游泳:1954年毛教王光美游泳,其时值解决高岗问题的风云变幻期,毛可能想通过邀请王光美游泳的机会,探究刘少奇动态或对外营造一种毛刘是“亲密战友”的政治语境。

1959年毛泽东在庐山频频邀请王光美游泳,也许因为反对“彭德怀反党集团”,毛亟须察探刘少奇的思想立场,争取刘的全力支持——但虽然明知如此,刘少奇仍难免有一种虽身居高位,却不能保全夫人尊严的屈辱感。

毛泽东可能到死也没有明白,他这种“阳谋”,会促使全力颂扬毛泽东思想的“毛泽东选集编委会主任”刘少奇与他离经叛道。

1966年8月1日,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在北京召开。8月4日下午,毛泽东突然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毛在大会前开了个小会,发了脾气,严厉批评刘少奇、邓小平。

毛责问为什么怕群众时,刘少奇插话说:“革命几十年,死都不怕,还怕群众?”面对毛的一连串指责,刘说:“无非是下台,不怕下台,有五条不怕。”

王光美说,这是刘少奇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与毛正面冲突。

第二天,毛就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表明他决心搬掉刘少奇和邓小平这两个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最大障碍。

1968年10月31日,毛在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上,定性刘少奇是“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是一个埋藏在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等。”

同时毛还将刘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1969年11月12日,刘被批斗病死。直至1980年,邓小平上台才给刘平反。

(记者文馨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